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咽珍珠绳子陷入花缝 射的 太快 痛痛太好痛

傅戚回到家已经是深夜,这两年他为了快速的把公司打拼起来,经常都是熬夜到两三点才回来。他想要缩短跟妮妮的距离,想要等自己变得优秀的时候再出现。所以这几年给自己的难度很强,加上压力,基本也睡不着。

  他回到了自己买的一栋小公寓里面,他看着黑白布局的小公寓,陷入了无边的落寞。

  他买的这套小公寓,还是贷款买的。

  相反关妮妮,她现在住的那套豪宅,早就在几年前她爸妈给她买的,现在按照市价升值的分数,已经值上千万了。

  他发现,他怎么努力,都追不上的。

  他进去卧室把衣服脱下,手上的这个橡皮筋也解下。

  这五年他特别爱护自己的这个橡皮筋,从关妮妮给他戴上这个橡皮筋之后就没有拆下来过,除了洗澡碰水会拆,所以现在还保存的特别好。

  他在监狱的那几年,都是靠这个支撑的。

 文学

  他进去洗了澡出来,看着床头柜上他跟妮妮两个人拍的照片。

  他把照片打下。

  照片里是两个人穿着校服的照片,两个人拍毕业照的时候,关妮妮拿来了相机,让同学们帮他们两个拍了一张,趁着拍照的时候偷亲了他的脸,照片定格在这里。

  在那个时候,他还在憧憬着,跟妮妮上同一个大学,他第二志愿是妮妮的分数能到的学校,如果妮妮考差了,他就陪她上比较低一档的大学。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种事情,他跟妮妮,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现在已经结婚了,过起小两口的生活。

  这么想着他讽刺的笑了一声,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他吸了吸鼻子,忍住了要哭的冲动。

他收拾着衣服,在西装口袋上面掏出来了一条内裤,是关妮妮中午的时候塞到他这里的。

他想到中午那个香艳的场景,滚动了一下喉结。

  没有忍住,把这个内裤放到了鼻子上闻了一下,是关妮妮的味道。

  这股味道能让他着迷。

   关妮妮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发愤图强了。

  以前的她肯定每天都睡到下午两三点才起来,然后再浑浑噩噩的刷剧,吃外卖一天就度过了。

  但是最近天天都想去上班,无非也是因为睡不着,老是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所以每天都准时打卡上班了,今天去上班的时候刚好看到傅戚的老婆来了。

  她亲自来婚纱店取照片,上次说不用修改他们店铺就直接把他们之前拍的那个婚纱照给洗下来了,就等着他们来拿。

  现在余飞絮来拿,看了一下婚纱照,觉得不错的点头:“可以,这个婚纱照我很满意,你们店铺技术不错,我已经把尾款付给你们了,我就先走了。”

  余飞絮把婚纱照提着走,关妮妮看他一个女孩子提着这么吃重的婚纱照,这婚纱照裱了相框是送的,特别大,她赶紧的过去帮她扶着:“我帮你吧。”

  余飞絮说了句谢谢,两个人提着把这婚纱照拿了出去,放到了余飞絮的车上。

  余飞絮又说了句谢谢。

  关妮妮回了不客气,但是看着这副驾驶上面的婚纱照,关妮妮笑着问她:“今天可是周末,你老公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

  余飞絮关上了车门,同样笑着回她:“你误会了,跟我一起拍婚纱照的,不是我老公,他是我表弟而已。”

  关妮妮:“???”

  关妮妮彻底的风中凌乱了,并没有明白过来这女的是什么意思?

  余飞絮解释完这么一句上了车离开,关妮妮还想问的,结果,人走了。

  她……特么,不能再问多一下再走吗?

  关妮妮感觉自己现在脑袋晃得严重,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傅戚……不是她老公,是她表弟??

  所以他们两个没有结婚。

  不对呀,不是真的要结婚的话,那怎么可能会这么搞。

  这是拍婚纱照啊!

  ……

 关妮妮回到婚纱店里面一直心事重重的,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女人跟她说的话。

  傅戚不是我老公,他只是我表弟,不是她老公,只是她的表弟吗?

  “啊啊啊啊!”关妮妮觉得自己要疯掉了脑海里头徘徊这句话来来回回的起码有上百遍了,气得她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倒在桌子上趴下。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她老公是她的表弟,也就是说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结婚,而且也不是未婚夫妻关系。

  傅戚……其实还是单身吗???

