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朋友真实刺激的交换:他把那个都掏出来了

“师傅你这火急火燎的找我什么事呢?待会我还有一个人要见!”大胡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递过来一瓶冰冻矿泉水,脸上的神色看着的确有些着急。

“是这样的,我必须要出一趟远门,你和你嫂子说一下,就算我这次出去找来的东西可以让她青春永驻,时间也不会太长的,大概两个月就可以回来,这一次消息来的比较急,我没有时间打招呼了。”老马故意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胡子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疑惑,有些不明所以,挠了挠头不解的问:“师傅,你这到底啥玩意儿?那么急,你要不等等,等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也想出去见识见识。”

 文学

“胡闹!你没看到你嫂子正在培养你吗?将来这里的产业可全部要归你管,在这个节骨眼离开的话无疑是把这个位置拱手让人。”老马面色一沉,不等大胡子在说话,直接转身就走。

眼下他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到时候露出的马脚也就越多,恐怕到时候不单单是黑牡丹不会放过他,恐怕大胡子和他也会反目成仇。

那大胡子在后面叫了几声,见老马不搭理,又正好等的人已经推门而进,就干脆放弃了。

老马在离开的途中拨通了李文文的电话,用十分强烈的口吻要求她立马去和他会面。

李文文虽然有些调皮,但是在关键的时候还是非常听老马的话,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就和老马见面,跟着老马离开。

只不过一路上李文文的问题就像是10万个为什么一样,总是有问不完的事情。

老马听得烦了,只好大声的呵斥一声:“行了行了,马上就到了!这一次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千万不能调皮捣蛋,在你表哥那里要听话,以后的事情以后的路都要靠你自己去走,师傅过几个月就回来了,到时候送你一份大礼。”

李文文从来没有被老马这么大声的呵斥过,这一次被他吼的直接担呆愣在了车子里面,半天都说不出话,只是撅着嘴巴有些委屈的望着窗外。

当李文文看到那洗浴中心的招牌时,她这才反应过来,老马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紧张的拖住了老马:“师傅,你千万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害怕我表哥这一次肯定不会轻易的饶了我的,你就带我一起走吧!”

李文文的眼睛含泪,看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老马到底是风里来雨里去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李文文此时此刻虽然看着让人心疼,可老马心里清楚,若是把李文文带上的话,到时候肯定会害了她。

再说了,老马一个人要想逃离的话非常轻松,可如果再带上李文文这么个拖油瓶,无异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老马也没有搭理李文文,拉开车门下车,轻轻一拽就把刘文从车上拽了下来,几乎是半拖着她往店里走。

一进门,按摩中心的老板看到李文文和老马两个人顿时脸色一黑,大声的责问道:“好哇,你个老马!竟然把我表妹给拐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板抄起旁边的一个拖把,气势冲冲的朝着老马和李文文两个人奔过来,到了近前的时候这才突然间想起上次的事情,下意识的往老马身后看了看。

在看到老马身后空无一物的时候,老板呵呵的得意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狠色,大声的责骂道:“我就说你这个混账玩意儿,先前找的人是从哪个小黑帮里面弄来的吧!我倒是要看看你有那么多钱,一直找那些人护着你吗?”

那老板说完手上的拖把直接缠着老马摔了下去。

他用的力道不轻,这一甩过去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那拖把的那些碎布片在空中胡乱飞舞。

眼看着就要打到老马身上,李文文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推,将老马推到一旁,恶狠狠的瞪着老板。

老板见到李文文挡在面前,想要收住手上的力道,可是却已经收不回来了,只好往旁边一偏,啪的一声拖把打在地上,震得他双手发麻。

那拖把上面的几滴水珠在空中飞溅起来,啪嗒的落在他脸上,打在他眼睛里面疼的厉害。

这么一来,他不但没有打到老马,反而让自己狼狈不堪。

那老板的火气可想而知,勃然之间升起来就像是滔天的火焰直冲脑袋顶。

他甩掉手中的拖把,伸手一拉扯住李文文的胳膊往后一扯,怒骂了一句:“你个小贱蹄子,你给我滚过来,到时候我再来收拾你!你爸妈找了你好久了,你竟然跟着这么个瞎子鬼混!”

老马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微微有些发怒,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换上了一幅温和的笑意,从兜里摸出一块金子塞到老板手心说道:“老板之前的事情还是多有得罪,这东西你收着,算是我给你的赔礼道歉,你表妹跟着我,我并没有欺负她反而是把她照顾的很好,现在我把她交给你,我想老板一定会把你表妹照顾好”

老妈这一串话说得十分连贯,李文文和老板两个人站在一边几乎没有插话的机会。

等到老马说完之后,老板看着手中的这金锭子脑子里面回想了一下,这才弄明白老马刚刚说了些什么,心里面不由得咯噔跳了两下,把那金子放在嘴巴里面咬了咬,确认是真的无疑之后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在他心里什么都没有钱重要,只有钱可以解决一切,现在面前的这枚金子无疑让他心花怒放。

刚刚还一脸怒气的老板这时候顿时转换了一种脸色,那嘴角快咧到耳后根,笑的一个谄媚。

“好说好说,既然你那么有诚意的话,我也不能不给面子不是,就看在金子的份上,我今天说什么着也得请你吃一顿饭!”老板的两只眼睛冒光,看老马的眼光顿时变了。

还是金子好使,这金子一拿出来,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老马在心头暗自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十分客气的拒绝说:“我还有要紧的事情,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以后再请吧,两位珍重!”

多说无益,在这样子的人面前说什么都是白搭,这种人只认的钱除了钱之外,什么事情在他的眼里都是一坨狗屎。

那么说完转身就走,背影潇洒,步伐干脆利落,一眨眼就走到了店外。

“师傅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丢下我!”李雯雯拼命的向外走,可是身后的衣服却被他表哥给拉住了,她只能双脚不停的扒拉,那双手不停的在空中乱挥,发出哀嚎的声音。

老马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对面的马路上了辆车,刘文文在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她实在是弄不懂师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抛弃了她,是因为她做的不够好,还是她又犯了什么错误。

他答应张绍成的事情,现在还没谱,这师傅怎么说离开就离开,甚至是连一句话都不让她多说?

这好好的别墅房子,就这么成了泡汤,李文文实在是心里不甘。

她想了想脑子当中突然灵光一闪,顺手给大胡子拨了个电话。

“喂喂!是我,我师傅到底怎么了?我师父离家出走了!是不是你们得罪他了?他现在都不愿回来了!”李文文自然不会说师傅把她抛弃了,只想知道原因,于是旁敲侧击的问。

大胡子刚刚送的客人听到李文文的电话,顿时觉得脑子一阵懵。

他想了想之前老马交代他的事情,不由得呵呵一笑:“你放心,师傅是有要紧的事情去做了!好了好了,我这里还有事,就不和你多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