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孤独的灵魂,异乡想和你喝酒

  1.

  想和你喝酒

  闺蜜老四在西班牙旅游,今早起来看见她半夜留言说:深夜异乡喝酒,想你。

  勾起了我将喝酒话题再写一写的冲动。

  酒逢知己千杯少,说的就是我和老四这种。

 文学

  老四不喝白酒,爱喝鸡尾酒和葡萄酒,还有她自己泡的酒。

  和她喝酒,很是好玩。吃饭的时候,她从包里掏出一瓶两瓶酒,眼睛扑闪着亮晶晶地看向我,脸上都是笑的时候,已经开启我们喝嗨的前奏。

  我还在杭州,我们四个闺蜜聚会相对容易时,喝酒纯粹是添加欢乐序曲的。

  离开杭州后,每一次我们相聚,心中都有了一份地域隔开的难得,和必然要分离的不舍。我们喝酒就很容易,从喝嗨到喝醉。就像小孩子,好像这样时光就可以停留,醉了就不用说再见。

  说的喝醉,主要是我和老四醉。老二不能喝酒,最多一杯。老三理智得这一辈子还没醉过。这让我和老四更是醉得没有顾虑,反正有她俩善后。

  我来长沙,断断续续也遇见一些可爱的人,在某些兴趣点上相投,大家也经常一起聚会,聚会时也喝酒,但终究是要保持一份得体,喝到小飘飘然时大家自动就会停下。

  在另一个人面前能放松地喝醉,醉后放肆地哭喊流泪,是我和老四的亲密。

  忽然很想找个酒店住下,带上自己卤的牛肉和鸡爪子,再加一盘辣萝卜干,和老四喝酒,天昏地暗泪流成河都不管那种。

  2

  孤独地喝酒

  一个人在异乡打拼的日子,我在马桶边放着唐诗三百首,床边放着卡耐基和宋词。晚读宋词找虐,早诵卡耐基励志。用分裂的行为撑住一个分裂的自己。

  于是就有许多晚上自斟自饮的时刻。

  独坐阳台,看残月当空,故土千里之外,我自己离开时就挖断了那条归乡的路。

  斜风细雨,测测轻寒,知道所有的艰辛都要自己面对,脸上的风霜只有自己舔干擦净。

  昏黄的路灯一盏盏悬挂的都是我的孤独,翻腾的海浪中我如浮萍沉沉浮浮。

  唯一可靠的温暖,是握着酒杯的温度。还有酒入喉咙燃烧的烈度。

  那个时候,我大口喝最烈的威士忌,不兑冰的那种。

  酒入愁肠,没有离人泪,有的只是借酒温暖后的沉睡,还有天亮时对着镜子给自己打气的坚强。

  一个在异乡闯荡的女孩,要在如狼似虎的丛林中谋生,孤独是保护自己的壁垒,而烈酒,是陪着孤独唯一的温柔。

 文学

  3

  享受喝酒

  结婚怀孕生孩子,自然就不能喝酒。

  女儿出生后,一个新生命的到来,足以推倒之前所有的秩序。我几乎忘了喝酒这件事。

  到女儿稍大一点,偶尔我和先生两个人跑出去吃饭透透气,这个时候我们开始喝红酒。

  家不远有家北京烤鸭店,环境很安静,是我们那段时间的二人世界,方便女儿有情况最快赶回。一瓶红酒,两个人分喝,居然会微醺微醉。

  之前喝酒不红脸的我,开始上脸。传说一起生活的夫妻,时间久了,会越长越像。没想到,他沾酒脸红也传染给了我。

  两个人举杯,两双眼睛也碰杯,一小口一小口红酒喝下去,轻松愉悦甜蜜。

  喝酒的新境界,由此开启。安心的好日子,由此展开。

  孤独的灵魂,终于找到停歇地,酒是爱恋,酒是欢喜,酒是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