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定在机器上强制高_曲径通幽处蓬门为君开

男人对苏晓晓恭维的这番夸奖很是满意,伸手捏了一下她身前的丰盈,然后一脸银笑的道:“你放心好了,先前你跟我提的那个名额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的,谁让你这个小妖精这么懂得磨人呢。”今伥晚的夜仿佛是被墨汁浸染过一样,它挡住了月光的倾泄,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没有尽头的深渊。


而李雨桐哭着向我打电伥话求助的声音,就跟当前的夜色一般无二,深沉得既让人感觉到无助,又让人感觉到无尽的迷惘和彷徨。


我在电伥话这头安抚了她几句,感觉到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我立马跑到路中间拦了一辆出租车。


用了最短的时间,我赶到了李雨桐住的那个小区里。


而一到小区,我就往跟李雨桐在电伥话里约定好的那个草坪走去,然后举起手伥机,对着上面的楼层连续亮了三次闪光灯。


紧接着,那一楼层的某个窗口处同样也亮起了连续三次的闪光灯。

 文学


随后,一个银光闪闪的金属物件直接从高空坠落在离我不远的草坪上。


我在草缝里找到了那个东西捡了起来,确认了抛下来的是钥匙后,我就直接往李雨桐所在的楼层赶去。


她刚刚在电伥话里头跟我说,她怀疑家里进了小偷。


虽然把卧室的门给锁死了,但她感觉大厅里面,总是有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个人在里面翻箱倒柜的来回走动。


现在她跟孩子都躲在卧室里面不敢出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就只有找我求救。


不过考虑到我没有她家里的钥匙,而且她又躲在卧室不敢出来开门,于是我便跟她合计了一番,让她直接通伥过窗口把钥匙扔下来。


至于放才那个连闪三下的手伥机灯光,便是我跟她之间提前约定好的信号。


李雨桐的家是住在二楼,所以在拿到钥匙之后,我站在李雨桐的家门前,心情忐忑地将钥匙chā进锁孔。


咔嗒!


锁舌撬动的声音响起,我紧张的转动着门把,然后轻轻的把门给推开。


而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虽说大厅里面一直都是漆黑的,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个小巧灵活的人影瞬间就打开了阳台的窗户,直接从二楼翻身跳了出去。


“麻伥痹伥的,别跑,给老伥子站住。”


其实,我也没想到这小偷的反应速度竟然这么快。


等我跑到阳台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稳稳的落到了草地上跑出去很远了。这要追肯定是追不上了,最终也只能作罢。


把屋里的灯打开,我关好房门,然后又走到阳台的窗口仔细的检伥查了一遍。


而这一检伥查,我也是注意到这个窗子的锁早就被人给撬开了。


至于刚才那个小偷,一定是从这个窗口进来的,毕竟二楼的楼层也并不是很高…


嗡…


手伥机震动的声音再次响起,见是李雨桐打过来的,我接通了电伥话,“安全了,现在可以出来了!”


说完,我走到她的卧室门口,只见李雨桐蹑手蹑脚地把门打开,悄然探出了小半个脑袋。


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是我后,她扑通一声直接软伥瘫在地上,眼眶一红,无尽的委屈化成了泪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了地上,瞬间就哭得梨花带雨,声音哽咽道:“张强,你总算来了,我刚才好怕……”


此刻的李雨桐正穿着一件可爱的粉色睡裙,睡裙并不是特别宽松的那种,所以她那姣好的身材却是让我一览无遗。


尤其是现在她的头发没有经过精心的打理,有些凌伥乱的披散在肩头,她那慵软小女人的一面尽显无疑。


再加上她的脸上挂满了两行纵泪,如此看来,刚刚那个小偷还真是对她造成了不小的惊吓。


我走过去蹲在地上,一边安慰她,一边用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有些心疼道:“好了好了,李伥老伥师,现在没事了,那个小偷已经被我吓跑了,我不是在这里的嘛,别怕!”


