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宠文女主林佳妤|国产女上位姿势在线

“谭总,不好意思,今天顶楼被包了。”饭店经理有些尴尬地说,都是金主,都不敢得罪,只能笑盈盈地说,“14楼的包厢还有,您要哪个都可以。”

  “梅雪阁吧。”

  “好好。”转身便对身边的服务员低声说,“请张总去风竹阁吧,就说梅雪阁谭总要,他会退的。”

  “是。”

  一顿饭下来,阮佳妮和谭宇辰相谈甚欢,仿佛两个人不是雇主和客户的关系,更像是多年的好友相聚。

  “谢谢你今天请的饭,等你的设计结果落定,我请你吃。”

  “好啊,那我就预约下了。”

  两人在电梯前相谈着,可电梯门一开,阮佳妮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人不是……

  “纪总,好久不见。”谭宇辰看到电梯里的一身西装笔挺的纪臣,原来是他在顶楼,看样子是在谈生意,难怪会大手笔包下整层。

  纪臣并不看谭宇辰,只是微微侧头,点了点,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阮佳妮。

  昨晚还是一身红裙的小妖精,今天这青春靓丽的打扮是想玩未成年吗?一想到她和谭宇辰在一起,怒火从心里噌噌往外冒,连身边的助理也感觉到了低气压,立刻低头不语。

 文学

  电梯从14楼到1楼只需要几秒钟时间,阮佳妮却觉得过了一年!气氛实在太怪异,电梯门一开,她便大步往门外走去。

  “你和纪总认识?”谭宇辰觉察出什么,好奇问道。

  “不认识。”阮佳妮气结。

  谭宇辰薄唇微微一抿:“看来,是有过节。”

  纪臣一坐进车后座,就让司机盯紧了前面那辆车。这个女人竟然勾搭上谭宇辰,先前与盛世成功签下合同的好心情一扫而光,目光冷炙地盯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车子,一想到他们俩并排坐在后座,胸口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谭宇辰将阮佳妮送到楼下。

  “我就不送你上楼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再见。”

  阮佳妮目送谭宇辰离去,才转身上楼。

  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子里,纪臣正锁着眉,看到谭宇辰离开,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一半。谭宇辰要是敢进楼半步,他就卸了他一条腿!

  纪臣打发走司机,把车停在楼下,看着楼上亮起昏黄的灯光,心,竟也柔和起来。

  正看得出神,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从灌木丛中摸出,左右四顾,看没什么人,闪身溜进楼里。这小区年代已久,监控并不多,大楼的门因为方便出入一直开着。

  纪臣立马提起神来,待那人进去后,便悄悄从车里出来,跟了进去。

  回到家后,阮佳妮脱掉衣服,瘫软在沙发上,阖目休息了一会,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事。阮佳妮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第一次给了爱的人当然好,若没有,也不会因此太过懊恼。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阮佳妮身体有些发热,那个男人真的很帅,而且,技术也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昨晚醉了酒,自己似乎也很投入。

  嗤笑一声,就当一场艳遇吧~

  阮佳妮躺在浴缸中,戴着耳机,耳边传来舒缓的音乐,紧绷了一天的身体慢慢放松……

  歹徒夜闯闺门

  纪臣进楼后便不见了那个人的踪影,他什么也没多想,立马冲向阮佳妮的家,一路上连楼道的灯都没有,只能借助月光隐约看到眼前东西的轮廓。

  小偷觉得自己今天走了大运,竟然遇到一个连门也没关的人家,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听到房间里响起水声,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不费吹灰之力便进了门,瞄了一眼,沙发上散落着女人的衣物,还有一个黑色的包。

  翻出钱包,里面有不少现金,一边将现金装进口袋,一边仔细端详起身份证。

  还真是个可人儿,虽然是证件照,却还是难以掩饰身份证上女人漂亮的模样。卫生间传来女人的哼唱声,唱得他心痒痒,壮了壮胆子,轻声走向浴室。

  阮佳妮正泡得舒服,想着时间已经很晚了,便想起身冲洗后稳稳睡一觉。刚睁开眼,帘子上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拿起浴缸旁边的沐浴露……

  想象着帘子里面的场景,那小偷的下身早已肿胀,叫嚣着愉悦一番。

  刚一打开帘子,阮佳妮眼疾手快,将一手的沐浴露猛地甩在小偷的眼睛上。

  “啊!”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

  纪臣的心一下揪了起来,两步并作一步朝楼上飞奔。

  小偷气急,抽出藏在腰间锋利的小刀,在空中乱挥。

  阮佳妮乘机将浴巾裹在身上。

  冷静!一定要冷静!她双手颤抖着死死抓住身上的浴巾,心里不停默念。

  阮佳妮走出浴室,只觉得双腿发软,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先离开这个房子,便踉踉跄跄朝门口走去。

  手刚触到门板,眼前便出现了一堵人墙。阮佳妮抬头看去,不知为何,在看到纪臣的脸时,眼泪不自觉从眼眶里滑落,就像一直在漆黑一片的深渊里看到了光,她知道,她有救了!

