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月是什么动作|很黄很污小短文

陆寒时把支票撕下来,递到她面前,一眼就见到她的神情,不禁愣了下,然后勾着唇,故做满不在乎地道:“诶诶诶,苏老师,这样就感动了吗?其实我这个人,不介意你以身相许的,你要不然考虑一下?”


以身相许?1苏黎惊讶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呵!”陆寒时一笑,掩去眼中的深意,把支票本与笔收起来,睨了她一眼,“逗你的,也信?”


好吧,苏黎这才顾得合上嘴巴,接过支票,心里一下子百感交集的,然后慎重地对陆寒时保证道:“谢谢陆先生,这钱我到时一定会还给你的,请陆先生放心。”

 文学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陆寒时耸耸肩笑了笑,“不然亲一个当报答也行。”


说着果真把脸凑过来,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一下。


苏黎一顿,僵住了。


陆寒时瞥见她那副小媳妇受了委屈般的可怜表情,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轻咳了一声,又说道,“这次也是逗你的。”


可是谁知道,苏黎突然倾过身来,在陆寒时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落下一个吻。


她的吻,卷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这下换陆寒时愣住了。


苏黎的脸涨得通红,显然做出这个动作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勇气。“我知道你帮我是有目的性,但你比那些嘴上说着要帮我,背地里却在算计我的人好多了。下……下不为例!“


说完,苏黎便直接打开车门出去了,她踉跄了一下,一路小跑,直到确定陆寒时看不见他才停下来喘气。


那天晚上,苏黎做了一个噩梦,她完全没想到陆寒时会就这样直接闯入她的梦境。


大概是那个轻描淡写的吻,在她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又是在那个酒店,那张无法忽视的偌大的床榻之上。


“陆先生,我敬你一杯!”酒店房间里,苏黎给自己与陆寒时的杯子倒满了酒,端着酒杯,微微笑着道。


“好。”陆寒时看着她,依言端起酒杯来,与她对碰了一下。


只是陆寒时才抿了一下,就见苏黎直接仰起头,竟把整杯酒,一口闷了。


不由得一愣,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由得轻笑起来。


带点责备,陆寒时不免沉着声音道:“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喝那么急干什么?我又不是非要你喝。”


“不,必须的,因为这是我的诚意。”苏黎执意地说道。


陆寒时双眉一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心想着仅止一次就好。


却见苏黎又拿起了酒瓶,不由得心下一沉,忙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不悦道:“苏黎,够了。”


“敬酒不敬够三杯,那怎么算诚意呢!”苏黎却抬眼,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从陆寒时的角度看去,只觉得她刚刚那个抬眼,眉梢轻挑,带笑的眉眼竟然染着几分柔媚,成功地撩拔了陆寒时的心弦,只觉得像有只猫爪从心里面挠过,酥酥痒痒的,不由得暗抽口气。


一时没注意,酒杯就被苏黎抽走了,很快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她端着酒杯,也不等陆寒时,自行在他的杯沿上磕了一下,仰头,一杯酒眨眼间又见了底。


不知是否喝得有些猛,有些酒从她嘴角溢出来,顺着细滑的下巴,滑过修长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汇入那条神秘的深沟中。


陆寒时双眼差点瞪直了,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下,陡然抬手,一把将苏黎接到怀里。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点沙哑的性感,低低道:“说了不许再喝了,你没听明白?”


突然跌进他怀里,苏黎立即紧张了起来,再听他的声音,刚刚喝酒时的从容,顿时一消而散。


她想自己是听明白他的意思的,因为他们的第一次,就是因为她喝多了,莫名被下药,才稀里糊涂地发生那些事,现在想来,不禁老脸一红,微微点了点头,想从他怀里起来。


然而她脑子激灵一下,忽然又想到了借钱的事情,不由得又僵住了动作,迷茫地抬起眼看向他。


却清楚地感觉到陆寒时的身子一僵,渐渐地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臀部,他的眸色也越幽沉起来,一眨不眨地紧着自己。


此情此景,苏黎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没醉,意识清醒得很,知道自己来此的目的,脸色白了白,咬起牙,索性不再想,抬起手,轻轻地覆在他温热的胸膛上。


她大着胆子,手一路往上抚,摸到他的耳垂,指尖轻轻地拨弄一下,能明显地感觉到陆寒时身上的战粟感。


突然她像得到了鼓励一般,另一只手也抬起来,攀上他的脖颈,半闭着双眼,不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仰起头,轻轻地覆上那张性感的薄唇上。


陆寒时:“……”


他脑子出现刹那的空白,完全没想过苏黎竟然会自动吻上来,一时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随后感觉到苏黎那双柔软的唇动了动,一股微凉感轻轻地扫过自己的唇边,湿湿软软的,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苏黎的舌尖在舔自己。


