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处粘在一起分不开_美丽胴体欲仙欲死

要说这女人的心思啊,一般都是比较特别,尽管有些事情明明想着要去做,却还要绕一大圈子。


有句老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嘛,所以,女孩子的心思你别去猜。


刘江嘿嘿一笑:“这不是昨晚做了好梦嘛,所以可能有有些反应了。”


“是什么样的好梦呢”儿媳把手里的被单摊开,然后娇滴滴的喊了一声:“爸,你来帮帮人家好不好”


这一句人家弄得刘江几乎就要魂出体外,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出这些词的,但无一例外地都撩拨着人的心弦,光是一听上去就足以让人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还有那勾人的小眼神。


 文学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江的错觉,竟发现儿媳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溢着那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挑逗。


仅仅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人几度疯狂,更别说她那短裤下白花花的大长腿。


他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小年轻说的腿玩年是什么意思了。


“好嘞。”刘江应了一声,便和儿媳妇一起把床单拉开,然后晾晒上面。


“对了爸,你还没告诉我做了什么好梦呢。”儿媳隔着床单问道。


即便是被床单遮住她姣好的身子,但俏脸的脸庞仍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伸手过去轻轻捏住。


毫不怀疑,即使是轻轻一捏,估计这小脸蛋都能捏住水来。


刘江笑了笑,道:“我昨晚梦见你变成女骑士,骑在一匹烈马上驰聘疆场呢。”


“那后来那匹马被驯服了吗”儿媳跟着问道:“我变成女骑士和你说的什么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完全就是装的,要是刘江这都看不出来,那他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混了。


刘江嘿嘿一笑:“因为你变成了女骑士,所以我也跟着跑得一身都是汗。”


儿媳妇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不眨眼睛的那分明不是汗。”


“不是汗那是什么……”


“哼,不理你了。”儿媳妇提着空桶回到了屋里去。


恍惚之间,刘江仿佛又回到了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时候,要不是身材和体型不一样,他真的就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又摸出一支烟,在阳台上抽起来,隔着隔间的玻璃,刘江看到儿媳妇盘腿坐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样子让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狠狠怜惜

说实话,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儿子究竟是好运还是霉运。


说好运吧,他居然能娶到秦梅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来;说霉运吧,他才享受没多久就成了植物人,结果让老婆守了活寡!


刘江这么想着,已经没了嫉妒的心理,有的就是多年来一直压抑的可怕的欲望,简直就像是核弹一样。


把手里的烟头一丢,便起身返回屋里,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儿媳妇,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继续挑逗。


不过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你若是死乞白赖的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说不定还会觉得你这个人没品,还不如时不时的给她一点小惊喜。


可就在刘江准备回到房间里时,儿媳妇突然喊了一声:“爸,人家刚才拖地,胳膊好酸,你帮人家揉揉好不好”


看着这白皙玉藕一般的手臂,刘江心里暗道:别说是揉一下,就算是揉个十年八年的都行。


于是他笑着道:“你这么辛苦,我给你揉揉那是应该的。”


说着,就靠在她身边坐下来,她没有丝毫的扭捏,伸出白皙没有半点瑕疵的右手来。


刘江也没有丝毫的避嫌,捧着她白皙的右手,就像是拿住精美的瓷器,生怕大力一点都把这件完美的艺术品捏碎。


一边揉着,还一边问道:“力度还好吗”


“还好。”她轻轻点头,接着道:“爸,我听说你还会拉二胡呢,要不待会儿你拉一曲给我听听”


看着她的香唇一张一合的,刘江拼了命的抑制住,才没把她扑倒在沙发上,狠狠的亲吻她的香唇,揉捏这对傲人的双峰,再把她的衣裤褪去,好欣赏到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


刘江心里胡思乱想的,同时跟着点头道:“行啊,你想要听什么待会儿我给你拉一曲。”


没想到她忽而咯咯一笑,紧接着道:“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首曲子”


“什么曲子?”刘江霸气的笑道:“只要你能说得上来,我都能拉得出来。”


不是他吹,年轻的时候他一手二胡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只是后来不吃香了,这才转行做其它的。


“那你给我拉一曲十八摸好不好”秦梅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人家听说这曲子很好听,可是我却从来没听过!”


十八摸!


刘江脑袋里瞬间打起结来,这曲子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歌曲,要是让他拉,倒是能拉得出来,但他没想到她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的。


下意识的朝她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她那带着狡黠的眼神,瞬间明白是这个小妮子在逗自己呢。


刘江当即恶作剧心里作祟,忍不住腾出手在她的腋下轻轻挠了几下:“原来是逗我,你呀你,心思什么时候那么坏了”


尽管只是被他这么轻轻一挠,秦梅却也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太敏感了,居然还缩成了一团,稍微挣扎几下,身子不偏不倚的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江浑身的肌肉不禁都绷紧起来,不断短暂的愣神之后,便顺势把她搂紧怀里来。


感受怀里这美人的娇躯,以及扑鼻而来的体香,刘江胯下的大兄弟瞬间就贲张,在他的裤裆里顶得无比难受。


秦梅大概也感受到身下这突然的变故,竟娇声轻吟一声,明知故问的道:“爸,你这是什么东西顶得人家好难受呢。”


刘江嘿嘿一笑:“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宝贝,一般人想见都见不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