  “你这个傻女人!”纪臣抱住几乎瘫软的阮佳妮愤然道。冷峻的眼眸里尽是心疼。

  纪臣将阮佳妮扶到沙发上坐下,又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阮佳妮的身上。

  浴室的歹徒只觉得眼睛火辣辣得疼。

  “日你娘的臭婊子!”他一边用衣服擦着眼睛,一边咒骂不停。

  总算能看清了,只是眼睛疼得厉害,他打开浴室的门,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客厅中央,脸色冷峻,眼神凌厉地盯着自己,歹徒刚刚燃起的怒气一下子都变成了恐惧。

  大不了鱼死网破,他鼓起勇气,举起刀向纪臣刺去。

  “小心!”阮佳妮惊呼。

  只见纪臣的身子微微一侧,那歹徒刺空了!还没来得及反应,纪臣抓住他的胳膊,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歹徒摔在桌子上,桌子应声裂开,歹徒重重摔在了地上。

  “砰——”一声巨响划破安静的深夜。

  警察来的时候,那歹徒还在昏迷中,门口围着几个邻居,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小妮。你没事吧!”

  阮佳妮看见陈妈拨开门口的人群,满脸担心地朝自己走来。

  “我没事,陈妈。”

  “没事就好,你是不是又忘记锁门了。你这个臭丫头!你要是出了事,以后我去了阴曹地府怎么跟你妈交代啊你!”说着眼泪便滚了下来。

  阮佳妮见陈妈落泪,一时也没忍住,眼泪决堤似的从眼眶里冒出来。

  “对不起,陈妈。”

  好一会儿人群才散去,陈妈千叮咛万嘱咐后也离开了,走之前对纪臣说:“今晚还好你在,小妮有你这么个优秀的男朋友,是她的福气。这孩子粗心,往后就要麻烦你了。”

  阮佳妮自然也听到了,面色羞红,一时竟也没有纠正,只说:“陈妈,你快回吧!”

  刚刚还嘈杂不堪的客厅忽然间安静下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阮佳妮低着头不敢去看纪臣,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气氛怪异到极点……

  “我……啊!”阮佳妮刚开口,就被纪臣扑倒在沙发上。

  “你是猪吗?长这么大还忘记锁门!”纪臣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刚刚自己没在楼下逗留,要是他晚来一步!他简直不敢想象……

  阮佳妮刚收的眼泪,被纪臣一吓,又开始摇摇欲坠。

  一双原本水灵的杏眼,此刻更是盈盈如秋水,纪臣忽然又心疼起来,拥她入怀,轻轻抚摸着后背……

  阮佳妮将冰冷的双脚缩了缩,这样的怀抱从10岁那年父亲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了,她闭上双眼,觉得身子越来越沉,意识也越飘越远……

  不知过了多久,纪臣听到怀里传出平稳的呼吸声,低头一看,这臭丫头睡觉竟然流口水,纪臣有轻度洁癖,可看着熟睡的阮佳妮,却又舍不得叫醒她。

  可怜身上昂贵的衬衣,还是前两天刚买的。

  纪臣无奈摇了摇头,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又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拥着阮佳妮入睡了……

 阮佳妮醒来的时候天色泛着鱼肚白,还没完全亮,她觉得自己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正打算继续睡,一翻身,一张男人的脸赫然出现在面前。

  她下意识往后拉开距离,这才看清那人的脸。

  是他,昨天……幸亏有他在。

  她竟然连续两个晚上和这个男人睡在一起,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心中顿时百味杂陈。

  可看着酣睡中的男人,放下白日里的刻薄和警惕,此时的他竟像个婴儿一样温顺。阮佳妮不知不觉伸出手,轻轻拂过他长长的睫毛,指尖穿来酥酥痒痒的感觉,她不自觉露出笑容。

  正盯着出神,上一秒还在酣睡的男人忽然抓住了阮佳妮的手腕。

  凌厉的眼神扫过阮佳妮诧异的脸:“勾引我。”

