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巴士,女司机林萍的最后

  雨越下越大了,林萍不禁有些不安。

  “或许今天应该听他的,就不该开这一趟。”看着不断泼落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她后悔起来。

  远远望去,天地一片昏暗,这才下午五点钟,不开车灯根本就没办法在路上行驶。她看了一眼后视镜,今天的乘客比往常少,只有五人,从镜子里望去只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在有说有笑,其余的人都窝在座位里,像是沉沉的睡着。也是,这种鬼天气也就这几个神经病才愿意出门。

  今天本应该是她的老公开这最后一班车,可他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同学拉去喝酒,车是开不成了,可这一天的钱可不能不赚,所以本应该今天休息的林萍只好替他男人来跑这一趟。

  出了镇子,路上的车辆慢慢消失不见,路上坑洼的地方开始多起来,车子每经过上面便发出一阵战栗,随之而来的是惹人心烦的噪音。窗外的庄稼地显得阴沉。

  年轻的情侣消停下来,那个女孩的脑袋耷拉在男孩的肩上,两人闭着眼睛睡着了。

  林萍从鼻中呼入的空气里感受到了凉意,她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想要找件衣服披在腿上,可这才发现丈夫并没留一件外套在车上。早知就不穿这件短裤了。不想还好,可一发觉自己身上穿的少,就感觉到周围的凉意像是增加了几倍,肆意的夺走身体里艰难积留的热量,她感觉更冷了,随即把温度又调高几度。

 文学

  外面的天完全黑了下来,路灯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得行驶有两里路才能经过下一个路灯,这段路是平时自己丈夫最喜欢的一段路。人少车少,路途平坦,是一个可以放松一下自己紧张神经的好路段。雨水不断冲刷着玻璃,雨势大的看不清周围的景象,彷佛这辆车是驶入了一个异域世界。

  忽然,林萍透过雨水看到两束影影绰绰的灯光,驶的近了方看清是四个男人,其中两人举着手电筒朝大巴车照来,灯光闪的林萍睁不开眼。她很纳闷这种天气又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想要上车。不过能多赚一点是一点,也不亏了跑这一趟。

  车辆停下,有的睡的稍浅的,睁开眼睛好奇的观望四周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四个男人走上车,雨水从他们身上一下一下滴落在座位之间的走廊上,看模样他们中的三年有三十多岁,剩下一个寸头模样年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

  “到县城去吗?一个人十块。”林萍缓缓发动车子,开口道。

  他们中为首的一人手抓着扶手,目光冷冷的环视车内的乘客,随即慢慢的转过身子问林萍“到县城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这种天气怕是得慢些了,不过最多三个小时。”林萍如实道。

  那人对另外三人使了个眼神,那三人朝里面走去,一人坐在最前面,一人坐在中间,一人坐在最后面。

  “好,你慢慢开,不急。”为首那人一字一句的说,语气平淡。“钱放在哪?”

  林萍没注意到那人的神情,她把身旁的纸盒递给他“放里面就行,自己拿着找零吧。”

  纸盒里放满了一块五块的零钱,那人接过掂量了一下,并没有把钱放进去,他对着林萍继续说:“师傅,看你的模样不像是开大巴的啊?”

  林萍见他不着急找个地方坐下,只顾着问自己问题,心中不免起了疑问,但随即一想,也许是他觉得自己身上全都湿了,现在坐下会很不舒服吧。

  “那我像是干什么的?我和我男人都是司机,开了得有五六年喽。”林萍笑道。

  “不像,看你那么年轻,不像开车开好几年的。”那人凑到林萍身旁,仔细打量着。“看你穿的像个大学生。”

  林萍被他的话逗笑了,这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说她。她想,也许是自己今天穿的短裤的原因。接着她调整下坐姿,好让双腿能更好的露出来。

  “你们是做什么的,怎么这种天气还要出门?”林萍问。

  “我们嘛——”那人看向后方,朝另外三人做了个手势。

  “——是打劫的。”话毕,他从怀里掏出一把七寸长的宽刃匕首,颇为随意的搭在林萍的肩膀上。“师傅,你好好开车,可不要想着耍什么心思。”

  林萍还以为他开玩笑,回过头看他,那人神情严肃,眼神冰冷直视着林萍的眼睛,林萍感觉一股从脚心冒出的寒意直抵脑袋上的天顶,一时间不知所措,只睁着眼睛看着那人。

  “专心开车。”那人说,手上的匕首在林萍肩上轻轻敲了敲。

  林萍赶紧回头看着前路,她的心脏跳的飞快,脑子里一片混乱。

  “都不要动!你,把钱拿出来,快!”后面的三人都掏出同样的匕首。

  为首的那人手中的匕首依旧放在林萍的肩上,眼睛时刻留意着乘客的一举一动,他默默数出一共有五人,一个女的,剩下四个男的除了那个老头,也就那个青年和那个皮肤黑的人有威胁,剩下那个白领打扮的干瘦男人则不需要考虑。

  “怎么了?”年轻女孩醒来,望着车里的情形不明所以。

  “嘘!小点声,我们遇上打劫的了。”青年十分紧张,紧紧攥着女孩的手。

  “老三,让他们把手机交出来,装到袋子里。”为首的那人说道。

  老三应了一声,他正在白领打扮的那人身边。

  “把手机拿出来!”