  是这个意思吗?

  就是她误会了??

  关妮妮越想越觉得脑袋膨胀,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关键是现在还不能刨根问底的问清楚。

  没人给她问。

  店里的这些员工肯定都不知道,毕竟小玉还在磕cp呢,一直觉得他们两个特别恩爱。

  她难道要去问傅戚?

  她正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打开了手机微信,可是转眼一想,她都已经把他给拉黑了,现在躺在黑名单里面,怎么可能给他发的了信息?

  如果直接发短信的话,好像也不太对,毕竟……她之前这么怼人的跟傅戚说以后不准再骚扰她了,结果自己去骚扰他,这还是人吗?

  关妮妮想了想,赶紧的在班群里面问了之前的高三班长。

  之前他们两个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应该知道的。

  【班长班长,我想问一下,这几年你有跟傅戚联系吗?他现在的婚姻状态是不是单身?有没有女朋友?这个是不是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她微信发过去之后很忐忑的等着回答。

  结果那边半个小时后回了句:【不知道呢,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联系过他,听说他出国之后就没有回来了,不知道他怎么回事,说出国读书,结果连我们班所有人都断了联系,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你现在在打探他的消息,是不是打算吃回头草呀?】

  关妮妮看到这条回复自己都惊呆了,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吃回头草?

  当年她可是被甩掉的好吗?

  她要是吃回头草就太丢人了,她敷衍的回了句:【哦,不是。只是突然梦中惊坐起,发现有这么一个人,想半天没想明白过来这是谁,想起来了就疑惑了,所以女孩子心里八卦,好奇的问一句。】

  班长:【……】

  关妮妮实在是忍不了了,她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点小八卦只要被自己知道了,都得刨根问底问出来,现在不知道心里头绝对不舒坦。

  她看了一下桌上那个宣传单突然想到了什么,编辑了短发发给傅戚的手机上:【好消息,好消息,喜迎两周年店庆特价!在线预订婚纱照立减2000元!】后面补了一个店铺的链接。

  她发了这个消息过去后,等了几分钟,才又补了一条:【不好意思啊,店铺优惠,所以群发发到你手机上了。也没看清楚就发了,刚才删消息的时候才看到。不过挺优惠的,你要是下次还要结婚的话,可以来找我们店铺,看你是熟人的份上给你打个九折。】

  关妮妮看着那边没有回复,觉得自己真的是白痴,就是想跟他找话题聊没话说,强行碰瓷呢。

  她以为没有回复,结果手机新消息蹦出来,她吓得立马点开看。是傅戚的:【不需要了,这辈子不会再结婚了,你留着自己用吧。】

  关妮妮:“……”

  她想要问他,你那个老婆是不是不是你的老婆?你是不是还没有结婚呀?你现在是不是还是单身啊?

  她有这么多话想要问他,缺少了一个问他话的身份。

  也是可笑。

  关妮妮作罢不回了。

  微信新消息弹了出来,刚才问的那个班长的新消息,问她:【对了,妮妮,你问我这个事情让我想起来了,当年傅戚考上青大为什么不去啊?我现在不是在我们高中这里当老师吗?前段时间遇到我们之前的那个高三班主任,提起这个事情他还耿耿于怀了。傅戚那时候是全额的奖学金考上的青大,我们全省就他一个这么争气的,要是真在那里读出来了,出息了给我们学校争光也好啊。】

  关妮妮皱着眉疑惑了,手指在键盘上按着回:【他什么时候考上青大了?他压根就没有填这个学校好吗?他早就选了国外的学校,出国读书去了。】

  那边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怎么可能呢?他当年填写志愿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看到了,上交的时候不能改了,他第一志愿就是这个青大,而且第二志愿是华科,跟你的志愿一模一样呢,我那时候还调侃他这是打算跟你成双成对,喜结连理呢,真的,他这么高冷的一个人,我以为他不会笑呢,我当时调侃他的时候,看到他笑的可开心了。】

  关妮妮看到这条回复整个人彻底蒙了,脑袋嗡的一下运转不过来了。

  他当年……跟自己一样,填的这个志愿也是这个吗?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当年他说的那些话字字珠玑,她记恨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记错的。

  “关妮妮,别傻了,我骗你的话你都相信。我怎么可能会跟你一起上大学?我压根就没有打算考国内的学校,志愿根本也没有跟你填的一样,你不看看自己什么智商,我什么智商,你觉得我可能会降低档次来跟你拿我的前途来闹吗?国内的机会没有出国读书好,我本来就准备出国读书,所以一直在准备国外的出国申请,那边已经给了回复了。我的申请已经通过了,明天开始就要离开国内,出国留学。”

  他当年的话说的这么狠,可是按照班长这么说,明明,明明是一样的,他跟自己考同一家的大学,他为什么骗她呢?

