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学舞蹈的爽吗|晚上舍友偷偷帮我口

随着裤衩退下,老周的露出强壮的腿和腰腹,长久在村里干活,练就了一副好身-体,而更让陈娇娇呆滞坐在沙发上,眼神直勾勾盯着的,是老周随着裤衩退下来,一个黢黑可怕的东西弹了出来,正展现在她的面前微微摆动着。

上边散发着黑中透着紫红的颜色,上边青筋毕露,正散发着yù-望的光泽。

“娇娇,其实表叔这几年过的很苦,很多时候憋的翻来覆去睡不着,烦躁的扯头发,没人知道这种压抑的滋味有多难过。

娇娇,你能帮帮叔吗?叔知道你是张鹏的老婆,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想,我想弄你。”老周就这么坦dàng的站在陈娇娇面前,因为陈娇娇是坐在沙发上的关系,所以老周的东西颤抖着的时候,距离陈娇娇的俏脸只有咫尺之间。

 文学


陈娇娇出神的看着那个充满了力量感与bào发力的东西,张鹏的身-体不行,每次都跟隔靴搔痒一样,这时候陈娇娇见到了这么霸气的东西,那东西就像是有了魔力,让她恨不得伸手去握住。

“叔,这件事情,咱们不能这样的。”陈娇娇的那双妩媚的眼睛变得亮晶晶,充满迷离的目光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老周的身-体。

老周急不可耐的把陈娇娇的手牵起来,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当陈娇娇的手碰触到老周的时候,手像是放到了油锅一样,一下子又把手飞快的撤回去。

“娇娇,我受不了啦,你原谅叔吧。”老周看着xìng感苗条的侄媳,说了一句之后就猛地把陈娇娇抱在了怀里。

被粗鲁的老周抱在怀里,上下其手的开始在她身上游走,陈娇娇感觉自己快要融化了,而老周那再明显不过的身-体,正抵在陈娇娇的大腿上,毫无衣物遮挡,就这么零距离的接触着。

陈娇娇的身-体越来越软,她内心深处是多么的渴望一次刺激又无比满足的滋味。

陈娇娇装作抗拒老周的动作,可是她的手悄无声息的伸到下边,熟练无比的握住了老周的东西。

那夸张的手感,几乎让陈娇娇哼出声音来。

当老周低头,疯狂的亲吻着陈娇娇xìng感白皙的脖颈时,陈娇娇的身-体感觉像是触电一样,摸着老周的身-体更加紧了,并且开始缓缓的上下动作着。

两个干柴烈火都极度需要发泄的男女,根本做不到压抑yù-望,所以开始慢慢的沉沦在美妙的滋味中。

正在这时候,老周的手揉着陈娇娇弹xìng十足的翘-臀,正准备转移战线去刺激陈娇娇最敏感的地方时,陈娇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间的响起来。

突然的铃声响起,也把迷离的陈娇娇拉回了现实中,她努力让自己的呼吸不那么紊乱,说着来电话了,然后推着强壮的老周坐到了旁边。

老周的裤子一直挂在腿上,对于展现自己健壮的身-体在陈娇娇面前毫不在意。

老周的手放在陈娇娇美妙的大腿上,让她接电话。

陈娇娇拿起电话,只是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老周,倒是默认了他对自己的举动。

当陈娇娇看到是自己老公打来的电话时,有些慌乱的跟老周说着别捣乱,是张鹏的电话。

这时候老周才把手指帖在陈娇娇的美妙大腿上没有再乱动作。

“喂,老公,怎么了?”

“娇娇,身体舒服点了没有?正好顺道拉了趟活路过咱家,我在旁边给你买了点yào准备送上去呢。我还给你带了点吃的。”

“不用了,我就是昨晚喝酒有点难受,现在好多了,倒是你,喝的烂醉如泥的,你可要注意身体。”

“放心吧亲爱的,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嘛,这都不是事儿,你等着,我已经到楼下了,马上上去。”电话说到这里就挂断了,老周在旁边听着清楚,知道自己表侄已经到楼下之后,他吓得一下子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把裤衩给提了上去。

陈娇娇羞臊无比的看着老周,当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模样时,忍不住xìng感的唇角翘了起来。

“我先回卧室假装睡觉,估计他不会问我的。”老周有些慌乱的赶紧去了卧室。

陈娇娇坐在沙发上,把身上被老周揉的很乱的长袖T恤整理了一下,又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

