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与虚幻的界限 后山是一个巨大的墓园

 深夜里睡不着,A起身下床走向房间门外,看见妈妈的朋友的儿子–A叫他弟弟–打开了A的电脑。

这小子怎么还看起电影了哈。

A想着没事,小伙儿平时对她也挺好的,电脑给他用会儿也没什么。

弟弟回头看见了A,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A对他笑了笑,坐下来和他一起看。

电影有点儿诡异,也不像是电影,倒像是监控拍下来的影像。画面中是深夜一个学院某座楼中的大厅。

这个大厅既富丽堂皇又朴素典雅,月光透过石柱照在大厅铺了白色大理石板、用粽色大理石装饰着边角的地面上,显得格外幽深。

 文学

螺旋扶梯也是白色大理石制成的,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房间门口。由于大厅的穹顶很高,所以房间的门一眼就可以看到。

大厅里有一个老头儿,看它的行头,应该是保安之类的人物。此时他正笼罩在月光中,摘了帽子的光头闪着光芒。

他身边的狗躁动着,不安地吠着。

“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你干啥你别叫了,校长在睡觉啊啊啊!”老头轻声呵斥他的狗。

这时A才看清那个二楼的房间原来是校长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动静,老头捏了把汗,看着那狗,那狗仍是朝着一个地方龇牙咧嘴。

A不知怎的,看见大厅竟有一个人形怪物,手脚状如蜘蛛长足,它在月光中若隐若现,正向校长房间爬去。

老头看不见,弟弟也看不见。

“卧槽这怪物是来暗杀校长的!”A腾地站了起来,竟然直接出现在老头面前。

“A同学,怎么深夜造访?大伙儿都在睡觉呢!有什么事明天再找校长吧!”老头居然认识A,而且隐隐有一副尊敬A的样子。

狗激动地望了A一眼,继续对着怪物狂吠。

“大爷咱们学校混进东西了!你狗看得到,快,你可以借你的狗一用!”

老头的狗听懂了A的话,快速跟上了怪物。

老头竟很信任A的话,不再责怪狗,而是跟上了狗。

“不好,校长有危险!”

老头虽五大三粗,但是还算聪明。

A看见那个怪物行动虽然快,但是似乎没有视力,也没有听力,它往校长房间去仿佛只是被下达了个命令,编了个程序。

所以,A等人的行动,怪物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是怪物的主人太过相信怪物的隐匿能力了。

A抢在怪物之前敲开了校长房间的门,吠叫的狗让校长醒了大半,很快,校长眼神锋利了起来。

一张黑桃K飞出,直接削掉了怪物的头颅。

削平的脖子里冒出黑色雾气,蜘蛛长足抽搐了一会儿,紧接着整个怪物躯体就碎成了齑粉。

校长房间里边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了位喝着红茶的贵族绅士在桌边,摆弄着桌上的红桃K。

“糟糕,A,老孙,快拉警报,通知同学们快撤离学校!”校长没有因为怪物的死而松口气,反而更紧张起来。

“那个怪物,不杀,你们的校长死,杀了,学院‘死’。嚯,对方真狠啊。”绅士抿了口香茗,不紧不慢道,“得,我先走了。”

噗的一声,绅士消失不见了,桌上什么也没有了。

孙老头已经去拉警报了,A跟校长了解了一番情况才到学生宿舍。

学生宿舍建筑是上个世纪的风格,放在平时特别好看,这会儿楼顶发出警报的蓝色光芒照亮了黑夜,显得有些令人不安。

宿舍楼前的空地已经聚满了人,都还穿着睡衣,一个个茫然无措。

有几个眼神坚定锋利的同学在引导着大家疏散。她们分别是B、C、D,和A一样,是学院里特殊的人。A意识到那应该是自己的伙伴。

“A,学院后面的山上好像有情况。”B向A奔来,深色凝重。

“我去看看,你们快带同学们走,先出了校门,我到时候回来找你们。”A说完,立刻向后山跑去。

 

这后山原来是一个巨大的墓园,里面葬了历代校长的遗体。现在的校长的父亲就在里边。

走上一级级石阶,A感到越发的地动山摇。

还没走上墓园的大平台,A就看到大平台中间唯一的一棵银杏树在火中扭曲,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只足有二人高的黑龙,在喷火。

