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白灼的液体|对着镜子抬起她一条腿

 “行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同意了。那个小伙子,你帮助抱到里去,红红,你领着把酒放到休息室。”我冲着李红红大笑地喊道。

    看着欧阳杰那个老小子吃鳖的样子, 我的心里别提多开心,还想算计我,这下被自己人给卖了吧。

    “不是,你只得给我留两瓶吧,这可是我姑爷给我的,还一瓶没喝呢!”欧阳杰哭丧着脸。

 文学

    “哦,是吗?那你再让你姑爷给你送两瓶不就得了吗?你就跟他说,之前的算他孝敬他王叔我了。哈哈!”我大笑地走向抱着灵芝的张倩。

    “老王八,算你狠,你记得我跟你没完。”欧阳杰气得指跺脚,但是看见张倩抱着灵芝出来后,燎下狠话后,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我接过灵芝,打开木箱子,轻轻地掀掉红布,露出了灵芝的真容。

    “哈哈,终于见到了,快点,你们过来,取样检验!”

    欧阳杰推开我,抱着箱子大笑起来,好像得到珍宝一样,极其小心地抚摸着灵芝。

    欧阳杰带来的工作人员快速地打开仪器,那个抱酒的小伙子,拿着一把手术刀和一个取样试管走了过来。

    “你等回去再跟你算帐!”

    欧阳杰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后,气愤地说了这么一句,而那个小伙子,完全就没当回事,而且还冲着欧阳杰做了个鬼脸。

    他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 ,“喂,疯子,这小子谁呀,我怎么没见过?看样子好像不怕你呀!”

    “你仔细看看他是谁?”欧阳杰轻声地说了一句后,慢慢地从灵芝上取着样本。

    我拉过小伙子仔细地瞧了起来,他的眼宇间像极了欧阳杰,但是欧阳杰的儿女我都认识呀,难道是私生子?

    “我说欧阳疯,弟妹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这么做,快说,什么时候的事,没想到呀,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看着小伙子说着。

    欧阳杰把样本交给他们后,走了过来,抬起腿向我踢了过来,但是被我躲开了。

    “你个老王八,嘴里没有把门的。想什么呢?他是小昊,我姐家的孩子。”欧阳杰被气得笑了起来。

    这时,我才想起了这个孩子,应该差不多十几年前的事了,欧阳杰的姐姐出了车祸,留下了这么个孩子,后来,欧阳给送国外去了。

    “我想起来了,你叫李志昊,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问道。

    “王叔好,我前几天才回来。现在跟着舅舅在六院习实呢!”李志昊微笑地说道。

    “院长,结果出来,你看一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工作人员兴奋地拿着检验单跑过来,递到了欧阳杰的手里。

    “老王八,你猜下是多少年的?”欧阳杰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猜不出来,但是我估计应该在二百八九十年那样!”我说道。

    “哈哈,还真是个老王八,没差多少,这棵灵芝已经三百一十四年了。”欧阳杰大笑地说道。

    “不会吧?”我也激动了起来。

    现在这个环境,别说这样二三百年的野生灵芝了,就是纯正的野生都不好找到几棵,更别要求年份了。

    “真的。这是我们医院的报价单!你看下,如果可以咱们就签合同。”欧阳杰说道。

    我拿地这报价单看了起来,对照着年份表,这棵灵芝他们六院给的价格是一千八百万。

    我看过后,递给了张倩,她看后惊讶地看着我,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一样。

    “王叔,这,这是真的吗?”张倩张着大嘴说道。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们不成。”欧阳杰大声地喊道。

    随即,他拉着我走到一旁,“辰军,你看能不能商量个事?”

    “什么事,你说!”我说道。

    欧阳杰向着张倩看了一眼,低声说:“我们医院现在资金有些紧张,你看能不能和张倩商量下,分期付款,当然我们会按银行最高利息给她进行补偿的。”

    我用手指指了欧阳杰,转身向着张倩走去,“张倩,是这样的,欧阳院长他们医院,现在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他想分期付款,当然他们会支付利息,按银行最高利息给你。你看可以吗?”

