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转身的距离 擦肩而过的爱情

  乔海是通过文字认识的冷月,是邱琳带给乔海的。

  邱琳是从外地转学来的,冷月是学校有名的才女,长得不是一等一的美,却也生得端正,明眸皓齿。邱琳也爱好写作,又和冷月同班,很快两个同好之人成了闺中密友。邱琳告诉冷月自己喜欢老家的一个学长,他,就是乔海。冷月常常有文章发表在外面的刊物上,校刊会跟着转载,在她的推荐下,邱琳也开始在校刊上发表文章。每次寒暑假期,邱琳都兴高采烈地带上刊有自己文章的校刊回去见乔海。乔海收下了那些校刊,却偏偏喜欢素未谋面的冷月笔下的世界。

  那个寒假过去,邱琳从老家回来,天天都很高兴,她告诉冷月,她感觉自己恋爱了,她以为乔海也终于有了与自己一样的心意。寒假里,乔海常常去找邱琳,去关心她在新学校的情况,关心她的朋友,想看看那些记录邱琳新校园生活的照片。邱琳喜欢乔海许多年,二人差了半岁,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情谊,可永远是邱琳追着乔海跑,乔海从来都不愿意在邱琳身上费时费心。这个寒假,邱琳受宠若惊。回到学校后,周末若是出去拍了照,邱琳都会赶紧给乔海寄去,有了新发的作品也会赶紧寄去。她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恋情里。

 文学

  乔海于之冷月,除了是闺蜜邱琳爱慕的对象,其它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乔海的样子都只在邱琳的口述中,说是长得像当年热播韩剧的男主角裴勇俊,可冷月不是个爱看电视的姑娘,根本分不清那些明星谁是谁。收到乔海的信是在暑假到来之前,信是直接寄到学校的。冷月几乎是信件最多的学生,一方面当年的稿费大多是邮政汇款,一方面冷月兼职的电台会把听众来信打包给她寄来,乔海的信就夹杂其间,并没有引起冷月的注意,只当是听众来信留待闲暇再读。

  读乔海的信是在暑假里,落款是“海”,有十数封。冷月没有把“海”和邱琳的“乔海”联系起来。乔海是个敏感而深情的人,他一直知道邱琳对自己的心意,他也确实没有喜欢过邱琳。“海”的字工整、漂亮、有力,诗歌也作得不错,意境好美,用词好美,是冷月喜欢的风格。冷月与“海”成了笔友,两个月的暑假里每周都有信件往复

  暑假结束前一周,邱琳提前回来了,住进了冷月的家。家境优越的邱琳在暑假买了手机,她在住进冷月家第一晚就和乔海通了电话。当乔海得知邱琳在冷月家时,他真想和冷月通话。半个小时就听邱琳在说话,可另一头的乔海根本听不进去,他左思右想都没有想到与冷月对话的借口,他决定直接提出来。

  “我可以和冷月说话吗?”

  邱琳愣了,真的愣住了,她只是机械式地走到了冷月的身后,将电话递给冷月。冷月也不明就里,接过电话。邱琳心里很怕,冷月虽不是什么校花美人,却也是个可人儿,而自己呢脸蛋不好看还矮胖矮胖的,除了父母这道靠山没什么能与冷月比的。邱琳为了自己的外形一直都很自卑,所以她从来不把乔海介绍给冷月认识。

  “冷月,你好!我是乔海。”

  “知道的,怎么?”此刻的邱琳一下瘫坐在冷月的床上,急地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你跟邱琳怎么了?”冷月一看还没等乔海回话便问了过去。

  “邱琳怎么了?”乔海也不知道那一头的邱琳怎么了。邱琳摆摆手,示意冷月继续。

  “那你找我有事?”