  白领打扮的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顺势抹去额头的汗水“大哥,不行啊,我手机里有我非常重要的客户,我要是丢了这些客户,我的工作也就丢了啊…”

  “你拿不拿?”老三把匕首对准他的脖子,那人感觉到刀尖上传来的森森寒意。

  “我拿,我拿!”

  “哎,你们这是抢劫?”坐在中间的老头高声问。

  “闭上你的嘴,快把手机拿出来!”中间二十岁模样的青年对老头说,忽然他注意到了坐在老头前面的那两个年轻情侣,他走到情侣旁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女孩。

  “老四,快让他们交手机。”最后面的老二时刻注意着车里其他人,见老四没有回应。

  “老四?”

 文学

  老四的目光还一直留在年轻女孩身上,女孩害怕的缩在男朋友怀里。老四盯着女孩在黑色的镂花裙中显得格外白嫩的皮肤,注意到她露出的紧紧的靠在一起的双腿,以及被裙子微微包裹着的胸部,他看的呆了。他又看向女孩的脸,女孩染的泛金的头发被细致的扎着,眉眼上涂着淡妆,鼻子小巧的挺立着,嘴唇透露着粉嫩,对他而言,这女孩宛如从电视里走出来的一般。

  “你,起开。”老四男孩说,眼睛仍旧盯着女孩。

  “你要干什么?”男孩虽然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问。

  “你起不起开?”

  男孩看到他突然换了恶狠狠的神情瞪着自己,心里登时没有了反抗的念头,连忙起身让开。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后面的老头伸着脖子想要呵斥。

  “滚!”老四恶狠狠的目光让他把想要说出的话吞进肚子里。

  老四坐在女孩身旁,眼神不断的上下打量女孩。女孩害怕极了,紧张得看向自己的男友又看向老四涨的发红的面庞。

  老四打量够了,转而望着女孩的眼睛,呼吸逐渐变得急促。

  “你真漂亮…让我摸一下。”

  他的左手直接放到了女孩的胸部上,女孩吓的尖叫,男孩见状从后面猛的抱住老四,老四反手一刺,男孩痛哼一声,倒在另一边的座位上。老四站起回过身来,狠狠的对着男孩又踢了两脚,男孩捂着肚子,痛的不断哀嚎,身子胡乱扭动着。

  女孩脸色惨白,吓的说不出话来。后面的老头也怔住了,嘴里嘟囔着“真捅人呐…”

  车里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林萍转过头去看,为首那人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让她专心开车。接着他和最后面的老二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没有意料到老四会突然下手。老三正在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身旁接过他的钱包,见到这个现状也愣住了。

  老二从后面走过来,一把夺过老四手中正在滴血的匕首“你他妈脑子被驴踢了!”

  “是这小子突然抱住我,再说了不就捅了个人嘛。”

  天边忽然炸起两道惊雷,震耳的雷声让众人头皮发麻。

  老二蹲下去检查男孩的伤势,男孩此刻的哀嚎越来越弱,血浸染了他的胸口,染红了一大片座椅,在微弱的灯光下成暗红色的血一下一下从座椅上低落到地上。老二站起来,瞪了老四一眼,接着示意老三继续,然后走到林萍身边。

  “老四这混蛋下手没轻重,那小子伤的挺重,咱们还是赶紧弄完下车吧。”他对为首那人说。

  那人看了一眼林萍“不行,雨下的太大了,咱们没办法走。”

  “那把他们赶下去,我们开车走。”

  林萍留意着两人谈话,忽然车子一下剧烈的颠簸,众人都被晃了一下。

  “好好开你的车!”为首那人冷冷的道。

  “目标太大,再说我们丢下那小子,那小子可就真没命了,到时候警察肯定会到处通缉我们。我们就先留在车上,等靠近县城了,雨也小了,咱再找个地方下车;你先去给那小子包扎一下,别让他死在车上。”

  “大哥,我哪会包扎啊?”

  “那就问谁会。”

  老二回到老四身旁,对老四说“问问他们谁会包扎。”

  老四望着女孩,没有回应。

  “我他妈跟你说话呢!”

