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岳云鹏直言: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19岁那年,岳云鹏正在饭店当服务员,他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郭德纲。


他决定跟着他学相声,可是这碗饭并不是那么好吃。

他带着一口浓重方言的普通话,因为太“笨”,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在小剧场打杂。


其实他是上过台的,只是刚上去,脑子里就一片空白,15分钟的段子,他说了3分钟就下来了,他全部忘光了。


德云社很多人都觉得他“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行”,但郭德纲觉得,他有那样一股劲儿,一定会出头的。


师父没有看走眼。在那段很长的蛰伏期,他逮到时间就背词,哪个师兄有空就拉着对方对词。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个看上去什么都做不好的小岳岳,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儿,在德云社大红大紫。


我们说物极必反,这句话用在岳云鹏身上,也十分恰当。


在成功之前,岳云鹏在底层滚打过,当过洗碗工、配菜员、服务员、保安甚至是厕所清洁员,那种日子太刻骨铭心,所以他奋力想要从那个泥淖中挣脱出来。


而现在一夜之间爆红,岳云鹏开始有点迷失了。

他被金钱迷惑,被名气笼罩,感觉所有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开始有些膨胀,走道的姿势都不对了。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那个时候,有不计其数的电影剧组找他拍戏,其中不乏大制作大导演,他的片约像雪片一样飞过来。


岳云鹏心动了,说实在的,当相声演员太苦了,而且不怎么赚钱,但拍一部戏,轻轻松松就能拿到很高的片酬,还可以走上影视明星的这条道路,这对他是极大的诱惑。


看出他的动摇,郭德纲一下子就骂醒了他。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

你是说相声的,人家找你演戏并不是因为你演得有多好,而是因为你是德云社说相声的,你还有点腕儿,他用你是给他那部戏去添彩。


电影学院那些多科班出生的,85年毕业到现在都没有片约,为什么会轮到你?这一点你要想明白。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为什么这样好的机会会轮到岳云鹏?为什么那些北电、中戏的毕业生一年也可能接不到这样的好角色?


这全都是基于岳云鹏说相声的名气和平台。


岳云鹏在德云社这个平台,有名气、有流量,去电影里演一个角色,就可以给电影带来更多票房,而这一点,是那些还没出名的科班生没有的。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岳云鹏迅速从那段膨胀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重视自己的本专业。


郭德纲后来评价说:岳云鹏这点很好,我说的话他听进去了,如果那会儿撒出去之后,就全完了。


其实回归到我们的生活中,岳云鹏所面对的这些,又何尝不是我们普通人会极其容易犯的错误呢?


当我们在某个位子上,被众人讨好;当我们拥有权力,被别人用鲜花和掌声簇拥;

当我们可以给别人带来便利,被他们夸奖,于是就忘记别人拥护你的本质是什么。


人经常会对自己产生一种误解,听多了好话,听多了阿谀奉承,就把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权力、名声、美誉等通通往自己身上贴。


可是这些东西贴得越多,就越容易让自己忘记自己的本专业,忽视自己平台起的作用,而害了自己。


我们可试想一下,当你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忘记自己的本专业,别人还会那么尊重你吗?


根本不会的。


位置是别人给的,地位是被捧起来的,一旦坍塌,请问你又是谁?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皇帝专业户”张铁林说过一个有趣的事。


有一次,主持人采访他:演久了皇帝,有什么感觉。


他说,有一场戏,他端坐龙椅,旁边的大臣、丫鬟等等,黑压压跪了一地。


张铁林俯视众人,他威严地说了一声:平身。


拍完这个场景,演戏结束,导演一声“cut!好,放饭了!”


片场瞬间热闹起来,宫女把扇子一扔,化妆师上来揪他的胡子,服装师把他身上的龙袍扒个干净,短短十几秒,张铁林就被扒得剩个裤衩。


助理满怀歉意地跑过来,说:“不好意思,今天跑慢了点,只盛到饭,没有菜,您先吃着,我再去看看。”


张铁林说:“那一刻我才理解,什么叫如浮云。”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


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否则就会大失所望。


戏里,你是威震四方的“皇帝”,众星捧月,但是剧情落幕,失去了那个光芒万丈的平台,就和那些饰演丫鬟、侍卫的演员没什么两样。


你的荣光是那个位子给予的,这不代表着你拥有了这个能力,千万别把平台当成自己的本事。


只有认清这一点,才不会自视甚高,也不会黯然神伤。


而这一点,是很多人经常会犯的错误。


心理学上有个现象,叫做自利性偏差。就是说,人们常常把成功的原因归因于自己。


在一个平台上取得成绩,人往往会以为是自己很厉害,觉得这个都是自己的功劳,和别的东西无关。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离开了名气和平台,根本没人会知道他们。