  “冷月,我是‘海’。”冷月霎时反应过来,她偷偷瞄了一眼身旁低着头的邱琳故作没事:“哦,不必客气,还有,你别欺负她。”冷月一把将手机塞回给了了邱琳。

  “你们老家都流行这么客套吗?他谢谢我收留你呢!”冷月波澜不惊的样子弄得邱琳不好意思起来。“切,我姐妹留我住几天要他操心!”说完又喜笑颜开地捧着手机去阳台了。

  冷月决定了,这信是不能再写了,幸而也并没有发生什么,赶紧收收心应该不至于伤了朋友间的情分。

  乔海还是坚持每周都给冷月写信,冷月都收了起来没有再读更不回复。当年中秋,邱琳的父母回家过节,邱琳也回老家去了。中秋的晚上,将近8点的样子,邱琳给冷月打来电话:“冷月,今天我父母说,我跟乔海门当户对又知根知底,同意我们处对象呢!”

  “那你不是夙愿得偿了?恭喜恭喜啊!”

  “可是乔海还没有开口承认我们的关系啊,总不好我一个姑娘家去说吧!哎呀,烦死了。”

  “这个我就帮不上忙了。”

  “我快到他家门口了,我约了他晚上出来。”

  “那你还有功夫给我打电话,快约会去吧!”

  只听到听筒里传来邱琳甜甜地喊了声“乔海”,电话就被挂断了。

  同天夜里,已经过了0点,冷月家的电话响了。当年,冷月家里有三部电话,一部在客厅,一部在父母的主卧,一部在冷月的房里。电话一通便是三部电话同时响铃,一下子便能惊动一家人,更何况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电话是冷月先接起来的。

  “冷月。”冷月一下子就辨出了乔海的声音。

  “谁啊?”冷妈妈也接起了电话,冷月通过电话说了声:“妈,找我的,电台的事情,你睡吧!”冷月在听筒里确认了母亲挂掉听筒,又去主卧偷偷看了一眼确认父母都睡下了,再回到房里继续接听电话。

  “你怎么有我电话?”

 文学

  “我今天借口玩她手机里的贪吃蛇给找出来的,然后就背下来了。”

  “有事吗?”

  “我爸妈要我和邱琳试试交往。”

  “嗯,邱琳很喜欢你,她父母也同意。”

  “你也同意?”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这是你俩的事情。”

  “可是我喜欢的是你。”

  “你别这么说!邱琳是我的好朋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哽咽的哭声。

  “你不喜欢我是吗?”

  “乔海,我们甚至都没有见过面,对一个陌生人,怎么会说得出‘喜欢’呢?”

  “陌生人?你觉得我们是陌生人?”冷月又听到一阵抽泣,然后是乔海挂掉了电话。

  中秋以后,乔海成了邱琳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可是小半年下来邱琳却不那么高兴了。她告诉冷月,虽然在她的告白下,乔海同意与她交往,可是她觉得乔海似乎不喜欢自己。自从交往以来,乔海并不体贴邱琳,在邱琳这里话也少了,也鲜少见到乔海高兴的样子。春节的时候,邱琳约乔海逛街,天寒地冻的日子,邱琳撒娇说冷,原想着乔海会搂着她,或牵起她的手,或除下自己的围巾给她,可乔海只是说了句:“是冷。”然后便自顾自地朝前走去。为这,邱琳打电话给冷月哭了几个钟头。

  下一个夏天就是毕业季,同学们都有了各自的去处。冷月的生日在毕业季。邱琳和乔海的父母希望毕业季就给两个孩子订下亲事。乔海早她们一年毕业,已经工作了。邱琳准备带着乔海来参加毕业典礼,也顺道一起为闺蜜冷月庆生。

  冷月的生日在毕业前几天,家里很少给冷月隆重地过生日,冷月也从不在生日当天外出,都是在家守着父母淡淡地过。邱琳在冷月生日的前一天就安排好了一切,餐厅的包间、歌厅的包间、蛋糕、洋酒、鲜花,说好今夜不回家!乔海是在后半场到的,这是冷月与乔海第一次见面。包厢里的男男女女都在为毕业为寿星女欢唱,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打扮时髦的青年,戴着眼睛很斯文的模样。邱琳带着话筒就冲上去挽住了他,还用话筒宣布:“停!停!停!”很快有眼疾手快的同学按停了音乐,邱琳继续宣布:“同学们,这是我男人!乔海!”一旁的乔海一双眼睛早就锁定了人群中的冷月,同学们的雀跃哄笑中,没有人觉察出乔海和冷月的尴尬。

