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似乎现在逛华南的植物园并不算是特别好的季节,我本是对姜园和兰园比较有兴趣,因为在广州这样的热带地区,但是去了以后稍微有些失望。不好的话就咽下去了。说个离奇的事,植物园里头的木兰园,那里面有个墓,看规格好像很高,就走近想去看一下,但是总有一种不让我靠近的气场,磨叽了不到一分钟时间,我就离开了,然后开始打喷嚏,然后鼻涕哗啦啦。


下面是我拍的一些照片,第一次来华南植物园,没有那么细致观察,就简单半日游。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大王椰子主干,靠近地面处

很多根从树皮里头挤出来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猫尾草,还未盛开的时候,很像猫尾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每次到热带地区就会见到米老鼠树

也就是桂叶黄梅,不过没几朵花

不像我上次在越南看到的,开满了金黄色的花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菠萝,俗称凤梨,或者说凤梨,俗称菠萝

前段时间卖过一次高雄凤梨,我切了它的头种

现在长的也很好

我还有一个种了好几年的菠萝头

长的很慢,当然也一直没结菠萝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紫花山奈,姜科植物

我还以为是落花在叶子上,抬头看也没有别的树

所以,只能是它自己的花了

它的叶子几乎贴着地长,看上去没有茎

据说,蒸菜的时候,常用它的叶子来垫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黄花羊蹄甲,它的花最不像我们所常见的羊蹄甲

比如你对照一下香港的紫荆花

对照一下红花羊蹄甲,粉花羊蹄甲什么的

黄花羊蹄甲真的很特别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黄花羊蹄甲初开的时候是蛋黄色

而且花就这样不再打开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花开几日之后,又合上,逐渐转变到紫色

我还怀疑,会不会是先紫色再变黄

看了很久,觉得,应该是先黄色再变紫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不管花如何,它的叶子一看就是羊蹄甲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马鞭草科的龙吐珠,这几个长的不怎么好看

不是我拍的不好,就是长的不好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整个姜园,我就好像只看到了闭鞘姜

长的高,又正在开花

感觉应该是种了很多姜科植物,就是没怎么看到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是谁的叶子我忘了,就觉得它卷的真好

还有三颗水珠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芭蕉花,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红纸扇,目前华南植物园主打

还有别的颜色的纸扇的,但是没看到几个

看到的也长的不够好看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狗牙花,终于补充了几张狗牙花的照片

狗牙花以前写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狗牙花

说叶子被狗咬过的样子,这应该不是答案

恍惚还以为是重瓣的栀子,但是它没有什么香味


我只是靠近了一会,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不停流鼻涕

最后插播一道菜

朋友请我吃饭,因为我不吃伞形科植物

但被误传成了不吃十字花科

不吃十字花科的蔬菜我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于是,朋友给我点了这道椴树科植物的蔬菜

这是我人生旅途中第一次吃椴树科

如果不算椴树蜂蜜的话

你猜这是什么菜,吃起来其实有点苋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