    张倩扫了眼欧阳杰后,笑着对我说:“王叔,你不应该问我呀,灵芝是我母亲让我送给你的,它现在属于你,你说了算呀!”

    顿时,我被张倩的话顶的哑口无言。

    “辰军,你看张倩都这么说了,你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欧阳杰瞪了我一眼,开始催了起来。

    “你们准备分几期,第一期给多少钱?”我问道。

    “我们准备三年内给齐,一年给一部分,我们先付三分之一,也就是六百万。”欧阳杰拿着合同递给了我。

    我大概在看了下后,拿起笔就把字签上。

    “什么时候付钱?”我问道。

    欧阳杰拿回合同,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说:“这可是不少钱呢,你难道不心疼吗?”

    我在签字的时候,写上了不要利息,只收本金,所以才有了欧阳杰的表情。

    “赶紧滚,要不然我反悔了。对了,我帐号你有,快点打过来,我们几个还要分脏呢!”我笑着说。

    欧阳杰拿出手机给医院财务打了电话,很快的我手机收到了到帐的短信。

    “谢谢了,晚上请你喝酒!哈哈!”我大笑起来,起身送着欧阳杰。

    “拿我的酒请我喝酒,也就只有你能干得出来。你现在大款了,今天晚上必须来,而且把老哥几个都叫来。哈哈,吃穷你!”

    欧阳杰大笑地离开。

    “张倩,我给你转过去了三百万,虽然东西给我了,但是这必竟是你们送给的,既然卖掉了,你就有份。”我给张倩转完钱后说道。

    “王叔,这也太多了!”张倩推让着。

    我走到她面前,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下,微笑地说:“多什么多,我还占你便宜了呢,剩下的钱等欧阳他们给了后,我再转给你。”

    “不,不用了,王叔,这些就够,如果你再转的话,我连这些几不要了。王叔,你看能不能问问欧阳院子,种植的灵芝他们要吗?我哥在山里种了不少。”张倩说道。

    “真的吗?哈哈,看来剩下的钱我不用给你了,你马上就会成为小富婆了。”我大笑了起来。

    张倩和李红红不明白我的意思,盯着我不解地看着。

之后,我跟她们讲解了下灵芝种植的条件以及环境。

    张倩哥哥在大山里种植与在土地种植是完全不一样的,基本上属于半野生,药效一点也不比野生的差。

    “倩姐,你现在是有钱人了,你还会在王叔这里干吗?”李红红担心地问道。

    张倩用力地拍在李红红的小脑袋上,冲着我严肃地说道:“王叔,您放心,如果没您,我也不会有这笔钱,我张倩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继续在你这干下去,除非哪天你这诊所不干,我再走。”

    “哈哈,放心吧,就算你想走,我还舍不得呢!”我笑着说道。

    晚上,几个老兄弟如期而至,本来打算出去吃的,可他们非常要诊所里吃,说是方便。

    没办法,最后在定了菜,在诊所里喝了起来。

    当然,李红红和张倩充当起了服务员。

    白天才黑了欧阳杰的六瓶酒,晚上直接全被喝掉了,这还算,最后我还得自己掏腰包又买了两瓶。

    喝酒的时候,我跟欧阳杰提了一嘴,张倩哥哥种灵芝的事情,他说只要我能弄回来,他们医院就会要。

    把他们送走后,我坐在诊所的沙发上,看着李红红和张倩收拾着,思绪却活跃了起来。

    钱,这个东西谁也不会烦它多,而且是越多越好,其实,下午张倩跟我说完,我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如果我要是把她哥哥种的灵芝长期签定下来,到时直接卖给欧阳杰。

    就算欧阳杰吃不下这么多货,我也可以利用这么多年的社会关系打开销路。

    “王叔,想什么呢?”张倩走了过来。

    我借着酒劲,把手向她伸了过去。

    张倩看了看微笑地握住我的手,坐到我的身边。

    “我看您笑得很开心,是不是想到什么事了?”张倩问道。

    我拉着她的手,大笑地说:“红红,你也过来!”