  冷月是从不喝酒的,那天在邱琳的坚持下喝了几杯,可能也是想要安抚自己内心的愧疚,说不出是对谁,或许对邱琳,或许对乔海,也或许对自己。到午夜0点,大家为她点蜡烛唱生日歌的时候,她已经晕晕的看不清人了。冷月的记忆里,那夜是被邱琳扛回去睡的,一觉醒来是在邱琳的房里,已经快中午了。邱琳是独生女,父母为了她日后在这座城市生活方便,早早地就在市中心给她置办了房产,一个大三居,还请了阿姨照顾她的起居。这也不是冷月头一回住在邱琳家,她习惯地起床、洗漱、穿衣、出房门。乔海坐在门厅的换鞋凳上,边上是一个大旅行箱,邱琳不在,阿姨也不在。冷月有一种不好的感应。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文学

  “我在这里等你,想和你告别。”

  “邱琳呢?”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把你带回来的。你吐得自己身上都脏了,邱琳给你弄干净换好衣服以后就去洗澡了。”

  “现在她人呢?”

  “她出来看见我在吻你。”乔海说这话的时候抬眼看了看冷月,冷月正皱起眉头捂着嘴唇。他继续说:“她质问我,我说了实话,她就跑了。”

  “你怎么不去找她?要是出事了呢?”

  “不必了,刚才我妈来电话,邱琳开车回老家了,去了我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那你也赶紧回去!”

  乔海低下头不说话,整个房间都安静了几分钟,冷月先朝大门走去,她该走了。乔海一下从后面把冷月揽进怀里,冷月挣扎间扯破了乔海的衬衣。

  “我不会去管家里的生意,我也不需要家里的支持,我跟邱琳也说清楚了,我会留在这里打拼,我不想再做你的陌生人。”

  冷月一直没有说话,准备伸手去开门。

  “冷月,我就在你的城市守着你,任何你需要的时候,你只要转身,我就在。”

  冷月推门而出,什么话都没留下。

  冷月再也没找到邱琳,电话不通,毕业典礼也不见邱琳。后来听说,邱琳没有订婚,父母送她出国去了。邱琳那日去了乔海的家,在他的房间里坐了许久,在他床边的柜子里找到了这几年乔海存下的校刊和照片,还有几封信。校刊里印着冷月名字的每一处都有乔海画的插图,他收藏的不是邱琳的一切,是冷月的一切。邱琳懊悔垂泪,自己提防着不让冷月认识乔海,却又自己把冷月捧到了乔海面前。

  乔海没有依照父母的意愿娶了可以帮助家族的邱家独女,自己独自留在了这座陌生而残酷的大都市。他依旧会写信,多的时候一周会写几封,不知道该往哪儿寄了就都存在抽屉里,放不下了就添个柜子,继续写继续存。他还是默默地守着心里记挂了多年的姑娘,从青年独身到了中年。

 文学

  后来冷月读了那些自己没有开过的信,可是“邱琳”一直是她不能接受乔海的缘由,冷月现在想起会说:“自己不是没有对那个笔友动过心,可是还未来得及情深就知道了他是谁,之后就更来不及了。可能……也是自己并没有那么爱吧,才拿‘邱琳’作了幌子。”冷月是在毕业五年后结婚的,她知道一转身的距离还有一个人在那里等了许久,可是直白地拒绝到自己都心疼了,那个人却还这般倔强。他们都知道对方在哪儿,可谁也没有再打扰对方。乔海在多年后也接受了相亲的安排,娶了老家一个小他几岁的姑娘,按部就班地生下了儿子。

  冷月与乔海,从前不是一对情人,往后也不会成为朋友。陌生人的关系可能才真正适合他们走完一生。

  “祝你幸福!海”

  “谢谢!”

  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段对话,在冷月的新婚前夕。

  一个转身的距离,可能近在咫尺,可能远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