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顶着她每走一步|嗯啊~好痛,学长,教室

李梅竟然一下子喷了出来,让李大牛那儿都湿透了,不过李大牛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继续自己的动作,随着自己动作的频率加快,李梅又一次沦陷。

在即将要火山爆发的时候,李大牛忽然不动了。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将那些东西留在李梅身体里,毕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到时候她要是怀上孩子了的话可就麻烦了,至少大壮不会轻易放了自己。

想来想去,李大牛还是觉得需要保守起见。

“梅姐,我尿急了,要尿尿。”李大牛连忙说道。

 文学

李梅现在已经化身为坐地吸土的状态,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再次攀登高峰,这时候怎么能容忍李大牛停止工作,她抓住李大牛的手臂说道:“那你就尿吧,姐不怪你,快!”

其实李大牛也快控制不住了。

听到李梅这句话之后,李大牛再也人不知体内的火焰,火山一下子就爆发了!

李大牛喉咙里发出声嘶吼!

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李梅虚弱地躺在床上,如同一滩烂泥般,脸上也露出了小女孩才有的媚态,她眼中带着幸福与满足之色看向李大牛。

可惜了,大牛不是自己老公。

大壮那个废物哪有大牛这么给力?

想到这里,李梅心中患得患失,李大牛不经意间看了眼时间,而后说道:“梅姐,是不是快到中午时间了,要是大壮哥回来了的话可怎么解释啊?”

李梅打了个激灵。

不知不觉,一个早上的时间都蹉跎在了床铺上,真是罪过。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煮饭,李梅也担心大壮会在这时候回来,她连忙穿上衣服后也帮李大牛穿好衣服,道:“大牛,咱们的事情不许和外人说,就连你娘问起也不成。”

李大牛心中乐了,不过他也不会说出去的。

“梅姐,刚才咱们在干啥,我感觉很舒服,很爽。”李大牛傻呵呵地问道。

李梅还在收拾床铺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颊也不禁微红,道:“你还不懂,等你以后知道了,日后你要想来找姐的话,一定要急得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李大牛点了点头,两人也都收拾完毕。

李梅重新拉起了卷闸门,松了口气,看来大壮还没有回来,再次看向李大牛的时候李梅心神荡漾,直到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李大牛实在是太厉害了,到现在她走路还有些颤颤巍巍的,在发软。

“行了,你回去吧。”

李大牛点点头,正要离开的时候迎面竟然看到了干活回来的大壮。

他十分心虚,毕竟刚才还在和人家媳妇翻云覆雨呢,要是让大壮知道的话肯定要打死自己,他索性假装没看到大壮似的,想要直接离开这里。

大壮这几天心情郁闷,看到李大牛就来气。

他居然还敢在自己家门口晃荡,活腻了不成?

“你这个臭瞎子,给我站住!”

李大牛身子一僵。

难道说有人给大壮通风报信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大壮指不定要将自己打死!

就连站在小卖部门口的李梅都有些心虚,她不敢直视大壮的眼睛,心中也有些后悔刚才一时冲动竟然和瞎子搞在了一起,可是木已成舟,后悔也没用。

李大牛知道这时候不能露出马脚,便站定在原地,道:“大壮?”

大壮扛着锄头拦住李大牛的去路,而后沉声说道:“上次李富贵的那件事情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要不然的话李富贵怎么可能被人带走,我看就是你害的!”

“大壮,你在瞎说什么呢,你还敢提李富贵?”李梅说道。

现在村里人都视李富贵为过街老鼠,大壮这个狗腿子也因此遭到了不少白眼,尤其是在李富贵倒台之后,不少曾经被大壮欺负过的人都开始不给大壮好脸色看。

李梅不提的话还好,一提这件事情大壮就来气。

他指了指李大牛,怒骂道:“要不是因为这个瞎子的话,李富贵也不会那么惨!”

“主任他真是瞎了眼了居然饶了你们,早知道那时候一棍子将你们家全都打死就好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后面这么多事情,真是老天无眼!”

大壮嘴里骂咧咧,认为是李大牛坏了他的好日子。

以至于现在他看到李大牛就来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气。

李大牛脸色变了又变,幸好的是大壮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事情真相,要不然的话自己就死定了。

“大壮,现在李富贵都已经被带走了,难道你还不知道谁对谁错吗,以后你要是继续跟在李富贵身后的话,小心村里人把你们一家人都逐出村子。”李大牛说道。

而且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大壮愣了愣,也有些后怕。

反应过来之后,大壮恼怒不已,李大牛就是个瞎子而已,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妈了个巴子,我怎么做难道还要经过你同意不成,你特娘的又不是我老子,赶紧给老子滚,滚远点。”大壮推搡了把李大牛,李大牛后退两步。

不过他终究是松了口气。

只要大壮没发现这件事情就好。

李大牛正要转身离开,大壮忽然看到媳妇儿李梅的脖子那儿居然红了一块,当即就联想到了不好的事情,尤其是这个瞎子还正好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他一下子就来火气了。

大壮二话不说将李大牛推到在地上。

李大牛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大壮对自己拳打脚踢。

怎么回事?

难道被大壮发现了?

李大牛抬头,看到李梅脖子上那块红色印记的时候就明白了过来,心中慌张之下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到了那时候就是喊村里人过来也是自己吃亏。

因为这是犯了大忌讳。

李梅见状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当即就上去拦住大壮:“你是不是发疯了,人家好端端地你怎么能打大牛,你还欺负人家是个瞎子,真不是个人!”

“好你个贱人,还在为李大牛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