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烫别尿在里面啊双性|粉嫩吞吐紫黑粗大

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好饿。”

 文学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


“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


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


“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


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

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你快走!”

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

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

“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

“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

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张继秦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