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男人哪里难受啊|侠女无力的迎合

“噗通”,我被一声摔倒的声音所惊醒,等我反应过来,看到治医师正在去搀扶起小颖,只见小颖听到医生的话之后,已经昏迷过去,摔倒在地上。

    由于我大脑这个时候短路,所以压根没有意识去搀扶住她,其实这个时候的我也要昏过去了,只是我一直控制着我大脑的意识,让自己努力稳住自己,只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文学

    旁边的其他医生和护士赶紧过来搀扶小颖,把她带到其他病房去休息救护。让其他医生和护士把小颖带走后,我没有陪着过去,我有话问治医师。

    “我父亲他老人家已经走了么?”我用已经变得沙哑的声音问着医生,我还不死心,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唉……还没,不过也差不多了,您的父亲颅骨里的淤血都已经清除了,手术还是比较顺利,只是他老人家却没有醒过来,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医生轻声的和我解释到,他的声音透露着疲惫。

    “还有醒过来的希望么?”

    “有,但是概率很低,你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如果一个星期之内,他老人家还没有醒过来,奉劝你们就放弃吧……”医生说完这句话就默默的去休息了,做了好几个小时的抢救,医生也累坏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努力的控制自己,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坚强,如果我也倒下了,那么父亲真的就没有希望了。

    不一会,父亲被护士从急救室推了出来,我脱着僵硬疲惫的身体跟随着,最终父亲被转到了重症监护室,脸上带着氧气罩,额头和太阳xué贴着各种各样的电线,检测者大脑的一切活动,父亲头部的伤口部位缠着厚厚的纱布,因为父亲的头部被砸伤,颅内有淤血,所以医生在父亲受伤的位置钻开了一个直径公分左右的创口,清除了里面的淤血。

    如果不清除淤血的话,淤血可能越来越多,最后压迫脑神经,到时候就不是昏迷这么简单了。看着父亲苍白的脸,此刻是那么的安静和慈祥。这个还是那个坚强的父亲么?

    当初那个为了给我母亲看病,为了供我读书,欠了一身的债都没有倒下的父亲么?这个时候,我该去看看小颖了,不知道小颖有没有醒过来,刚刚听到父亲噩耗的那一刻,小颖急火攻心晕了过去,这个时候应该醒过来了吧。我最后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父亲,直奔小颖所在的病房走去。

    到达病房的时候,看到小颖已经醒了过来,她仰面躺在病床上,两眼睁开直直的盯着病房的天花,眼睛一动不动,甚至我进入房间她都没有动一下,就像一具行尸走rou。

    我默默的走到她床前,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她身边。我抚摸着她的脸颊,为她拂去眼角的眼泪,我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只能用行动去安慰着她。

    “你说爸爸还会醒过来么?”小颖的声音也已经沙哑,

    

刚刚她醒过来的时候,肯定从医生和护士口中得知了父亲的情况,所以她问出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奇怪。

    “不知道,一切都只能看天意,等你好点,咱们就去找治医生详细询问一下,他现在也在休息,刚刚的手术他已经累坏了。”

    我轻声的安慰小颖,同时准备出去买点吃的东西,小颖和我从昨晚到现在,一口东西没吃,昨晚几乎也没有睡觉,身体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出去买点食物和营养品,为小颖补补身子。

    顺便还得家拿点生活用品,父亲现在这个样子,得有人陪在身边,虽然说有护士照顾父亲,但有人在身边还是更放心一些。

    准备完一切东西后,我返了病房,发现小颖已经不在病房里。

    小颖去哪儿了?难道是去看父亲了?我立刻拿着东西朝父亲所在的重症监护室走去。

    到了父亲病房外,我透过窗户,看到小颖正坐在父亲的窗前,呆呆的看着父亲已经没有表情的苍白脸庞,默默流泪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我推门走了进去,把东西放在了另一张床上,父亲的这个监护室是独立病房,只有父亲一个病人,旁边还有家属陪同床位,坏境很不错,但是每日的花销也是惊人的,我们不担心花销资金的问题,因为父亲所在的电力公司已经承担了这一切。

    虽然说父亲是“自杀”的,但是只有我和小颖知道。公司的人以为是父亲麻痹大意,没有来得及撤离就出事了,而且父亲在岛上的那栋小房子,年久失修,已经残破不堪,只是被公司节省资金修修补补,打了好多的“补丁”,根本承受不了太大的风暴,所以无论哪个原因,父亲所在的公司都要负全责,在这一点上,电力公司态度很好,也没有任何的异议。

    “老婆,吃一点东西吧。”看着小颖憔悴自责的样子,我轻声对她说。

    “我先去洗漱下。”听到我的话语后,小颖缓了好一会才复道,拿起了我从家带来的洗漱用品到卫生间洗漱去了。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意自己的仪表,不像男人,这个时候的我压根没有去洗漱的心思。