微微地睁大了眼,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精致而小巧的面容,半眯着的双眼,长睫轻颤,鼻息轻轻地拂在自己的鼻尖上,加上她青涩而笨掘的吻技,酥酥麻麻的感觉,只令陆寒时感觉下身胀得难爱,不由得深吸口气,猛地一把抱着她站了起来。


直接把她放在桌面上,大手反扣住苏黎的后脑勺,把这个吻加深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黎只感自己快要窒息了,气喘不已的,陆寒时才将唇移开,转到她耳边,改而轻轻地舔着她的耳垂,像她刚刚撩拔自己那样,直到成功地感觉到她的战粟感,才满意地停下来,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道:“记住了,是你先撩我的。”


“嗯?”苏黎喘着气低应了一声,但这声音听在陆寒时的耳中,只觉得更性感的。


不由得侧头低骂了一句,再回头时又是新一轮攻城略地,瞬间,整个房间的气温高升,暧昧的声息莹绕着整个房间。


陆寒时赤身裸体的对着她,昏黄的灯光下,是他健美的肌肉线条,一看就是生活很自律,经常运动,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健壮有力,完美得就像是一尊雕塑。


而让人无法忽视的是,他胯间那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粗长坚硬,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其实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苏黎拍了拍脸颊,天呐,脑袋瓜里装着的都是些什么,不可以再想了!像陆寒时那种有钱公子哥,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算对你一时感兴趣,也仅仅是想上你。这种喜欢,保质期短,她绝对不可以动心。


今天是苏晋动手术的时间,苏黎没再回想梦境里的细节,便匆匆出门了。


手术准时进行着,苏黎一个人站在手术室外,看着门前那盏高亮着的红灯,不由得抱紧双手在胸前,闭眼默默地祈祷起来。


上天带走了她太多的东西了,只愿这次老天爷能开眼,可怜可怜她,让弟弟顺利地度过这个难关。


也许老天爷还真听到了,几个小时过去后,当医生一脸疲惫地从手术室里出来,告诉她手术很成功后,她几乎激动地立即就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苏黎每天都奔波在学校、公司与医院三点一线之间,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但弟弟的病情确认已经稳定下来后,就算再忙,她也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苏黎心里不禁对陆寒时的感激日益渐盛起来,她原本以为,陆寒时给她这么大的人情,肯定会有所企图。但苏黎没想到的是,这段时间就再也没见过他了,陆寒时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觉得还是找个时间去找人家道谢,好歹人家是真的帮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


还是上次那个秘书接听的,可是她却告诉苏黎陆寒时并不在公司,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她,会帮她转告。


相同的台词,不知这是否是秘书的口头禅。


秘书说约陆总得提前预约,且他最近一个月的行程都排满了,预约时间得排到下个月。


苏黎只得委婉地说谢谢,忙挂了电话。


既然约不到人,那只能另想他法了,正好这时上课预备铃响了,是她的课,于是拿起乐谱往音乐室去。


远远地看到五(3)班的同学踏着铃声往音乐室里赶,苏黎摇摇头,无奈地站在门外,等他们都进去了才进。


可谁知她刚说完准备上课,门外又走进了一位男生,个子高高的,看着比同龄年都高,双手插在校服裤兜里,走进来的样子要多拽就有多拽,看得苏黎老想上前把他松松垮垮的领带给束紧,再让他好好走路。


于是苏黎就叫住了他,“陆羽,你怎么又迟到了?你的书呢?”


没错,此位姗姗来迟的男生,正是陆寒时的弟弟陆羽,只见他停住脚步,看了苏黎一眼,手依然插在裤兜里,只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道:“不知道,我没看到?”


“你没看到不会找一下吗?”苏黎声音微微提高了些,但因为太过甜美,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十足的威严。


陆羽这下倒是乖巧,立即应了一声,“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苏黎吸口气,果然是陆寒时的弟弟,痞里痞气的模样实在太像了,她只得摆摆手道:“那快到你自己的位置站好。今天是合唱课,是为一个月后学校举行的晚会表演作准备的,大家都认真点,明白吗?”


一阵异口同声的应答声响起,苏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扫了一眼还在慢吞吞走过去的陆羽,稍微放心,她转身把乐谱放在钢琴上。


“那么同学们,我们首先来听一遍这首歌的曲子。”苏黎坐在钢琴前,回头又看了同学们一眼。


她盯着合唱团后面的位置,克制着语气喊了一声:“陆羽,站好,不要总是乱动影响到同学上课。”


既然是合唱团,一班同学自然是要站在阶梯台上的,陆羽个子高,他本应站在最后一排,但此时他偏不,就懒懒地坐在上面,还把腿伸长了,手肘靠在身后,反正没一点学生端庄的样子,要是教导主任经过看见了,肯定会揪着他当着全校念检讨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