  “我……我没有啊!”这算哪门子勾引。

  纪臣将阮佳妮的手往两腿之间一塞,硬邦邦热乎乎的巨物似乎早已兴奋起来了,哪有一点酣睡的影子。

  阮佳妮的双颊由粉变红,纪臣离她好近好近,鼻尖温润的气息喷洒在脸上,他仿佛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欲望,正在一点点攀升,等待着迸发的那一刻。

  “你得负责。”说完便吻了下去。

  阮佳妮的小舌软软的,让纪臣欲罢不能,淡淡的甜味在舌尖蔓延,在尝过她的美味后,纪臣更加狂热地吸吮着她的小舌,舌头舔舐过她的嘴唇,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阮佳妮睡前裹着的浴巾被纪臣一把扯开。

  全身赤裸地呈现在纪臣面前。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地脸颊,又在嘴唇上流连了一会,便继续往下……

  他轻轻啃咬着阮佳妮的锁骨,双手在她身上不停游走。

  纪臣左手覆上她白嫩的娇乳,揉捏了几下,阮佳妮便觉得私处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不自觉呻吟了一声。

  纪臣像得到了肯定,右手贴着阮佳妮的小腹向下探索。

  果然有些湿了。

  “小东西,昨天才开苞,今天就这么敏感。”几个来回,阮佳妮便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啊……不要,不要啊……”

  “不要什么?”

  “不要……不要用手。”

 臣意识到自己的冒失,立刻停止了动作,转而啃咬起阮佳妮的rf。

  舌尖一圈一圈滑过四周,左手揉捏着阮佳妮的娇乳。

  等阮佳妮适应了,才慢慢动起来。

    纪臣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经完全适应,便越来越来快。阮佳妮也随着纪臣的动作,呼吸越来越急促。纪臣在阮佳妮的体内进进出出几百下,

纪臣又是奋力抽c了十几分钟,阮佳妮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只得瘫软在纪臣的怀里。

  纪臣看着眼前似乎已经化成一滩水的阮佳妮,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道:“不经c的小东西,以后可要好好调教一番。”

  话音刚落,纪臣加速腰部运动,终于纪臣一记狠c,随着一声闷哼,两人的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纪臣只觉得全身就像有电流经过,舒爽得似不在人间一般。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急促的呼吸,慢慢变缓……

  好累,阮佳妮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身边的人早已离去,伸手摸了摸他昨晚躺着的地方,早已没了温度,心里一阵空落。余光瞥见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纸条,铁画银钩,好漂亮的字!阮佳妮心中不禁赞赏。

  纸上写着一个地址和他的名字——纪臣

  说来羞愧,这个与她发生了两次关系的男人,阮佳妮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阮佳妮想起诗人喻良能的一首诗——《纪臣》

  平生满耳说宣城,入境云烟照眼明。

  过雨偏浓千嶂碧,未秋先冷数溪清。

  细看菡萏波间色,时听绵蛮竹里声。

  不是多才谢公子,江山犹解发吟情。

  她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树上的叶子已有一些泛黄,秋天快来了呢……

  阮佳妮将纸条折叠好,放入床头柜子的抽屉里。

  她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自那天之后,阮佳妮便开始忙着做谭宇辰的室内设计,庆幸公司有规定,顶级设计师可以在家工作,定期去一趟公司报告工作进程就可以。

  但在家工作也并不轻松,尤其客户都是社会上流人士,一来给的酬金多,不敢怠慢,二来他们品味相对较高,对细节也很在意。

  谭宇辰约过几次阮佳妮到咖啡厅,了解设计进度,及时提出问题,补充自己的思路。谭宇辰说话的声音极是好听,言语谦逊有礼,阮佳妮第一次觉得见客户也没那么累。

  一日,谭宇辰正与阮佳妮商讨,说着说着,忽而话锋一转,问阮佳妮:“这几次见面,你怎么穿得这么正式。”

  阮佳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才知道他说的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未成年“打扮。

  “不是这几次正式了,是之前唐突了。”

  “我倒喜欢你的唐突。”谭宇辰微微一笑,眼睛弯弯的,夕阳照射在他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真是温柔极了。

  阮佳妮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谭宇辰便接着道:“晚上请你吃饭吧。几次劳烦你出来,心里过意不去。”

  “不必了,说好的下次我请你的,而且,这是我的工作,是分内的事。”

  “咕咕……”话音刚落,阮佳妮肚子便不恰时宜地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