这短短功夫就听着房门声响,下一刻张鹏提着塑料兜走了进来。

今天张鹏起来的也晚,耽误两个小时开车接活的时间,想着老婆陈娇娇早上喝酒肚子疼,肠胃又不舒服的,所以他中午找机会回了趟家,买了吃的还有yào给陈娇娇。

进来门,张鹏看到妻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只不过面色表情都怪的很。

陈娇娇哪里做过对不起张鹏的事情,这一刻心虚的她根本伪装不成平时的样子。

看着妻子面色潮红,心虚的不敢跟自己对视,而且妻子吃穿一件大T恤坐在那,打眼一看就是里边是真空的。

张鹏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有些怪的妻子,他惊疑不定的眼睛里,也带上了古怪的神色。

别看张鹏赚的钱不如陈娇娇多呢,陈娇娇衣着质量倒是很不错,老周拿起来的这双淡紫色的丝-袜薄如蝉翼,可是质感很舒服绵软。

老周隔着丝袜薄薄的一层薄纱,然后在用手来回动作的同时,这个美妙的丝袜带给老周异样的摩擦感是那么的新奇。

老周眯着眼睛,就坐在侄媳陈娇娇和表侄张鹏的床边,分开腿用手不断的快速动作。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老周bào发的时候,全身紧绷中,自己都忍不住从牙关紧咬的嘴里发出哼声。

自己坐在侄媳的床上,闻着陈娇娇特有的香味,还拿着她xìng感的丝袜紧紧裹住自己的东西,哪怕是自己弄,老周也感觉到了新奇美妙的感觉。

老周心里叹息,要是表侄张鹏不是意外回来,或许这些东西早已经深深bào发在了侄媳陈娇娇的身-体深处了。

听说今年他们准备要孩子,老周突然间又冒出个邪恶的念头来,一想到这里,老周bào发过的身-体又一次努力的想要昂头,因为肌ròu紧绷的关系,又挤出一些浑浊的水液。

老周松开手,见着手背上都沾上了自己的痕迹,把丝-袜从身上取下来,这时候老周有些头疼了,这样的话陈娇娇肯定就发现了自己下作的事情。

老周把沾满了他痕迹的丝-袜叠好放在了橱柜里,想了想之后他又对着丝-袜拍了几张照片,顺便还把自己带着余威的身-体也拍了两张,这才去把身-体清洗干净了。

穿好衣服,顺便把内-裤换掉,老周又把洗衣机的衣服晾好,这才回到自己的卧室里。

拿出手机来,找到了侄媳的微信号打开发送信息询问着:“娇娇,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过了几分钟,陈娇娇才给老周回了信息过来:“叔,问我回来干嘛?我在外边跟闺蜜逛街呢,晚点一起吃饭,估计会去会很晚。”

“不干嘛,就是想你了问问你。在刚才你走之后,我没忍住想要自己用手解决,可是今天跟你在一起接触过之后,我发现用手弄的时间好久。

于是我就没忍住想要让刺激更强烈一些,我就去了你房间,用你的丝袜裹在上边,然后用手弄出来了。

当时没忍住,可是娇娇,希望你能理解叔的苦,我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确实不容易,我想你不会生气的,是吗?”老周舒坦的躺在床上抽烟,一边幻想着脑子里各种各样的女人,一边给陈娇娇装模作样的发送了信息过去。

也不知道陈娇娇是闷搔对这一切默认,还是经历了中午在客厅里跟老公表叔的亲密举动,陈娇娇给老周回复的信息内容,看起来只是在抱怨居多,生气的成分不大。

“叔,你怎么能这样呢?咱们上午做的事情就不对,会被骂的,而且我还是你的侄媳fù,你怎么能偷看我的内衣和丝袜?

你还,你还用我的丝-袜做那种事情,太吓流了。”陈娇娇的信息在最后,还带上了一个愤怒的黄脸表情,看起来像是撒娇的成分多一些。

老周笑眯眯的把刚才拍的丝袜和自己身-体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xìng感的丝袜上,一大滩痕迹那么明显,充满了yù望的气息,而且挂在上边的量是那么多。

另一张是老周靠近了身体拍的特写,上边带着余威的势,黢黑油亮的东西,挂着黏糊糊的痕迹那么明显,上边道道青筋鼓起,充满了力量和威猛的感觉。

老周猜得出来侄媳的心里,肯定是犹豫的,身体很需要男人让她彻底满足的滋味,可是因为彼此关系,陈娇娇内心肯定会纠结。

所以在老周看来,陈娇娇只会对自己yù拒还迎,半推半就,可是不论老周跟陈娇娇说什么,或者发什么图片,陈娇娇最多就是说他两句,根本就不会真正的生气赶走他的。

老周那两张照片发送过去很久,一根烟都抽完了,侄媳陈娇娇的信息才姗姗来迟。

“叔,你太羞人了你,哪有你这样做表叔的啊,不但偷拿侄媳fù的丝袜玩帮自己弄出来,还,还把这样的照片拍下来给我看。

太羞耻了,刚才我没注意,打开来看一眼的时候,差点就被我闺蜜看到了,丢死人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