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偷拍商场服务员嘘嘘|极品人妻的娇喘呻吟

吃过郑然容的爱心麦片,晓芙打开音响,放了一片动感音乐CD,做起韵律有氧操,是和喜米一起参加的公司社团学的。不过动作她有些忘记了,因为她总三天捕鱼二天晒网。最近,她觉得腰间赘肉好像多了,不知是不是大龄女的共同症状。

说实话,肉也不是最近才长的,只是最近它们看以来比较碍眼。为什么碍眼?因为晓芙对朱经理的纠结莫名其妙又多了一项: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重?

五年前刚进公司的自己,好像挺胖的,五十二、三公斤?还是更重??

手机声划破晓芙的思绪。

是不明来电…

 文学

一般这种来电,不是推销买保险就是要你借钱。晓芙犹豫了会儿,才接起电话。

“早安。”

晓芙傻了半秒。

火速奔到隆隆音乐旁把音量转到最低,然后贴紧手机,“宋含?”

“嗯,听说妳去了店里。找我?”

晓芙庆幸刚刚没拒接电话。她很高兴宋含终于打电话给她,不过也有点不爽——果真又去了牛郎店。

“就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结果听店经理说你离职了。”

“是离职了。经理告诉我有人找我,从他的形容,我想应该是妳。”

喔?不知店经理怎么形容她的?晓芙突然有些好奇。也意外店经理还真的会帮忙留言。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留言给宋含。他,会这样每一个都回覆吗?

感觉有些讨厌……

“在做什么?”

“刚做完韵律操。”

晓芙拿起毛巾擦擦汗回。

“不用上班?”

“不用,昨天做活动,今天补休。”

“你在哪?”

“我在…妳要来吗?”

宋含突然邀约,晓芙有点措手不及。

“嗯…今天没啥安排,去找你也行。”

“那就来吧!”

宋含的语调,好像从电话中都能看见他现在愉悦的表情。

“ok,给我地点吧!”

晓芙也挺开心。

“我等妳。”

这是二人认识那么久以来,第一次相约在向阳街十八号以外。

舍不得是薰衣草花园。

按照宋含给的地址,晓芙开着她的小汽车约莫四十多分钟,来到一个郊区的花园会馆。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花海,种植着不同花卉,其中面积最大的是一片紫色薰衣草,浓色艷朵中央还有一座欧式三层建筑,白墙红瓦,美得让人误会身处在南法的普罗旺斯。

听说紫色是贵族的颜色,是源于古罗马帝国高贵人们衣着色彩而来。即使在中国它也是属于尊贵色,是王侯贵戚的专属色。紫,是红与蓝组成的,是可见光谱中,最边缘的色彩,它没有红色那么热情,也不像蓝色那样冰冷。就像宋含给人的感觉。

“过来这里!”

宋含说,站在一条人工小溪对面。

他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衬衫,相印于花海中向晓芙伸出手。晓芙将手交给宋含,他轻轻握住她,牵领她跨过小溪,这感觉,有些奇妙。

以前他们也曾去溪边玩耍,但,每每牵引宋含的,是她。

只是当时的手,没有这么大、这么温厚……

“欢迎光临!”

宋含身后站着二个穿着制服的会馆专员喊,一男一女,恭迎在侧。不远处的宋阿姨看见晓芙,亲切向她挥手,她身边站着的,是她的未婚夫。

宋阿姨要结婚了。

晓芙也是刚刚才知道。这里是她即将来临婚礼的会场,宋含和宋阿姨及她的未婚夫一同前来堪验场地,并且试吃餐点。

“宋阿姨好幸福。”

晓芙看着宋倩轻挽着未婚夫的手,幸福洋溢地一同聆听会馆人员介绍。她身边即将和她共结连理的男人,不时注视着她并露出温暖的笑。听宋含说他是宋阿姨的学长,也是初恋。当时二人本来要结婚了,但出了些事,最后分手了。年初宋阿姨参加大学校友会,又遇见他。他离婚了,然后对宋阿姨再次展开追求。

“妳很羡慕?”

宋含看晓芙瞧着出神,开口。

晓芙的前男友也是学长,但最后他劈腿了。

“只羡鸳鸯不羡仙,大概就是指这样吧?”

晓芙望着眼前幸福新人说。

宋倩是个美术老师。打从晓芙小学第一次到外婆家时,大学刚毕业的宋阿姨就已经住在隔壁巷子,所以她等于是看着晓芙长大,晓芙也清楚她的点点滴滴。她美丽温柔又典雅,却一直都单身,过着简单惬意的独居生活。有很长一段时间,晓芙把她当成坐标,一个成功单身女性形象的坐标,因为她能证明,一个人,也能幸福。

如今,坐标好像没了。

晓芙的欣羡转为惆怅。

“只要妳愿意,妳也可以。”

宋含说,不知是不是看出晓芙的矛盾。

晓芙苦笑。

类似的话朱道允好像也说过。晓芙自认勤奋努力能做好所有事,但唯独她对自己能不能得到爱情这件事上,一点把握都没有。这不是勤奋努力就有用的事。虽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重新定义对爱的想法,但首先,是不是要先做出改变?

或许,应该给自己也给郑然容一个机会?

“别说我了。你呢?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晓芙转移话题。

“还不确定,”宋含停了一下又说,“可能会待在美国吧。”

“已经有工作了?”

“嗯,教授推荐的,但还不一定。”

“还考虑什么?美国有工作当然去啊,这种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

面对晓芙热烈的鼓励,宋含却沉默了。

其实那天重遇,送晓芙回家并看着她走入公寓,她消失的那一刻,他就开始想念她了。因此,他也更加确定一件长久放在心底的事。但那时他已准备回美国,所以断了联络她的冲动。当时外面气温很低,他的心情也很冷。

再次遇见晓芙,是在熟悉的向阳街十八号。宋含雀跃能和晓芙再度重逢,但晓芙却答应了庄妈妈安排的相亲,自己甚至也去凑了热闹。之后,他拒绝了魏如芝的邀约,但晓芙却答应了郑然容的约会。

手机上,她的电话号码,好像都没有机会按下去。

如今再见面,她却希望他去在美国…

“这道奥勒冈明虾味道不错!”

“嗯,卖相也好!”

宋倩和晓芙热烈讨论起菜色。会馆因为都是为了婚宴准备,所以没有小桌子,只有十尺长的餐桌,所以菜色一并都摆上长桌,玲琅满目,任君挑选。

“可是虾不适合小含。”晓芙说。

“是呢,会出人命。”宋倩覆议。

“哈哈!!”

二个对「当事人」视若无睹开心吐槽的女人说的是那年的意外。

那年夏天,与晓芙第一次相遇的夏天,宋含兴奋拿着姑姑的新相机把玩并跑到晓芙外婆家想找她拍照。他一到那里,只见厨房一团混乱。从没做过料理的晓芙正在按照食谱试做焗烤饭,宋含这时候跑去,理所当然成了实验品。晓芙不知道宋含对甲壳过敏,给他吃了含海鲜的焗烤饭,差点没让宋含送医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