国际球星C罗曾在街头进行过一项实验。


他乔装成流浪汉,在人来人往的广场大秀球技。他甚至还一边招呼过往的行人,让他们跟他一起玩。


匆匆而过的行人,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驻足,匆匆离去,对于C罗的态度也是爱理不理。


一个小男孩和他进行了简单的互动,随后,C罗问他叫什么名字,把名字签在了足球上,小男孩依旧浑然未觉,对C罗给自己签名的事情,表现得也并不热情。


然而等到这个实验结束,C罗摘下了自己的假胡须,假发,用原本的面目示人。


顿时,整个广场都沸腾了,无数人围着他拍照、尖叫,一路簇拥着他离去。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你看,没有了专业足球场和万人看台,没有了世界上最顶尖的队友和教练,身家数亿的C罗,在人群中也会不受人待见。


人还是原来那个人,球技还是那么厉害,但是离开了他本来所在的位置,就是天壤之别。


迈兹纳有一句名言: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没有了你,平台一样运转。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有这样一则寓言故事。


一天,一个驴子背着佛像下山,众人经过它身边,都对它顶礼膜拜。


驴子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十分骄傲,觉得自己很有本事,便再也不肯干活,总是想找机会溜下山。


后来,它偷跑下山,同样碰到一行人,驴子骄傲地站在路中间,等别人来膜拜自己。谁知,却被痛打一顿。


驴子忍痛跑回寺庙问僧人,为什么之前别人对它十分尊敬,现在却要打它?


僧人说:那是因为,人们当初膜拜的是你背上的佛像,根本就不是你啊。


这个故事很简单,但却很有启示意义。


我们有幸进入一个大平台,很多优秀的资源和机会都涌向我们,这就会让人进入一个误区,以为自己是有突出的能力的。


这样的人,不认识别人,更不认识自己。


当你在位的时候,让你显赫一时的是你位置背后的权力,尽管此时你可以颐指气使地批评教训别人,但当你离开位置的时候,请问你是谁?

 

当你从事某种职业,人们能够信服你,听你的话,这是你所在的单位、你的一身制服赐予你的,而当你脱下这身制服,你试试有几个人听你的?


当你被众星捧月、被人们推到一定位置的时候,你试试摘掉那些标签和光环看看,还有几个人能够一如既往地尊敬你、崇拜你?


无限接近权利,但不等于拥有权利。


在同样的位置上,就算不是你,别人也依旧能获得同样的追捧和奉承。这就是生活的真相。


很多时候,你身上的那些光环和标签,不过是平台所赋予你的产物,只有当你离开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自己真正的实力。


熊猫直播破产的时候,39岁的老员工,失业几个月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而他在熊猫直播时,是公司的技术骨干,中层,工资丰厚,手里还有十几万的期权。


某卫视主持人,因为犯错被解聘,沦落到和小网红抢饭碗的地步,还时常在人气PK中输给他们。


而他在某卫视上主持节目的时候,光芒万丈,和众多一线大咖站到一起,代言接到手软。


某网络主播,因为口出狂言,账号被封禁失去工作,他到处投简历,没人敢要,生活成了很大问题。


而他站在短视频风口上的时候,短短几个月积累了千万粉丝,到处都是关于他的宣传,内心极其膨胀。


在顺境的时候,你忘了自己是谁,而在逆境时候,别人清楚地知道你是谁。


有许多人,总喜欢把名气、平台和位子往自己身上贴,可是那些东西贴得越久就越难撕下,到时候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时候,遍体鳞伤。


一个人能进入一个比较优秀的平台获得成绩,确实在一开始代表了他的能力强过一般人,可是这种能力,是需要自己持续努力去续航的。

岳云鹏:爆红的那一年,我差点就飘了


我们需要常常思考的是,离开位子之后,我们还拥有的是什么?


说白了,位置是别人给的,地位是被捧起来的,它们随时都可能被收走,唯有你的核心竞争力,才是自己的。


对每个人而言,平台就像是去攀登的山峰,我们就是攀岩者。

你之所以能够看到远方的风景,都是因为你站在了平台之上,而只要你一直拥有攀岩的能力,就可以攀上不同的高峰,这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切不可在山上待久了,就忘了自己的攀岩能力。


但愿我们都能明白:值得你炫耀的,不是平台赋予你的光环,而是离开平台之后,依旧能过得很好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