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开始的时候|伏在她的两腿之间吸允

在这乡下农村里,这种事要是没人撞见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要是被人抓了现场,往后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十里八乡是别想待下去了。


“老陈,再用点力……”


可当老陈刚把手拿起来,楚扬花的声音陡然小了下来,像是和情人在耳边窃窃私语,怯生生中又待着女人特有的娇羞意味。


楚扬花声音虽然小,但老陈就坐在她旁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两条发白的眉毛舒展开来,心头的紧张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文学

当即手指横挑竖勾面,多年积累的下来的丰富手法全力施展,在老陈的摧残下,刚刚还只是嘤咛不止的楚扬花,渐渐也进入了状态……


声音悠扬婉转,时而如同潮浪来临时发出的尖叫,时而如同沐浴春光之中的低吟,每一声都透露着释放内心最深处渴望的兴奋和喜悦


妖娆如水蛇的身姿从最开始的好无规则的扭动,也逐渐开始随着老陈的动作迎合相交。


尽管这种事两人只是第一次,却如同相交多年的亲密爱人,配合愈发默契。


“扬花妹子,你倒是好了,我可就难受了……”


老陈也没想到楚扬花居然这么能折腾,一番时间持续下来,他一条老胳膊酸麻无比。


最难受的是,他那儿实在涨得厉害,似乎有一头恶魔随时都会冲破束缚从中钻出来。


最后实在受不了,他决定也不管楚扬花是什么反应,先用她把这股火给泄了再说,当即老陈一拉裤绳,宽松的裤头滑落下来……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扬花,病看完了么,我来接你回家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紧随其后。


突如其来的动静,顿时吓得老陈一股子泄气,那儿瞬间变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来。


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长陈彪,楚扬花的老公。


眼下陈大年不在,要是让他撞见屋内的情况,正值壮年的他还不打把自己这身老骨头给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楚扬花也从异样的刺激中清醒过来,并相比慌张的老陈要镇定许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两声道:“老陈说我身子骨气血弱,给我开两副补气血的药。”


说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双眼朝老陈一阵眨巴!


老陈顿时会意,提起裤子坐到小桌边上,随便拿起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楚扬花则忙着收整凌乱的床铺,把湿透了大片的床单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开门。


“你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


门外,陈彪看着潮红仍未完全褪去的楚扬花,神色间带着一丝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楚扬花没有丝毫慌张,翻了个白眼道:“我之所以找这老家伙看病,还不是看他一把年纪,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劲!”


“那倒也是!”陈彪一听顿时乐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时,老陈也胡编乱造了一张药方走出来。


看见陈彪,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把药方交给楚扬花后,再随意叮嘱了两句。


“老陈,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陈彪倒也大方,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陈。


“应该的,应该的!”老陈也不客套,径直收了下来。


反正这些年陈彪当村长,捞得可不少,这钱不要白不要。


只是当他看见一旁的楚扬花时,别有用意的补上了一句:“这病根一时半会根治不了,得要多尝试几次,扬花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楚扬花会意,嫣然一笑道:“你刚才说你明天没事,那我就明天过来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陈心中一喜,只要楚扬花明天再来,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想到她刚才在床上扭动身姿的魅惑模样,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热起来。


刚才楚扬花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陈彪的疑虑,此时对两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也没有察觉丝毫不妥。


毕竟老陈的确年纪大了,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头,就算有心那也是无力。


这也是陈彪,在知道媳妇儿楚扬花病根在令人尴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陈这里来治疗的原因。


随后两人没有多留,老陈客套的送到了门口。


可在临走之前,楚扬花背着陈彪,突然向老陈手中塞了一件东西。


低头一看,居然是那条湿润的黑色蕾丝……


老陈吓得不轻,生怕陈彪看出端倪,赶紧揣进了兜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