娇妻KTV被别人玩小说|两女哭着被疯狂蹂躏

“干嘛了,你是不是男人?”


她这个问题把我给问哑了,我不是男人,那是什么?


哦,对了,她这是在激将,我要是真向她证明我是男人,那我就上当了。


我听到她呼吸粗重起来,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身前,“张师傅,你真帅,老妹帮了你那么多,要不然,你也帮帮老妹吧?”

 文学


“怎么帮?”我白痴地问道。


“老妹我,好久都没做过那事了,你就跟老妹做一次,往后,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找我,能帮的,老妹肯定帮,不能帮的,老妹想着法儿帮你,你看行不?”


哦,懂了,原来我是遇见了一个饥渴的大婶,而且她帮我的忙也不是白帮的,我还以为她是个好人呢,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

我很尴尬,我推着她,但不敢太用力,因为我听到隔壁柳青家有声音,怕让隔壁听见,那样对我的名声不好,我才刚来呢。


柳青家还有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听得见他们在对话,有说有笑的,所以我几乎恳求性地说:“花姐,你不要这样。”


可是她得寸进尺了,“别怕,你摸摸我,很舒服的。”


说着,她将我的手按在她一边柔软上,我的手如按在了一个软绵绵的球上。


她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揉着,她嘴里嗯嗯啊啊地叫着,然后她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和耳朵,那火热的舌头还舔得我挺舒服的,我又紧张又有些莫名其妙地期待。


这时,隔壁说话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柳青那销魂蚀骨的叫声,很尖锐,把中间那堵墙都给刺破了。


天哪,柳青午休时间,跟一个男人在房间做,不是吧,这大白天的。


翠花的耳朵更加地灵敏,“你听,隔壁在做那事呢,我们也做吧!”


她还没等我同意,就贴上了我的嘴。


她那火热的小嘴和火热的吻几乎让我窒息。


她的手也很不老实,往下就抓到了我的老弟,在她的抚摸下,我的老弟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他很快就长大了,我一脸的无奈,我能控制我的手脚,却控制不了他。


她一脸浪笑着说:“你看,你都硬了,就别矜持了啊!你又不是个女的。”


听这话,我有点恼火,谁说男人就不能矜持了?我也为男性感到悲哀,你欺负女性,全社会谴责你,可是当你被女性欺负你的时候,谁会谴责这个女人?


我一怒之下,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当然不是那种推倒,我只是一种自卫,一种反抗。


我站了起来,“够了”,我虽然也好色,但我无法跟一个恕不相识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做那种事,人家要是有病怎么办?我有大好的前途的,可不想陪着一个饥渇大婶完蛋,还有她的话明显激怒了我。


翠花怔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地看着我,似乎很不相信我会拒绝她。


我没有理睬她,径直走过去,打开门,对着房间说,“你走吧!”


她走了出来,整了整衣服,我退到了外面,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她眼睛瞪着我,到我跟前的时候,气乎乎地低声说:“哼,不识好歹,你以为你是谁啊!装清高,浪费老娘表情,我呸。”


我扭过头去,不去看她,她便走了。


她一走,我就进去了,关上门。


我进了那小房间,躺在床上休息,脑子冲血,要午睡了。


隔壁的人却有意不让我睡似的,柳青浪叫着,我都听见她的话了,一个很亢奋的女声,“宝贝,对,就是那里,快一点,激烈一点,再深一点,啊……”


她嗯嗯啊啊的尖锐叫声几乎能刺破我的耳膜,中间那堵墙,也受到撞击。


那些不堪的声音,让我混身燥热着,受到翠花调戏的老弟,怎么也降不下去。


太疯狂了,她们似乎忘了这是在厂里的宿舍,而不是在她们家里。


我捂住了耳朵,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打心底里,我想听,还想听得更清楚。


据我所知,把杯子倒扣在墙上,可以让隔壁的声音放大。


我跳下床来,去卫生间拿起自己刷牙的塑料杯,杯口贴在那堵墙上,耳朵贴在杯底上,果然,我更清楚地听到了隔壁的声音,这次不光是女人的叫声和床震声,还能听见男人的粗喘声,还有那皮肤相撞的声音和滋滋叫的亲嘴声都听见了,很激烈,太棒了,我想隔壁的男人肯定是个猛男。


我浑身如着了火,下面膨胀地很难受,我的手不禁摸了下去……


我还真有点后悔把那饥渴的大婶给赶走,给自己灭灭火也好。


看来我是out了,这个春色满园的工厂里,处处是欲女,我却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心,我真落伍了。


我想到,看小电影的沈雪,饥渴的大婶,加上隔壁干的热火朝天的柳青,我不得不说,这是个彪悍的工厂,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而我……一点也不彪悍。


也没多久,那边的声音就停了。


然后就是柳青的抱怨,“什么玩意啊!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我要,我还要……”她撒娇地叫着。


只听那男人弱弱地说,“宝贝,对不起,这次太猛了,下次吧!下次我慢一点。”


“我要又猛又持久的。”柳青叫道。


男人无语。


我也有些遗憾,怎么就没了呢?一场好戏,才听到一半,换成是现在的我,肯定给你干上一两个小时,不是问题!


不一会,铃声响起,跟上课的铃声一样,我知道那是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


我听见,他们两个要出门,我打开门,站在门口,我想一睹那猛男的这面目。


第一个出来的果然是柳青,她看见了我,却跟无事人一样,对着我笑了笑,我也回报她以微笑。


第二个出来的,当然是个男人,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而且相差很大,干瘦干瘦的,带着副眼镜,还尖嘴猴腮的,五个字,长地不咋的。


哎,又一颗大白菜让猪给拱了,似乎白菜天生就是让猪给拱的,我又难过起来,柳青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男友?我看不懂。


沈雪和刘封就更让我看不懂了,你说柳青的男友长得寒酸就寒酸一点,但总算年纪相差不大,可是刘封有什么?人非但长得寒酸,而且还比她大那么多岁,那简直就是大叔和侄女的结合,干,太不像话了。


哦,对了,刘封有钱啊,年薪好几十万呢,难道沈雪是那种贪财的人?不会吧?我看中的女人居然是这种人?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


一个下午,我什么也没干,一直惴惴不安地呆在宿舍,等待着沈雪的报复。


但等到晚上,这报复也没有等来。


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我就洗洗睡觉。


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嘿,热闹了,两边一起在干,似乎在比赛,


一边是柳青的叫声,另一边是沈雪的叫声。


我难过啊,沈雪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欢。


柳青那边我就不管了,沈雪这边,我还是很想听一下,我想听听她到底有多浪,于是我把那个刷牙的杯子扣在沈雪这边的墙上,听了起来。


声音还有点远,哦,原来他们在客厅里干。


我便来到客厅,把杯子贴在客厅的那面墙上听,很清楚。


沈雪叫得很浪,如一首动人的交响乐,时而宛转低回,时而高亢嘹亮,时而又如口干一样嘶哑,那声音你无法跟你见到的人联系在一起,原来她真的很浪,我很气愤,既然你这么浪,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