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做了下去|从头污到尾的章节

 “亲爱的,你可真坏呢,人家帮你,你断人家前程。”

    “没办法,谁让陈升这小子傻呢,明摆着的事,他跟我老婆偷情被戳破,我跟我老婆离婚,然后我又留他在身边,那算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有问题,哪个男人心那么大,下属跟自己老婆偷情,还留着下属的?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蠢,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脑子都还一点长进都没有。”

    “……”

    地下停车场。

    我坐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奔驰E300的方向盘久久无语,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什么时候从公司下来,坐在车里多久了也不知道。

    脑子里一直回荡的都是王雅兰跟张总的对话。

    本来我以为王雅兰跟张总在一起,王雅兰是那只偷到鸡的狐狸精,想不到原来张总也是一直披着羊皮的狼。

    他们两个谁沾谁便宜还不好说。

    一个图对方钱,另一个图对方年轻漂亮,道行都差不多深。

 文学

    敢情这里面只有我一个傻逼,亏我掏心掏肺的,以为张总对我多么好,这时候,我才领悟到,这社会人与人之间都是戴着面具相处的,太假了,表面上跟你是在笑,称兄道弟,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想着挖坑给你跳呢。

    就在我坐车里自嘲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张总的电话,想了想,我接通了电话。

    “你来公司了吗?”张总在电话里问道。

    “来了,现在下班高峰期,有点堵车,马上就到,嘀嘀嘀。”说着我还按了几下喇叭,奔驰中控上显示时间三点四十五,这个时间点路上堵车也是正常的。

    “嗯,到了的话不用上来,在停车场等我,我带雅兰去印象城母婴店看一下婴儿床。”

    “好的张总。”

    ……

    狗男女,还挺积极的,怀孕才三四个月就要去看婴儿床了。

    挂掉电话,我嘴里不忿的骂了一句,现在我算是看透张建刚这孙子了,套路深的很,不是我运气好听到他跟王雅兰的对话,我能被他给玩死。

    又等了五分钟。

    我下车,把驾驶座旁边地上的零散烟头踢的远远的,然后微信给张总发了个消息,说我已经在停车场了。

    没多久,我就在负一层电梯出口看到了张总和王雅兰的身影。

    王雅兰刚上车就遮住了鼻子,不满的说:“陈升,你在车上抽了多少烟啊,烟味这么重。”

    我心里一惊,刚才光注意到地上的烟头了,没想到车里烟味的事情,平常的时候,我都不在车里抽烟的,都是下车抽,只是刚才心情真的不好,这才坐在车里左一根,又一根。

    “对,对不起,我刚才路上堵车,堵的心烦就抽了两根烟。”我佯装慌张的道歉。

    “没多大点事,下次注意就是了,要不是雅兰怀孕闻不了烟味,你随便抽好了,我的车就是你的车,我们两之间用不着那么讲究。”张总毫不在意的摆手,示意没事,如果不是我听见了他和王雅兰的对话,我能当真,感动哭。

    王雅兰见张总说话,也就没说什么,小鸟依人的坐在张总旁边,跟他说着必须这一两个月要跟林美娇离婚,不然的话,她显肚子就穿不了婚纱了,娘家人会说闲话。

    张总自然无不点头。

    我在前面老老实实的开车,心里心思活动开,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要想让我死,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这两天张总为了和王雅兰在一起,借口去了扬州出差,把我留了下来,名义是老板娘脚扭伤不方便,要方便她随时用车,暗地里对我偷偷嘱咐,说他这两天不在家,家里就我和老板娘一男一女,让我把握好机会,和老板娘突破关系,还说什么女人是感性动物,冲动的很,当初他也是这样把老板娘弄上床的。

    我表面上应声说我一定把握好机会,其实心里MMB,老子要真跟老板娘上床了,我的工作也就到头了。

    所以,我非但没有故意跟老板娘套近乎,反而有点躲着老板娘,这两天,我除了上厕所,基本上不出房间。

    晚上,我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做才能够在夹缝中谁也不得罪的生存。

    听张总的话勾引老板娘吧,不成功还好,成功了,死路一条,他跟老板娘离婚,跟王雅兰逍遥快活,顺势把我一脚踢开。

    把事情挑破告诉老板娘的话,也不行,她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把我留在身边,结果可能就是她跟张总撕破脸离婚,她不好过,张总公司的事业也别想好过。

    也就是说,最好的做法就是磨洋工,表面上答应老板尽力勾引老板娘,然后说老板娘对自己完全不来电,毕竟老板也不可能去问老板娘这种事情,这样的话,我还可以继续做张总的司机。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经历过前两天张总和王雅兰的对话之后,我很没有安全感。

    司机,真的就只是司机。

    张总要不想带我玩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还是得被打回原形,一个破当兵退伍的,没钱没势,更没奔驰这样的豪车,有的也只是这两年卡里攒下的几万块钱,可是这几万块钱又能有什么用?

