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唇红肿外翻无力合拢不要了:顶的她说不出话来

陆寒时看着被冷落的手,眉头皱起,随即又松开,盯着苏黎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他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原来你是音乐老师,难怪声音这么好听。”


苏黎已经决定装作不认识他,见他一笑,心里警铃大作,“陆先生,这里是学校,我们只谈正事。”


而客人没入坐,苏黎也不好先一步坐下,只得站在原地等着。


但事实上,心里是很不待见他的,苏黎很想扭头就走,只是因为工作所须,又不得不用心地接待。也不知这是什么狗屎缘份,两天前才在酒店里发生了那种事情,本以为离开后从此不再见面了,谁知道,竟然还连着两天都见到了。

 文学


“正事?好,那我们来谈一谈。”


陡然间,苏黎手腕上一紧,竟被陆寒时一把抓住了,随后就见他嘴角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个用力,反身把她推向墙边,并欺身压过来,下一秒苏黎整个人莫名其妙地就被他抵在墙上了。


苏黎差点惊呼出声,还好第一时间想到这里是学校,随时会有人经过,只得咬紧牙关,怒目瞪向他。


“陆先生,请你自重!”


却见陆寒时特意凑近来,嘴角还勾着那抹痞痞的笑意,“打算装作不认识我?恩?苏小姐身为老师,嘴里却一句实话都没有。”


“这里是学校,请你放开我!”苏黎沉声打断他。


“知道怕了?骗我的这笔账,你想怎么算?”陆寒时俯视着她,声音依旧淡淡,“还是说你在找借口不想对我负责了?”


“你,认错人了!”苏黎气地抬手去推他,奈何纹丝不动。


但从陆寒时一米八几多高的身高,俯头看着她的角度,倔得很,但看在他眼里,便觉得她还带着点娇嗔的可爱,那声音娇滴滴的就像在向他撒娇一般,不仅毫无威摄力,反而更愉悦了陆寒时的心。


“认错?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陡然间,他抬手捏住苏黎的下巴,却蓦地低下头来,含住了苏黎那柔软粉嫩的唇瓣,他的吻带着清淡的烟草气息,动作却格外强硬,直接卷了进来。


苏黎浑身都僵住了。


陆寒时的声音微哑,“是这个味道没错了。”


然后又在苏黎还没反应过时,他便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他抬起拇指,抚过自己的双唇,并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意犹未尽地看着她道:“你这里有我的味道,就算是盖了我的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之前的帐,一笔勾销。”


“什么?”苏黎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这个人简直是流氓加无赖!!!

正好这时有人进来了,约莫是感觉气氛怪怪的,不由得多看两眼。


陆寒时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黎一眼,倒也没让她为难,浅浅笑了笑便往转身离开了。


苏黎一惊,生怕别人误会,忙把视线移开了,但她仿佛做贼心虚一般,心里直打鼓,等到陆寒时走远了,苏黎才恍然发觉连事情也没顾得谈上。


但饶是如此,回到办公室后,还是被那同事误会了,当着众多老师的面就感慨地看着她道:“苏老师啊,你男朋友可真帅!”


看着众多老师十分八卦地聚在身边,不停地让她说说男朋友的事。


苏黎简直无地自容地想就此钻个地逢遁走,满脸通红,被问急了,突然猛地站起来,羞愤地低喊一声,“各位,打住,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人是我男朋友的?我当时只是在接待一位学生的家长,仅是家长,哪有什么男朋友?”


“可是我进去的时候,明明感觉你们之间的气氛很古怪啊,似乎正是我的突然出现,打扰你们似的,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好意思极了。”那名撞见他们的老师立即反驳道。


又是她!苏黎简直快要被她气死了,不由得转身看向她,虽然还红着脸,神色却无比正式地道:“林老师,请你不要再说了,他真的是学生的学长,不是我的男朋友,来学校是谈事情的,仅止而已。”


“那你们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苏黎呼吸一窒,竟然找不到半句话去反驳。


“哎呀苏老师,瞧把你紧张的,不是就不是吧,我们都知道了。”林老师耸着肩膀无所谓地笑笑,但看着苏黎的眼神,依然难掩揶揄的。


苏黎万分无奈,还想再说清楚一些,但正好这时上课铃响起了,刚刚还围成一圈的老师们,立即作鸟兽散,迅速地拿上自己的教案离开办公室了。


一瞬间,偌大的办公室里,仅剩下几位不是主课的老师,而苏黎就是其中一位。


只觉得耳边终于清净下来了,苏黎暗松口气,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却正好这时她放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黎拿出来一看,那熟悉的号码立即让她视情紧绷起来,同时心里打了个突: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出什么事了吗?


这样想着,她开口的声音不由得微微发抖,“喂,赵医生,你找我什么……”


“小黎,你快到医院来一趟。”还不等她把话问完,赵医生着急地打断了她。


苏黎握着手机的手猛然一抖,二话不说,立即应道:“好,我马上过去。”


话落就把电话掐断,匆匆地收拾东西,并请求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帮忙请假,她突然有急事,要赶往医院。



“怎么突然会这样?明明前两天你还告诉我,他的情况已经好转了!”苏黎站在重症病房前,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的弟弟,眼睫微颤。


赵医生走上前,语气宽慰,“你弟弟的身体太弱了,以至于创口感染起来得很迅猛,这些风险在手术前已经跟你说过了。”


顿了一下,赵医生看了她一眼,斟酌了下语句,又道:“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得再次动手术,才能有好转的可能,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会怎么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