我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她哭得更凶了,整个人直接一把扑到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将头挨在我的肩膀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感受着她的香伥肩抖动得厉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于是便转移了话题道:“对了李伥老伥师,你家现在有没有什么吃的,我刚才直接是空着肚子过来的,我今天已经饿了一晚上了,肚子再不填点东西的话,就真要饿晕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说出的这句话虽然有些比较煞风景,但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


因为我一说完,原本屋子里那断断续续的哭声瞬间戛然而止。


然后,李雨桐也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不雅,直接从我的怀里挣脱开来,红着脸对我说道:“张强,真是抱歉,老伥师让你看笑话了,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厨房下碗面给你垫垫肚子先。”


额…也行,面就面吧,有的吃总比没得吃要好。


不过,我这刚准备去客厅的沙发上休息一下,李雨桐的卧室就传来了一道微弱的呼吸声。


难道,她卧室里面还藏着别人?


如果是男人的话…


一想到这,我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循着声走进卧室,发现房间里原来只是她的女儿,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虽然李伥老伥师现在已经有老公和孩子了,但我对她的印象一直还停留在高中…


那个时候,她端庄、知姓、温婉、耐心…并没有我是差等生就对我戴有色伥眼镜,反而还经常鼓励我…


当年,她那温柔的眼神,至今都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所以对于李雨桐,我承认自己对她是有些爱慕的,但同样也掺杂着一丝感激和尊敬…


看着婴儿车里那名熟睡的女婴,噘伥着小伥嘴的样子特别可爱,而且看得仔细的话,这小家伙的眉眼跟李雨桐竟有九分相似。


见李雨桐端着面从厨房出来,我对她说道:“你看这个小家伙睡得多香!”


“嘘,你可别把她吵醒,我好不容易把她哄睡,而且她还特别爱哭,醒了的话就很麻烦了,你之前可是见识过的。”她虽然带了点责备的语气,可目光在落到她女儿身上时,整个眼神都温柔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一边吃着面,一边说道:“其实有的时候,哭也未必是坏事,之前你打电伥话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是听到你的哭腔,我可能也不会那么着急的赶过来。”


我这话刚一说完,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张强,这段时间是老伥师给你添麻烦了,让你跑上跑下的,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我翻遍了所有通讯录,却不知道找谁……”


这听起来怎么有些不太对劲,搞得我好像是个备胎一样…


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一鼓作气把面给消灭完,擦了擦嘴上的油,说,“只要人没什么事就行了,也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不过老伥师,你阳台窗户的锁已经被小偷给整坏了,估计明天得找个师傅上伥门来修一下,而且最好是换一个牢固点的锁头,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说完,我将碗往餐桌上一搁,嘱咐了她几句,便准备告辞。


而在我刚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她突然一手拽住了我的胳膊,脸上涌现出一抹莫名的悲伤情绪,“张强,你今天晚上能不能留下来陪陪老伥师。”


陪?


我以为她说的陪是那个层面的意思,继而一脸诧异的看向她。


而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容易让人想歪,红着脸对我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晚上能不能就待在我家里过夜,我担心刚才那个小偷半夜还会过来,等明天早上你再走,行吗?”


按照常理来说,一个爱慕已久的女人深夜对我说出挽留的话,我怎么也不可能去拒绝她。


但我现在却有些为难了,因为李雨桐是我的老伥师,她可不比外面那些随便的女人…


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保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毕竟,我可不是那什么柳下惠。


我就怕自己到时候一个按捺不住,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所以,她在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一开始,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可一看到李雨桐那殷切期待的眼神,我这话都到了嘴边,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的勇气。


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的。


不过既然已经决定好要在这里过夜了,首先,我打算去卫生间洗个澡。


毕竟今天跑上跑下的忙了一整天,身上也流了一身汗,不冲洗一下的话,我是睡不着的。


我跟李雨桐招呼了一声,然后就直接扎进了卫生间。


而等我洗完澡回来以后,我发现李雨桐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过,我刚刚洗澡的时间也确实不短,差不多有二十来分钟,她估计也是在外面等累了。


再加上今天她也着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看她睡得这么香,我又不忍心把她叫醒。


可现在问题又来了,我今伥晚到底该睡在哪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