  她想要问清楚傅戚,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究竟为什么。

  当年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可是,她犹豫挣扎了好久还是没有问,只能当若无其事。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关妮妮,年龄在时间的沉淀下越来越老,她也越来越胆小,早就已经没有当年的年少轻狂,一颗热枕的心。不怕输的那个认真劲。

  现在的她,心浮气躁被时光给沉淀下来,觉得自己,又胆小又怂,也没有当年的那么勇敢了。

  ……

 下午下班回家,关妮妮锁了婚纱店的门,看了一下时间,单身狗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下了班之后不知道在哪里,又是回家躺一晚上。

  她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准备点外卖来着,结果发现动一下身子,下体好像有什么液体流出来一样觉得糟糕,赶紧进去厕所看了一下,把内裤脱下来,结果还真的是来大姨妈了。

  她把一旁柜子里头的姨妈巾拿出来,结果发现一柜子的东西就只剩下一片了。

  她:“???”

  她上次大姨妈之后打算下次买的,结果一直忘了。现在就只剩下一片了。她本来准备点外卖上门的,我们又想到自己的零食好像没有了就准备点零食,结果发现自己想吃的零食都没有。

  她想吃的那个零食都是在特定的超市才有的,那个超市又没有配送业务。

  她想着反正时间还有这么多就出门去采购了。

  她到那个超市逛了一圈,买了一堆的卫生棉还有零食,本来想要买酸奶的,结果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冷冻区这里看到了……傅戚。

  傅戚也提着东西在这里购物。

  两个人这么迎面相对上。

  关妮妮尴尬的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

  她太尴尬了吧,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看到他?他难道也住在这附近吗?

  傅戚冷冷淡淡的看着她,那个表情就像是看陌生人,眼神都没有任何一丝起伏的,眼看着要走,关妮妮喊住了他:“怎么说我们两个都认识这么久了,见个面都不打招呼。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傅戚听到这话转身看着她,语气充满哀怨的说:“还是不要了,以前我们两个的关系,被你男朋友知道还藕断丝连就不好了。”

  关妮妮:“……”

  她哪里来的男朋友?她男朋友倒是有,一根电动棒算不算!

  她尴尬的说:“没事,我男朋友很通情达理的。再说了,普通朋友打招呼而已,有什么藕断丝连?”

  傅戚闷闷的“哦”了一句,要离开。

  关妮妮觉得自己还是改不了狗吃屎一样的特性,看到傅戚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黏上去,问他:“你怎么在这里购物啊?你难道住在这附近吗?”

  他挑选着蔬菜,听到这话点头嗯了一声,当初买房是特地挑选的,在关妮妮那个豪宅不远处的地方。

  因为这边的物价太贵,所以他只能够贷款买公寓。

  毕竟首付就掏空了他,还跟人借了钱。

  关妮妮听到这话有意无意搭话说:“那真是巧啊,我也在这附近住呢,你在哪里啊?”

  “东城国际。”

  关妮妮小小声的说了一个哦字。

  觉得两个人现在的气氛太尴尬了,傅戚好像不愿意搭理自己一样,这语调都是冷冷的,也没有骚扰他了,自己挑选这东西往她购物车放。

  她买的都是一些饮料。

  她怕胖,喝的是无糖的可乐还有橙汁跟酸奶。

  她买的都是一整个月的量,所以有点多。

  傅戚本来想要装作若无其事不关心她,不理会她的,但是看到她放那么多的碳酸饮料到购物车里面,他就气到了。

  忍无可忍的过去,把她放在购物车里面的所有碳酸饮料拿回货品区,指责的声音训着她:“关妮妮,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还是不要命呢?就你这经痛的劲,你还买这么多的碳酸饮料,这么多冻的东西。都经期了,你吃这么多凉的,疼死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