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男人玩得受不了|这次换你在上面

虽然老谢这话说得是挺难听的,但是,哪句不是实话呢?

自从董德才开了诊所发了财以后,就没有以前那种救死扶伤的心理了,反而是各种抬高药价,什么出诊费,挂号费更是层出不穷。

就在前两年,董德才还差点治死了人,若不是送到县医院送得及时,恐怕他现在已经进监狱里呆着了。

“那,谢,谢医生,您看我们哥俩儿还有救么?”

 文学

想到这里,孙赖子和吴三儿对老谢的话也是彻底的信服了。

“呵呵,若是没救了,我为什么把你们弄到警局来?直接在山上把你们两个废了,凭我谢建国在镇上的名望,谁会给你们两个地痞流氓出头?”

孙赖子和吴三儿彻底沉默了,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如今的老谢不仅有杨家几兄妹撑场面,跟派出所的丁建平也很熟,再说了,这事儿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袭击人家老谢,就算人家废了他俩,其他人不来补上两刀就算不错的了,谁还会说半个不字?

“谢医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哥俩?”

孙赖子抬起头,很是好奇。

虽然他名字叫孙赖子,那也是平常耍破皮得来得诨号,其实他脑子还是算灵光的。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自己跟老谢有仇,人家凭什么帮自己?

“为什么?呵呵,孙赖子,你还好意思问这话?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算算,我是你三姑夫邻居家的大表舅,按照辈分,你得管我叫声大爷!这当孙子的不孝,难道我这当大爷的就着孙子受难?”

一边说着,老谢还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对后辈小子恨铁不成钢呢。

“额…”

孙赖子再次沉默了,和平镇总共就这么大,大部分人都是沾亲带故的,算起亲戚来,谁知道谁是谁的谁啊?

“行了,这是在警局呢,你们两自己坦白自己的罪行,我也不会追究,你们在这儿关上几天除除霉运,以后别帮着董德才为非作歹了,等你们出来以后,我就帮你们治病!”

老谢挥了挥手,一副很是大度的样子。

“额,那个,谢叔,额,不对,大爷,您帮我们治病,为什么非要我们在里面待几天啊?”

孙赖子一脸的无奈。

“切,你们要是不自己坦白,不在里面关几天,我凭什么出手帮你们?万一我治好了你们的病,你们又跟我作对怎么办?”

“额…懂了…我们坦白…”

接着,孙赖子和吴三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了。

而这一切,自然被在监控室里的丁建平和小六原原本本的录了下来。

等到派出所把孙赖子和吴三儿两个人安顿好以后,老谢也来到了派出所办公室里,和丁建平见了一面。

“老谢啊,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我们马上安排去抓人吧!”

丁建平没有半分犹豫,就想安排人手去找董德才。

“那个,丁所,既然事情都已经清楚了,而且这个董德才呢,算起来也是个医生,都在和平镇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事儿我自己去跟他说道说道怎么样?就不麻烦你们了。”

老谢的态度很是坚决,但是丁建平也并没有反对,毕竟人家当事人都发话了,他们也不可能反驳人家的意见。

毕竟这种事情算起来,也只是个民事纠纷而已。

交代完以后,老谢带着王建成,直奔董德才的诊所。

刚走出门外,王建成就凑了上来:“谢叔啊,那两个,真得梅毒了?”

他刚才在门外,老谢和孙赖子还有吴三儿的谈话他都听到了,只不过,他总感觉这事儿有些怪怪的。

如果镇上那发廊的女的真有梅毒,那镇上还有几个健康的男人啊?不早被祸害完了么?

“骗他们的,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哪儿那么容易得梅毒啊?”

老谢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啊?那您怎么知道他们两个什么症状,又经常去发廊啊?而且,还跟同一个女人…”

听到这话,王建成一下子有些呆住了,他没想到,看起来一向老实本分的老谢竟然还会骗人?关键是,人家还偏偏就信了!

难道说,老谢还会算命不成?

“哈哈哈,你自己想想看,想孙赖子和吴三儿这种地痞流氓,没事儿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那种地方?再说了,那里面就那几个女人,总会重样吧?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他们那么会联想啊?”

一边说着,老谢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样啊…”

王建成彻底的服了,没想到老谢不仅仅医术如此高超,心思竟然还那么缜密!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董家老宅外面。

里面的人可能以为他们派出去的人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即使老谢身处大门外面,也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没有过多的废话,老谢直接推开大门,带着王建成走了进去。

当里面的人看到老谢那一瞬间,一个个纷纷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坐在主坐上的董德才,更是难以置信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孙赖子和吴三儿可是他的心腹,他俩办事儿还从来没出过差错,可是,谢建国怎么可能给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