    我向李红红挥了挥手。

    李红红跑了过来,小眼睛盯着我和张倩的手扫了一眼后,快速地坐到我的另一侧。

    “你们想不想发财?”我问道。

    张倩和李红红不解地盯着我看,等待我的回答。

    “张倩,你看呀,你哥种的灵芝往外卖的话一定卖不上价钱,如果咱们从你大哥的手里买回来,这样,你大哥也能多挣钱,咱们也挣到钱了。”我看着她们说道。

    李红红小眼睛直转,慢慢地开心地笑了起来。

    张倩依然还明白过来。

    “哎呀,倩姐,你怎么那笨呢,王叔的意思是想跟你大哥合作,你哥管种,咱们管销。”李红红拍着小手说着。

    “王叔,真的可以吗?”张倩开心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下诊所的时钟,已经晚上快十点了。

    “张倩,太晚了,明天咱们再细谈,这马上十点了。”我说道。

    张倩也抬头看了下时间,随后站起身,说:“王叔,我就先回去了。”

    我和李红红跟着张倩共同出了诊所,锁好门打了辆出租车,看着张倩上车后,我和李红红向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后,李红红忙碌了一天,感觉到累了,就先睡下了。

    而我呢,当然是去了赵雅欣家。

    疯狂了一个多小时后,搂着赵雅欣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和张倩,还有李红红具体商量了下细节。

    李红红的商业天赋非常高,从制定计划到最后的如何销售,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在说,我和张倩成了观众。

    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诊所,如果我走了,诊所就没有医生了。

    最后,只能在通过欧阳杰,让他帮着找两个医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李红红注册了公司,办公地点当然还是我的这个诊所。

    欧阳杰帮我介绍了两个医生,一个中医,一个西医。

    我也没问他们叫什么,直接交给了李红红。

    自从发现李红红的天赋后,我就把诊所管理全交给她管理了。当然,这两又招聘了两个护士。

    我决定把李红红和张倩抽出来,陪我专门做灵芝的生意。

    财务当然交给了张倩,她的心特别细,而且做事非常公正。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和张倩商量后,决定后天跟着她回趟老家,实地考察下。

    李红红也想跟着去,但是我不放赵雅欣自已一个人在家。

    当晚,我付出了二次正面进攻和一次反面进攻后,她和赵雅欣才放过我。

    第二天早上,李红红悄悄地对我说,可以利用这次考察的时机,把张倩拿下。

    中午十一点多时,孙安梦打来了电话,依然还是那个恋爱的主题宾馆,依然是那个505号房间。

    当我敲开门,走进去后,孙安梦一下了就扑到我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小宝贝,你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呜呜,我要走了!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孙安梦哭泣地说。

    我抱着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先别哭了好不好,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问道。

    孙安梦一边哭着一边说。

    原来,她的父母一直生活在国外,当得知孙安梦和她老公要离婚的消息后,她们就从国外赶了回来。

    她老公的公司,当初是孙安梦父母背着孙安梦拿钱成立的,现在,孙安梦的父母拿着当初她老公立下的字据,收回了公司。

    而且,在父母的压迫下,孙安梦和她老公快速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她老公,不应该是她前夫,拿到了一笔钱后,领着小三已经远走高飞了。

    公司现在的管理是由父母聘请的职业经理人代为管理,而孙安梦的命运就是随着父母去国外。

    “军哥,我不想走。怎么办呀?”孙安梦哭泣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不停地安慰她。

    安慰当然包括了很多种,最突出最有效的当然是我那很厉害的功夫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