  洗完后,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虽然吃的很少,但是也补充了我俩失去的能量。这个时候,治医师来看到了父亲所在的病房,看来他已经休息好了。

    “医生,我父亲能醒来的几率有多大?”我还不死心,我要知道父亲最详细的情况。

    “你父亲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毕竟年纪大了,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在岛上风吹雨打这么久,处于深度昏迷没有立刻逝去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但是还没有达到植物人的地步。植物人大脑已经基本没有意识,但是你的父亲的脑电波还是有轻微的反应,说明你父亲的大脑还有意识,或许能感受到外界的刺激,但是你父亲的意识却是越来越弱,如果没有转机的话,一个星期之后,你父亲的意识可能就会彻底的消失,轻的话是植物人,重的话就是脑死亡,到时候就算真正的死去了。”

医生看了一眼父亲身边的检测仪器,开始详细的给我和小颖细说父亲的情况,我和小颖仔细的听着。

    “按理来说,你父亲的颅内淤血已经清除,他的实际情况应该比现在好很多才对,而且应该可以醒过来的,但是现在你父亲却昏迷,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你父亲的思维意识可能在自我封闭,也就是说他可能有求死的意识在阻止她醒过来,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人的大脑意识很奇特,人的求生yu望往往能够激发人的最大潜能,只要求生yu望强烈,往往病重的人都能够痊愈;求生yu望没有的人,甚至一心求死的人,往往很轻的病症也能要了他们的命。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至于你父亲到底是不是这个情况,我也无法断定,毕竟这个情况是无法通过仪器检测出来的。”

    医生的话虽然说的复杂,但是核心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意思就是父亲现在醒不过来,就是因为父亲没有求生yu望,抱着必死之心,他封闭了自己大脑的意识,他潜意识里正在阻止自己醒过来,但是我相信父亲的情况就是医生所推测的那样,毕竟我了解事情的整个经过。

    旁边的小颖似乎眼泪已经哭干了,她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听着医生的叙述,她的想法或许和我一样吧,只是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fā xiè自己,把自己悔恨的情绪从自己的内心释放出去。

    “这段时间,我们会详细检测病人的情况,你们每天给他做身体按摩,因为处于昏迷的人,身体长期不动,肌rou会慢慢僵硬,所以每天给他按摩一下。另外,如果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你们每天陪他说说话,万一他能够听到外界的话语,而且刺激到了他,说不定他真能醒过来,总而言之,如果情况真的是我推测的那样,打开你父亲的心结,让他重新激起求生yu望,他就有醒来的可能。”

    说完这些话后,医生就出去了,毕竟他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听到医生的话语,我陷入了深思,显而易见,父亲的心结应该就在小颖身上,或许只要小颖能解开父亲的心结,父亲就能够醒过来,小颖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她会为父亲解开心结么?难道需要我和她摊牌么?我该怎么和她说呢?

    “锦程,如果一个星期过后,爸爸还没有醒过来,变成了植物人,咱们该怎么办?还为父亲继续治疗么?”这个时候,小颖最先打开僵局,她轻声的询问着我,毕竟我是家里的心骨,一切都是听从我的安排。

    “继续治疗,除非父亲彻底离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我也绝对不放弃爸爸,无论付出任何的代价……”我没有任何的考虑就说出了我的决定,这是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听到的决定后,小颖明显松了一口气,她或许也害怕我会放弃治疗,只是她或许注意到了我最后一句话。

    “你为了父亲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么?”低头思考了良久,小颖抬头看着我问道,她的表情平和自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只是眼神中似乎带了一丝坚定。这个时候的我才想起来,如

    

果小颖要打开父亲的心结,可能会和父亲发生点什么,我该怎么决定呢……

    注本章中的医学片段,有些是真的,有些不是真实的,我也是在上找了一些资料,如果有专业医学的读者看到漏洞,请勿喷,毕竟是小说,男父亲的病情是为了情节需要,适当加了一些虚构成份,在此说明一下。

    我被小颖的这句话给问住了,开始的时候我很疑惑,我为了父亲当然会付出任何代价,父亲的生命难道不比工作和金钱更重要么?我刚要张口答「当然了」,可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停住了,因为我终于明白了小颖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

    记得刚刚医生所说的话,如果让父亲醒过来,要靠打开父亲的心结,而父亲的心结所在,不出意外的话就在小颖身上。

    只有靠小颖才能打开父亲的心结,但是怎么让小颖打开父亲的心结呢?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我以前读过的一篇绿帽小说,里面的情节大致就是这样妻子的一个男xing初恋因为一个事情重伤昏迷,最后在丈夫的默许下,那个妻子用与昏迷男子口jiāo和xingjiāo的方式,把那个男人刺激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难道小颖准备用这个办法么?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了一个场景小颖赤身luo体,luo着xing感姣好的身躯骑在昏迷的父亲身上,昏迷中的父亲,粗长的xià ti翘首挺立着,整个xià ti已经chā入到了小颖不断流着爱yè的蜜xué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