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你们一个一个来|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

闻言,吴刚似是还觉得有些不妥,回道:“既然这样,那学生变随轿前行,路上若是师娘有什么不适,吩咐学生一声便可。”

说完就招呼轿夫起轿。

杨婉清答应一声,飞快缩回脑袋,放下轿帘。

她这一松神,整个人宛若一滩烂泥瘫倒在王大柱怀中。

饶是如此,王大柱却仍旧不依不饶,一手攀着她的坚挺,手指依旧在肆意玩弄。

 文学


“孙夫人,再坚持一下,本神正在施法镇压那妖邪分身,眼下正是关键时刻。你快用手握着本神的神力源头,助我唤醒神力。”

此时的杨婉清只想赶快结束这令人煎熬的治疗过程,小手隔着王大柱裤子攥住那东西,上下摇动。

两人动作越发剧烈,轿子都开始轻轻颤动。

吴刚误以为是轿夫没有抬稳,说道:“你们几个,稳一点,师娘身子不适,经不起这般颠簸。”

听到吴刚的声音,王大柱手上动的更来劲。

分明也怕杨婉清会叫出声,可也不知为什么,这种躲在轿内偷腥的快感,让他巴不得弄到杨婉清大声叫出来。

此时的杨婉清只觉得度日如年,身下的酥麻感让她感觉自己随时会叫出声音来。

就在她实在有些憋不住时,吴刚的声音传来。

“师娘,我们到了。学生有些故人要见,就先去了。”

“嗯,知道了。”杨婉清回道。

落轿后,王大柱也只得恋恋不舍的拔出手指。

杨婉清匆忙整理好衣裳,这才下了轿,王铁柱舔了舔手指上的残留后,贱兮兮的笑了笑,起身跟了出去。

这所谓的诗会,说白了也就是一场郊游,大家吃喝玩乐,饮酒作诗,不过如此。

宴席上,王大柱以随行医师的身份,正大光明跟杨婉清坐在一张桌前。

参加此时的诗会的,大多都是通州大家子弟,或青年俊杰,吴刚也在其中。

关于杨婉清被朝廷御赐贞洁牌坊的事,已然传遍了通州。

在场大多人也知道此事,纷纷上前敬酒道贺,对杨婉清也是各种夸赞,称其是百年难见的贞洁烈女。

“各位,我提议一起敬孙夫人一杯。喎哔DJ通州能有孙夫人这等女子,实乃通州之福。”

一个俊杰提酒,众人皆是附和,起身敬酒。

杨婉清礼貌回应,起身回应。

酒过三巡后,杨婉清脸蛋已然多出几分红晕,眼神有些许迷离,身上更是带着淡淡的酒香味。

王大柱一时间看入了神,环顾一圈周围,见众人都在自顾说笑,来了主意。

只见他附耳过去,低声道:“孙夫人,之前得到治疗过程还未完成。眼下你又饮了不少酒,身体正是虚弱。万一那妖邪趁机再次吞噬你的元阴,就前功尽弃了。你且分开双腿,本神要将那残留的妖邪分身彻底抹灭。”

听得要在这大庭广众下做那种事,杨婉清脸蛋越发滚烫,可也不敢耽误治疗,只得弱弱的说道:“还请山神,轻……轻一点,我怕会忍不住叫出声音。”

“放心,本神自有分寸。”王大柱笑嘻嘻的说道。

正在此时,吴刚端着酒杯走来,道:“师娘,学生敬你一杯。这一趟回京后,怕是要许久都不能见到师娘了。”

闻言,杨婉清正打算起身,却突然感觉到一双大手伸进了裙内,在自己大腿上不断地乱摸……

杨婉清强忍异样,扭了扭身子,支支吾吾的回道:“大……大人,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不起身了,还请大人莫怪。”

“无妨,师娘身体要紧。酒多伤身,师娘要注意身体。”吴刚回道。

见吴刚和杨婉清互相敬酒,王大柱心里连连冷笑。

“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玩弄你的师娘,你又能如何,还不是跟个傻子一样。”

说完他就猛的一戳,手指连根没入。

“噗!”

杨婉清猝不及防下直将酒水喷了出来,恰好是喷了吴刚一身,身子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虽说被喷了一身的酒水,可吴刚却是第一时间上前两步,一脸担心的说道:“师娘,你这是怎么了?”

闻言,杨婉清忙的夹紧大腿,阻止那双作祟的大手,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回道:“我……我没事,就是刚才喝……喝的有些猛,呛到了。大人,实在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