那棵银杏树下面葬着的是校长的父亲。

A心一凉,转而暴怒,竟不知从哪掏出一柄长剑,向黑龙掷去。

 文学

黑龙吃痛,转头发现了A,大吼一声将尾巴横劈过去。

A借用巨石,挡下了黑龙的尾巴。巨石碎裂,A只得向冲向黑龙。

拿回长剑,跃到黑龙背上就是一顿猛刺。

黑龙躁动,火烧得四面巨石焦糊。

不知过了多久,A渐渐无力,和长剑一齐被黑龙重重甩在地面,腰间被石块划出了血。

黑龙得意,张嘴就要咬碎A,却被什么东西扎进了下颚。

是A,又站起来了。大喝一声,黑龙上下颚被撑破,撕裂分离。

黑龙重重地倒下了,A也没有力气了,倚靠着一块烧焦的石头,滑落在地。

伤口不停渗着血液,A苦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昏沉沉的,却感觉伤口有些凉,迷糊中看到一个白衣老人,好像在给A的伤口抹药。

“你会没事的。”白衣老人微微一笑,化作金光消失了,像极了金秋时美丽的银杏叶。

醒来的时候,校长正看着A的伤口出神。

“校长,你怎么来了。”

“你醒了。你没事了,赶紧回去,大家需要你。”

“走吧校长。”

“不了,你去吧。”

A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她理解校长,并且尊重校长的决定。

远处的地平线已经缓缓亮了起来,A听到东南方向传来轰鸣声。

正寻思着是什么东西,就看见楼房般高的海浪正从东南踱步而来。

微亮的天边与浓郁的深蓝相映,美丽却无处不彰显着危机。

“糟糕!”A心里惊呼,赶紧向校门口奔去。

同学们已经开始向西北撤离,场面有点混乱。

B、C、D之下多了很多带队的同学,此时她们正聚在一起商量疏散方向,最终决定各个领队带领一支队伍,往西北的不同方向逃散。

A挤进混乱的人群,找到了BCD。

BCD正在给同学们分发可以佩戴在胸前的信号灯,看见A来了,给A递了一把信号灯示意她帮忙发。

面前还有一个人E,A觉得很熟悉,并且莫名对他有浓浓的好感。

A看着E,E也看着A。A笑了笑,竟然凑上去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把手里的灯往E怀里一送,“你一定能安全离开的。”

“加油,我等着和你相聚。”E呆了呆,随后抱紧了手里的灯。

各个领队开始带领大伙儿迅速撤离。

ABCD则是开路先锋。

 文学

登上了西北的一座山丘,俯瞰到学院那一片地方。“嘎嘎嘎”一阵断裂的声音传来,A看到学院最高的那座楼竟然崩塌了。

A皱了皱眉头,学院之下的纵横江流,已经渐渐涨高了水位。

“他们到哪了?”A急切地问道。

“应该快了。”

 

太阳升了,远处楼房般高的海浪在阳光下闪着得意的光芒,一副要吞没平原的模样。

“等等,信号显示,他们好像往江边去了。”

A赶紧朝低地冲去。可是到了平原,只看见江流正寂寞地奔腾,四周一人都没有。紫红的天幕和远方黑魆魆的吊桥轮廓,渲染出平淡祥和的模样,可是A急得找遍了江沿岸,愈发得不安。

“沿江平原本就是低洼之地,水往低处流人应往高处走,这点常识大伙儿不该不知道。”B安慰A道。

“得留下标记告诉大家正确方向。”

海浪渐渐靠近,A才发现海浪不止楼房那么高,甚至连西北山丘都能淹没。

平行方向不行,那就去垂直方向。

“咱们,去云端。然后留个通道结界。”

B点点头,带着三人向某方向走去。

那里有一个小站台,站台旁边有个小房间。

B掏出了一张卡片,对着房间门一晃,四人就出现在房间里。

房间灰蒙蒙的,中间有一面大镜子,B按了按镜子边框,镜子就发出光芒。接着B抬腿伸向镜子,然后竟走了进去。

A惊奇之际,CD催促A快进去。

A点点头,学着B向镜子伸进脚,“嘭”却被玻璃隔住了,A进不去。

A慌了,难道她就是进不去吗。想了想,该不会是因为她没出示卡片?

 文学

A赶紧跑出房间,在身上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更别说卡片了。

慌乱间瞟到一个签到机,A赶紧过去把拇指按在上面。

签到机亮了绿光,A才匆匆进到房间里。房间里已经涌进了许多江水了。

A赶紧向镜子伸了伸腿,总算是可以进去了。

一半腿在内一半腿在外,A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落了些什么。

“我手机呢?哦C在你这,快拿来,我上去后手机联系!”

“啊给你,好!快去!”

接过手机,进入镜子,A一阵头晕眼花。

睁开眼睛,A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弟弟的大衣。电脑已经关了。弟弟靠在另一个沙发上睡着了,嘴角却露出一抹富有深意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