    越想越烦,我拿出手机开始发朋友圈。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编辑完消息,我就发送了朋友圈,老规矩,屏蔽了张总和王雅兰等几个人,以免他们联想到什么。

    滴。

    刚发完不久,微信就响了起来,是李萍的消息,很温和,很暖心:怎么了,我看你这两天好像有心事。

    我回道:是有点烦,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在上夜班,现在不忙,可以玩一会手机。”李萍回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说,说出来说不定就舒服点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我当然不可能跟她说这些,跟在张总后面两年,我多少还是学会了点道理,这个社会,诉苦什么的,完全没什么卵用的,天该塌下来还是会塌下来。

    所以我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上夜班啊,夜班多辛苦。”

    “总要赚钱啊,还有几个月都快过年了,我要上班了,下次聊。”李萍有点无奈意味的回道。

    “嗯,好的。”

    我回了一句,没有继续追问。

    李萍的事情我多少从徐海洋他们那里听过一点,李萍家里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就辍学出去打工了,没几年回来相亲结婚,男人是隔壁村子的,好像很懒,还爱赌钱,这几年来家里的开支基本上都是李萍打工挣的钱。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家也好不到哪去,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也没什么能力,相亲相了几次都被对方拒绝了,唯一一个女的谈了几个月,过年回来打算定亲的时候又黄了,嫌弃我家穷,所以我一气之下跑去当兵了。

    两年义务兵退伍后就碰到了张总,一直到现在。

    本以为张总对我不错,我就好好跟在他后面当一个司机就行了,结果没想到张总却打算把我一脚踢开。

    张建刚这狗比,套路是真的深啊。

    想想,我还是觉得不爽,害得我这两天晚上都有点睡不着。

    咚咚咚。

    就在我忿忿不平的时候,门被敲响了,紧接着老板娘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陈升,你睡了吗 ?”

    “没睡。”虽然我不想应,但是不得不应,毕竟在人家家里。

    “我可以进来吗?”

    我回道:“可以,门没锁。”

    老板娘打开门,并没有进来,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有些难为情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看了个鬼片,一个人有点害怕。”

    她洗过澡了,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睡裙,胸前巍巍耸立,形成两抹弧形,一看就是没有戴文胸。

    睡裙下,两条大长腿光溜溜的,笔直修长,闪烁着嫩滑的光泽。

    灯光有点暗。

    老板娘往我门口一站,穿着睡裙的样子,简直是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和魅力,如果不是她前两天突然脸色变冷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如果不是发现张总要我勾引她后就让我滚蛋的意图,我不知道怎么样贴着她呢。

    妲己虽好。

    但是,但是烫手啊。

    我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男人的本能,不去看老板娘真空的上身以及她光溜溜的大腿,以免自己一看就上瘾控制不住,我随口应付道:“没事,我房间离你房间也不远,你有什么事情叫一声就好了。”

    老板娘听我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转身走,后又咬了下嘴唇,直接走了进来。

    离床边就半米远。

    刚洗过澡带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我又没开灯,她站在我面前影影绰绰的,低头就可以看到她光滑修长的大腿。

    那感觉,就好像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把她拉过来,压在我的身上。

    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但我还是忍住了,不露声色的抬起头看着老板娘。

    气氛有些尴尬。

    老板娘明显就是找我有事,她见我不说话,便找话题:“陈升啊,前天谢谢你啊,特意从公司赶回来给我煮面条,不然我脚没办法走路,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老板娘站在我的面前,沐浴露和体香一直往我鼻子里钻,眼睛怎么避让,看的都是她大腿,真的很要命,得亏我是盖着被子,不然的话,又要出洋相了,她肯定看的到我又顶帐篷了。

    “没有,我张总的司机,我照顾老板娘不是应该的嘛。”

    我生硬的说着,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会惹老板娘生气,但我想的就是她走,这种站你面前诱惑你,不给你吃,最折磨人了,你要忍不住伸个爪子,她说不定拿刀剁你爪子,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你怎么思想那么不纯洁?

    那估计,我又得自闭了。

    不过,令我浑身一激灵的是老板娘非但没有气走,反而手摸着床边坐了下来。

   “陈升,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老板娘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这两天我一直躲着她,说话也有点冷淡,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而冷淡的最开始,就是前天没忍住在被子下用手解决身体需要被发现,情急之下发了脾气的那次。

    虽然事先也想过主动开口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

    但是林美娇终究是没好意思开口,毕竟自己是一个女人,还是结了婚的女人,做那种事情被自己老公的下属撞见,实在太难为情了。

    而,而且还是以他作为幻想对象……

    我见老板娘道歉,有些意外,本想说算了的,但是由于这两天的事情实在是太烦心,话到了嘴边也就变了味。

    “没有,我一个司机,怎么会生老板娘的气呢?”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心里有气是没错,这么说话不是得罪人吗?

    看来自己养气的功夫还是不到家,做不到笑面虎的那种程度。

    我暗暗反思,以后说话一定要注意,不过好在,老板娘并没有气的起身就走,反而是有些叹气的说道:“陈升,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生活上挺不保守的一个女人?”

    “绝对没有,老板娘你想多了。”我立马否认。

    “你不要哄我了,我知道,说起来也挺丢人的,一连两次做那种羞人的事情都被你给撞见了。”

    老板娘看着我,眼神有难堪,有委屈:“但我也是个女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要,我有时候是会觉得空虚,但是至少我没有跟别的男人那样啊。”

    我没说话,心里却不以为然,你没跟别的男人那样,那天中午在房间,怎么用脚故意碰我的下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