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着她腿间的花|名满天下的天剑女侠

这家餐厅在露台,抬头就能看到澄澈的天空,一旁是绿油油的浅草坪,一些肥肥的鸽子拖家带口的,扇动着翅膀在草坪上屁颠屁颠的散步,而对面透过海峡就能看到悉尼歌剧院的全貌。

来的时候还是冬季,而现在四个月过去,夏季悄无声息的来临了。

因为是初夏,所以太阳不算毒辣,白色的遮阳伞挡住了大部人的阳光。

可能是因为是下午,人不是很多,一张大桌子上摆放着些前菜,旁边坐了七八个人了,全部都是经常在顾霍川的聚会上出现的。

留出了三个位置,是给他们的。

林安看见他们来了,笑着招手,“快过来。”

 文学

“好久不见。”陈暮坐在了林安对面,她今天穿了一件Gucci的新款上衣,棕色的条纹和logo有些英伦风的味道,有些微微向上挑的眼角显得五官多了几分艳丽。

看着林安的短发,陈暮忽然想起了之前在码头见到,让她惊艳红色短发女子。

服务员慢慢的把一些盘子端上来,而大家一言一语的说着些最近的事情。

中途林安和陈暮一起去卫生间,林安问陈暮准备什么时候回家,陈暮说前些天有一门课的老师邀请她加入一个暑期项目,大约要做到一月份的时候再回去。

她感叹了一句陈暮真的是学霸,然后有些担忧的说,“那你住宿怎么办,宿舍快到期了吧。”

“我有一个住在这边的朋友,他说可以帮我找到短租的房子。”

陈暮给周晟言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周晟言说他替她解决。

“那就好,如果你不怕一个人住别墅的话,也可以去我和老顾那里住,我们不想搬东西,就算假期房租也会一直续着。”

陈暮在心里默默的计算这三个多月的假期,他们两个需要多给多少房租,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们记得早点儿回来。”

回到座位上,陈暮的旁边坐着周运和他的女朋友,不是上一次在游艇上的那个女朋友。

周运给陈暮的印象,除了上次酒吧的事情,打了半个多月石膏的手。还就是每次聚会都必换的女朋友,长发短发,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应有尽有。

而且次次都腻歪到不行。

不过周运对朋友倒是很好,每次看到陈暮都会打招呼,寒暄几句,知道谁有什么困难也都倾囊相助。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天南地北的侃,喝酒游戏,狼人杀,剧情杀,从太阳当空照,一直吃到了晚上九点多。

大家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环形码头的商铺都关门了,大部分的地方都很寂静,唯一热闹的就是几家酒吧或者餐厅的门口。

开不了车,只能把车留在车库,也不想回家,他们晃晃悠悠的在街上毫无目的的瞎晃悠,偶尔遇到几个澳洲酒鬼也喝大了,擦肩而过的时候还相互瞪几眼。

这个时候,前面走来了大约十人,气场和之前的酒鬼完全不一样,别说瞪了,多看几眼都不太敢,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因为夜色看不太清眉眼,但依稀能感觉得到男子高大冷峻,而女人一头暗红色的头发依旧显眼。

陈暮一眼便认出来了,这是周晟言和那个红色短发的女子。

可能是因为上次酒吧事件给大家的心里阴影太大了,所以他们靠近的时候,大家都沉默了下来,默默的靠边走让他们路过,而红发女子却看到了陈暮,笑着给陈暮用英语打了声招呼。

“嘿,小姑娘,又遇见了。”

陈暮脚步一顿,两边的人同时看向她,周晟言的眼睛在夜色里显得深不可测,也把视线放在了她身上,她有点儿尴尬的说了句,“好巧。”

一直到那一群人走远了,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大家问陈暮红发女人是谁,陈暮说她也不认识,就是以前见过一面而已。

“红发女人旁边的那个人,像不像上次酒吧里出现的那个。”顾霍川说。

“就是他。”周运回答。

大家顿时觉得心有余悸,还是别乱晃了,纷纷拿出手机点开打车软件准备回家。

而一天都没怎么和陈暮说话的谢承,回过头看了一眼陈暮。

第二天早上十点多的时候,陈暮的手机响了,她连着蓝牙耳机接起电话的同时也在把衣服都折叠整齐的放到行李箱里。

“我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

“不着急。”周晟言说,“一个小时之后我来接你。”

“好,我宿舍在三楼320。”

因为从一开始就知道学校的宿舍是半年一退,再重新在网上申请,所以陈暮买了一本《断舍离》在宿舍里供起来三拜九叩,每次想出去逛街之前都先强迫自己拜读一遍,如今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就能把她所有的东西都装下。

周晟言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陈暮把被子装到行李箱里,用胳膊肘压着行李箱,伸长了手费劲的拉着拉链。

因为正在专心致志的和阻力做着抗争,陈暮没有听到虚掩的门被推开的声音,只见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轻轻的把拉链拉上,跟德芙一样纵享丝滑。

她幽怨的看了一眼行李箱,摸着已经被磕红的胳膊肘,对周晟言说,“来这么早。”

“嗯,想来帮帮你。”他握着陈暮纤细的胳臂替她揉了揉。

“已经差不多了。”

陈暮不知道他现在就来,就真空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睡衣,头发也随意的扎起,这么面对周晟言让她有些羞怯,把手臂抽出来。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换身衣服。”

“好。”

陈暮快速的穿上了bra和t恤,打开门却看到周晟言和印度小哥贾尔哈正在她门口交谈。

贾尔哈似乎还很聊得开心,摇头晃脑,一个一个单词的往外蹦,周晟言背对着陈暮,所以看不到表情,他静静的听着,偶尔给个回应。

她有一种次元壁破了的感觉。

贾尔哈见她出来了同她打招呼,问陈暮,“这是你的朋友吗?”

“差不多,男朋友。”

然后贾尔哈沉默了,反应了几秒,才用带着些不可置信的语气说,“男朋友?”

“对呀。”陈暮把周晟言拉进房间,关门之前对站在原地的贾尔哈说,“假期愉快。”

陈暮从小冰箱里拿出一袋儿冻荔枝倒在碗里,递给周晟言,“把冰箱收拾了就可以结束了。”

他接过陈暮的荔枝,拿起一颗喂给陈暮,“我来吧。”

陈暮很少自己做饭,所以冰箱里没什么太多的东西,1.8L的98%fat ? free香草冰淇凌,0卡元气水,99%fat ? free ? 的牛奶,一些吃剩下的水果,其中包括一袋儿pink ? lady牌子的苹果。

“除了苹果别的都可以扔。”陈暮说。

“在减肥?”周晟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进了袋子里。

“没有。”她矢口否认。

周晟言笑了笑。

他是一个身上没有烟火气的人。

总是冷淡沉稳的站在那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可现在却把灰色衬衫的袖子微微卷起,帮她清理着冰箱里的东西,陈暮内心相当复杂。

最后这个房间干净得像是陈暮第一天踏进来的时候一样,空荡,宽敞,拉开窗帘还会很明亮,甚至能看清空气里飞舞的小光尘。

周晟言灰色的车沿着左边的街道开了驶了过去,大约十几分钟就到了一个看起来很高档的别墅区,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道路宽阔,不比顾霍川之前住的那个地方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