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三十而已》:离开大厂做“村花”,收入翻了10倍

电视剧《三十而已》火了。有关它的话题霸屏热搜榜。

  薇薇追完了所有的更新,她觉得从王漫妮、顾佳、钟晓芹身上或多或少能看到些自己的影子。

  31岁的她现在是一名创业者,办公室的地上堆着大大小小的纸盒,里面有大米、苹果、红薯等,房间里飘着一股天然的瓜果香,她说这里是她的直播间也是“库房”。

  30岁时,薇薇感受到了职场瓶颈,她面试了不少单位,但没有成功,隐隐觉得是简历中“已婚未育”的四个字让她被淘汰了。

  她选择了创业做农产品溯源主播,她觉得这是一个不受人牵制的工作,更意外的是这份新事业重新点燃了她的工作激情。

  在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张中国地图,是薇薇特意从淘宝买来的,每播完一个产区,她就刮开一地,目前已经有30多个产区被“点亮”。

  现在,主播薇薇的月收入翻了十倍,“30岁,人生才刚刚开始。”

“已婚未孕怎么了”

  曾经,薇薇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山西电视台担任出镜记者,2016年,传统媒体受到互联网冲击,电视台收入锐减,薇薇觉得前途迷茫。这一年她过得很焦虑,“听说杭州是互联网硅谷,我想到最前沿的地方看一看。”年底,她从电视台辞职,顶着家人反对的压力,从山西来到杭州。

  2017-2018年,薇薇换了两份工作,但做的都是偏新媒体方向的营销策划。

  第一家单位是做智能手环的bong,互联网公司的氛围让薇薇特别有新鲜感,例如每天下午有固定下午茶时间,定期有生日会,工作内容是做跨界品牌的微博微信联动,这些是她在电视台从未感受到的。

  当时bong被淘宝直播邀请成为直播商家,因为记者的经历,薇薇被推到了台前。她认真地准备背景音乐,设置互动抽奖活动,还写脚本控制节奏。这个工作,点燃了她所有的激情。

  彼时,薇娅、李佳琦的直播生涯也才刚起步,”我现在特别后悔,如果当时我以个人身份入场,也许现在也是年薪百万的大主播了。”可当时的薇薇根本没有创业的想法。

  除了直播,更多时候,薇薇手头的工作让她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她离开了。

  她的下一家单位是在拥有1万多名员工的传化集团,办公室能望到钱塘江,保安大哥帅帅的,穿着干练的衬衣,有很长一段时间,薇薇享受着做高级白领的感觉。

  但工作内容与前一家单位很类似,她又开始找不到人生价值,也没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2017-2018年,薇薇过得很“动荡”,她频繁面试,想跳槽。

  “快30岁,已婚未孕。”面试官又一次从简历中的一堆文字里,挑出了他们认为的“关键信息”。

  这是薇薇第N次因为年龄问题被面试官,“我觉得自己的资历是够的,但他们却反复提及年龄。”

  也正是在面试中遭受了“年龄歧视”,才让她有了创业的想法,她想做主播。

  那一年,薇薇正好30岁。 直播间里找到做记者时的成就感

  7月底,四川泸州合江县,盛夏的阳光洒在果园的树林间。薇薇拿着手机直播:“你们见过荔枝树吗?好高,要爬树摘荔枝!我先帮大家尝一个哈。”

  现在正是荔枝上市的季节,在果园、田地里,薇薇直播展示农产品原产地和采摘、包装的细节。

  回顾当初,虽然有主持经验,但薇薇的直播之路其实走得很艰难。最开始,薇薇做的是自己喜欢的美食直播。因为没有粉丝,她一个个去找商家谈合作,连样品和试吃的钱都得自己掏。

  直播间也全是她一个人搭建的,尝试半年,粉丝才累计到2000人。每天从晚上9点播到凌晨4点,日日忙碌的她还因为熬夜患上“过劳肥”。这么努力但月收入仅二三千元,温饱都很难。总之,生活一地鸡毛,她一度想过停播。

  当时,她主要的困惑在于她与很多主播的货品都类似,根本做不到差异化竞争,同时,她的价格优势也不如薇娅、李佳琦等大主播,她开始思考主播的价值,她要做的不只是砍价。

  在几次产区直播走访中,她看到了市场空白:很少有主播播高客单价的农产品。

  例如临安的小香薯,它的个头小,售价会高于市面上的同类番薯,但这个品种口感很好,既有软糯、沙、面的口感,又不会噎人。

  薇薇就这样一天一天地在直播间里讲述着这些果子背后的故事。

  她们小团队的选品标准是根据季节找到时令农产品,再找到对应产区,筛选出产区中最优质的品牌产品。薇薇说她们与盒马采用的是同一套选品标准。

  今年2月,不少海南的热带农产品上市,但因为疫情让这些农产品滞销,当时,薇薇正好就在海南,她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帮上忙。

  她用最快速度联系了几位海南本土的主播,又对接上阿里春播计划的小二以及当地政府一起搭建了一场助农直播。

  当时,她负责播凤梨的直播,“那场直播,消费者、经销商都在看,卖出了金额50多万的凤梨。”

  靠自己的力量帮助到了受灾的农民,做记者时候的成就感又回来了。 家庭事业难平衡

  一周工作六天,每周六给自己和团队放个假。刚过去的周六,她恶补了《脱口秀大会》,一直追到凌晨2点。

  追综艺是她觉得最解压的方式,她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爬上30岁后的变化,“我最佩服薇娅,有媒体采访说都看不到她的疲态。”

  一个月有20天薇薇都在产区,上周她接连走了三个省份:山西、四川、广西。7个人的小团队内部有一张排期表,上面标注着每一个农产品最佳的上市期以及最佳产区,时令一到,小团队就去直播。

  半年来,薇薇走过了30多个农产地,帮村民带货,被粉丝亲切地叫做“村花”。前几天去山西运城,当地农户热情地介绍自家的桃子,“他说,谢谢我帮她卖桃,明年还要请我来吃。”

  “当这件事变成你想做的事时,好像天天不休息,也没什么。”薇薇回忆当时她老公发过一条朋友圈,是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后的感受,说从老婆身上看到了那些“姐姐们”的状态。

  今年直播的爆发让薇薇抓住了风口,相比过去在电视台,薇薇如今每月收入翻了十倍。

  不过,在30岁的人生阶段,她也遇到了不少现实问题,例如是否要生娃。因为创业,要孩子的计划也往后顺延着,尽管爸妈还未催生,但她也有杆秤,“之后会增加其他主播,那时候可能就是我退出去生孩子的时候了。”

  目前,薇薇有近6万粉丝,尽管在关注度上远不及那些大主播,但薇薇也有梦想。她的办公室墙上贴着一张中国地图,每去完一个产区,她就刮开一地,她希望不久后这张地图能被点亮80%的区域。

  她还希望明年能走向国际化,“例如溯源新西兰的牛奶、巴西火腿等等。”

  在什么时候重启你的人生都不算晚,何况,才30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