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最伟大的力量,不依赖的生活刻进了我的骨髓

  1

  司机请辞,而我不准备再请司机。以后的日子,我要自己开车了。

  似乎早已在心里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这几个月来,每周我都坚持开一次车。

  将车开到目的地,没有什么问题。第一遵守交通规则,第二集中注意力,第三不乱抢道。我还有最后的绝招,就是实在开不了,那就选择停下来。

  开阔又标准的场地停车,我也是可以的。

  处理不了的,是在拥挤狭窄凌乱的地方停车。

  所以我自己开车,大概就是往郊外没有目的地开车散心,上下班,或者开到地铁口停好车,坐地铁去复杂的目的地。

  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

 文学

  2

  有一天,女儿由衷地对我说:“妈妈,你人生最勇敢的两件事,一件是嫁给老爸,一件是决定自己开车。两件事都和爱有关。”

  是啊,拿了驾照二十多年的我,其实压根就没想过开车。之所以拿驾照,是美剧的孤胆英雄看多了。预备着万一遇到危险关头,可以跳上一辆车,手忙脚乱启动,无知无畏将车当坦克开走,逃出生天。

  生活所迫,没有外援搭手,先生和我的工作又常年需要出差,我们只能尽力保证周末有一个人在家陪孩子。我的一双儿女一直寄宿上学,周末回家。

  女儿读高三那个暑假,她说想走读。先生理性地认为高三学业紧张,这个时候走读不合适。还有一个原因,他早上睡得晚,如果女儿走读,难免要他早起送,我看出了他内心的一万个不愿意。

  可女儿可怜巴巴地说:“我从来没有尝过每天睡在家里是什么滋味……我自己坐公交车。”

  我除了满足她走读的愿望,不能选其他。

  坐公交车……一个多小时……每天三个多小时在路上……放学还可以,早上要赶早自习,太不具备操作性了。

  我决定找陪驾练车,这样我在家的时候,我早上就可以送女儿去学校,先生偶尔帮忙送一下,大概就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

  找了个最严苛的教练,每天两小时,连续练了九天车,我可以开车了。

  当然,将我教会开车,为教练带去了一大批学员,都是熟悉我的人,认为能教会我开车的教练,绝对值得信赖。

  真相是:为了送女儿,我根本就不允许自己学不会。

  爱,才是最伟大的力量。

  送女儿去学校的早上,她在后座酣睡得像个小猪,完全没有担心我是一个新手。

  3

  最初开一趟车下来,比干半天家务活还累。因为紧张,全身肌肉酸痛。

  我也在那个时期,被女儿取了个昵称:笨笨。

  女儿说,我带着眼镜(为了爱美,我可是只有开车和看电影才带近视眼镜的),目视前方,背部绷直,两手紧紧抓住方向盘的样子,实在是太笨太笨了。

  开着开着,车感好了,人也放松了。

 文学

  开车送女儿上学的日子,也是我和女儿重回亲密的时光。

  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也去接她放学。放学的路上,她喜欢和我嘀嘀咕咕各种八卦废话说个不停。

  冰雪天,不放心我技术的先生,也会自觉地起床送女儿上学。

  凡事不依赖的生活,也许在童年,就刻进了我的骨髓。

  得一分,是一分的恩情,就是这样。

  4

  女儿上大学后,我又很少开车了。

  开车于我,实在是一种劳作而非享受。

  我经常思想开小差,开错路口。

  复杂一点的地方就停不好车,变通力也很差,总之,开车会让我陷入紧张和焦虑中。

  搭先生的车上下班,天经地义一般。

  这个天经地义,在今年4月戛然而止。

  那段时间,崩溃的情绪,混乱的心神,身心分离的神游状态,我当然不敢自己开车,于是请了一个专职司机。

 文学

  生活总是不断地制造麻烦,而我也习惯了麻烦不断的生活。

  5

  昨晚聚会,被朋友开车接,开车送回。

  回到家,看着停在车库的车,想到明天开始真的要自己开车了,心情立即不好。对着漆黑的房子,我没有开灯,在黑暗中一步步踏上楼梯,每一步都踏出了灰败。

  我将自己锁进了刚腾出来的静修房,和我的灰败在一起。

  当拼命忍住的眼泪,从耳朵冒出来的时候,我知道我阻挡不了我内在的悲伤。

  等天亮吧,天亮了,又是一天的生活。

  生活,除了向前走,还能怎样呢?

  开车,开着开着,也许就会开成老司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