  老四看了一眼他,随后对着车厢里的人说“有没有会包扎的?”

  白领男子将身子缩在座椅里,皮肤黝黑的男人摇摇头,剩下的老头悄悄的举了下手,小声说“我可以看看。”

  老四示意让他过来,老头俯下身子观察男孩。

  “别乱动,给我看看伤到哪了。”

  男孩仍旧胡乱扭动着。

  老头没办法,说“他这样乱动,我根本就没办法,再说他这样只会流更多的血,你们得帮我按住他才行。”

  老二点点头,用手拍了下老四,让他一起按住男孩。老四将匕首收回腰间,按住男孩的肩膀。

  男孩挣扎的太猛,两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男孩扭动的身体稳住。

  老头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对着男孩握着的伤口仔细观察。

  “他怎么不动了?”老二问。

  “疼的昏过去了,好在是捅在肚子上,这要是再往上面一点,这男孩就没救了呀。”老头说“你们谁有绷带?”

  “谁他妈坐车带绷带啊?”

  “没有绷带你们得给我弄点布条来啊,不然我用什么给他包扎?”

  “好,好,布条,哪有布条?”忽然,老二看到车窗的窗帘,脸上一喜,用匕首将窗帘割下来给老头。

  老头绕着男孩的肚子将伤口包住,包完后,他将男孩的脑袋扶靠在座椅上,正要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就听到老四说“把手机给我。”

  “我这是老年机,又不值钱。”

  “能打电话吗?”

  “废话,当然能啊,不然我买它干嘛。”

  “拿来!”

  老四见老头迟疑着,从腰间掏出匕首对着他“拿不拿来?”

  老头只好将手机给他,嘴里不出声的嘟囔着什么回去坐下。老四把手机扔给老三,自己靠着女孩坐下。

 文学

  “他是你男朋友?”

  女孩失魂落魄的流着泪,目光直直的看着男孩,没有回应老四的问题。老四摸向她的脸蛋,替她把泪水擦去。

  “你不想让自己成为他那样吧。”

  女孩看向他,极为惧怕的摇摇头。

  “那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不好?不然的话…”老四用头指了下一旁的男孩,接着左手在女孩的身上肆意抚摸。

  “大、大哥,”女孩怯生生地开口“那个,我有艾滋病。”

  老四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摸着女孩的胸部,从手上传来的他从没体验过的感觉,让他感到又刺激又兴奋,体内燃起了一股熊熊烈火。

  “你甭想骗我。”老四说“走,跟我去后面。”

  “大哥,我真有艾滋病。”

  老四用匕首对着她的脸比划几下,说“去后面。”

  “老四,你干嘛?”老二见老四押着女孩向后面走。

  “做点男人该做的事。”

  “你消停点吧,我们干完好赶紧撤啊!”

  “这么大的雨,怎么撤?趁着这点时间,不如让我…”

  这时,巴士突然发出几声怪响,老四一个不稳,匕首险些刺到女孩,接着巴士又扑哧几声,慢慢停下来。

  “怎么了?”为首那人问林萍。

  “应该是发动机进水了。”

  林萍的话音刚落,车内的灯光闪了一下,然后就熄灭了,车里顿时一片漆黑。

  “都别动!都他妈别动!老三,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老二,老四,找东西把他们的手系上。”为首那人又对林萍说“你,赶紧把车修好!”

  “没办法啊,只能等雨小了才能试试。”

  “你起开,甭想耍什么花样,让我试试。”

  “不能打火啊,现在已经进水了,在打火的话,会把整个发动机都烧坏的!”

 文学

  为首那人坐在驾驶坐上,对着仪表盘一遍遍检查,没有找出别的办法。

  “不能打火?”

  “打火发动机会坏的,这样保险公司是不赔的。”

  林萍担心巴士会因为他而坏掉,这样换发动机这笔钱就得由自己老公承担了。那人观察林萍脸上的表情,判断她是否是在说谎。

  些许,他说“你到后面去。”接着他对老二说:“老二,把他们的手都绑起来,看看还有没把手机拿出来的吗。”

  前方的路一片漆黑,后视镜里的后方同样如此,雨水不断敲击着车辆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闷雷从空中滚滚传来,时而的电闪照耀了巴士附近的荒芜。

  “现在几点了?”为首那人问。

  老二将黝黑男人的手用窗帘绑好,掏出手机看“刚八点。”

  那人点点头,神情明显缓和下来“打开手电筒,弄出点光亮来,老三,一共多少钱?”

  老三正坐在一旁对着包一个钱包一个钱包的数钱“没多少啊大哥,这帮孙子都没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