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开书时的油墨香;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我们为什么喜欢阅读纸质书?可能是因为——

打开书时的油墨香;

翻页时指尖对纸质细微纹路的触感;

划线、批注时与文字产生交集的沉浸感;

以及在某年某刻脑海里浮想起当时阅读的情景感;

……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纸张是很多作者灵魂的载体和寄托,它对作者思想的承载是具体的、可触的,最终也在我们的脑海里形成一个个独立的可想象的空间。


所以,纸质书的生命力一定是长久的,无法被取代的。


纸本身也不是静态的,它随着岁月的累积也在成长,身上自然显露出时光的痕迹。

泛黄的,毛边的,破损的……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有多少种纸,就有多少种与纸相关的情感与信念,就有多少爱纸之人在这个乏味时代的有趣生活。

 

日本作家大平一枝抱着“纸这一介质是否会消失会被替代”的疑问,深入与“纸”相关的各行各业,采访各类设计师、收藏家、民艺家,满含深情写下的与纸有关的人生百味。


《纸神》全书由日本百年品牌竹尾的六种特种纸打造,既是内容精良的图书,又是视觉与触感兼美的艺术品。


它是写给爱纸之人的一封情书,也是真切生活的痕迹。


每一种纸

都是一种真切生活的痕迹

作为日本著名生活艺术类非虚构作家,大平一枝多年来以独特的视角,细腻的感受,对“人情味”和真正有趣的生活的关注,孜孜不倦地追寻那些被时间碾压、驱赶的宝贵慢生活,写下一系列对高速运行的快消社会的反思之作。

 

在《东京厨房》中,她潜入东京四代人的五十间厨房,讲述与厨房、饮食息息相关的人类生活细节和令人五味杂陈的人间剧场。

 

在这本《纸神》里,她耗时十年,前后两次采访了近三十位日本著名艺术家、设计师、民艺家,带着对“纸是否会逐渐消失”的忧思请他们分享了最爱的纸,以及他们与纸的幕后故事。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即便在这封给纸与爱纸之人的“情书”里,大平一枝笔下的纸与匠人的世界依然不是经过提纯和高度美化的。她执着于展现生活与人情的真实,她要的,是肌理,是皱纹,是痕迹。


正如书中的艺术家菊地敦己所说:


“我喜欢那些能够让人看到技术或痕迹的东西。”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书里充满各种形态的纸,也遍布各种形态的人生。

 

它们是明信片,是包装袋,是牛奶瓶上的纸盖,是厚度样书,是信封裁边,是相片,是名片,是入场券,是纸币,是广告海报,是儿子悄悄写给父亲的信,是平民生活区里艰难维持的活字印刷所,是意大利书匠为日本知己特制的手工笔记本。

 

他们是徘徊于人生低谷的画家在冷清画材店偶遇的人生导师;是在记事本上“放养”信息的编辑;是辞职种树造纸的年轻白领;是把异国车票挂在墙上的摄影师。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书中提到一个热爱收集“厕纸包”的美术教授,不知不觉收集了近600张卫生卷纸的包装纸,在旁人眼里这爱好简直无法解释。


它们图案幼稚,设计莫名,名称荒诞,但对他而言就是有种不可抗拒的美。

 

他解释道:

 

“包装纸总是被粗暴地扯下来扔掉,不会有消费者留意它们,这正是蜉蝣印刷品的特征。……卫生纸是纸张最后的姿态,它无法再回收再利用,因此更显得可怜可爱。”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另有平面设计师桥诘宗,他把充当出版配角的厚度样书从阴影中挪出,专为这种“一次性”样书举办了一个展览,让它们也沐浴于聚光灯下。

 

他说:

 

“厚度样书就是个替身,是没有意义的东西。但是,正因为制作了厚度样书,才能发现很多靠电脑排版无法发现的实际问题。比如重量、触感、纸张的装订方向、黏合剂的情况、纸张卷曲度、手感……”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书里当然不乏世界范围内如雷贯耳的名字。开创了日本一整个平面设计时代的平野甲贺,他最爱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1964年)之前的草纸和过去漫画杂志用的纸,喜欢“会成长的纸”。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资生堂设计总监仲条正义,80多岁高龄,创造力和设计理念依然让年轻人望尘莫及。作为引领资生堂又一轮设计变革的“银座先锋派”。

 

他表示:


当时高级点心的包装流行使用Script手写英文字体和白色底色,来体现所谓的纤细与优雅。但是我认为优雅绝不等于弱不禁风。我认为LOGO应当更强有力,色彩必须强势,所以选择了金色为基本色。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日本百年品牌竹尾

六种特种纸打造全书

 

《纸神》是奢侈的,而它的奢侈,既是内容的,也是形态的。

 

书中专有一节提到了日本百年造纸品牌——竹尾。讲述纸张的设计与命名,开发理念与美学追求。


为呼应书中的职人精神,《纸神》使用日本百年纸业品牌竹尾的六种特种纸来打造全书,把一本图书,变成一件从里到外与纸密切相关的艺术品。

 

阅读纸书,从来都是一种综合体验。不仅是“看”到印刷的文字、文字承载的信息,同样在感受纸张。它是视觉的,也是触觉的。而这六种竹尾纸,色彩丰富、触感丰富,使阅读者在获得知识与情感共鸣时,更能用眼睛和手去感受纸本身的丰富性。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在此,本书编辑将对《纸神》用到的六款竹尾特种纸的名称和特性分别做一介绍。

 


一张纸的“两张面孔”
《纸神》的护封:KRAFT PAPER GLOSS WHITE(CPT-86.5-1,80克)

 

这款纸有“两张面孔”。一面平滑带光泽,一面粗糙无光泽,与竹尾另一款同样具有双面不同特性的热门和风纸张“山彦奉书”类似。它有轻灵的透光性,又有丰富的触感。好看又好“摸”。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新锐设计师山川在沿袭日版封面设计的基础上做了一些颇具巧思的微调,以正反色块和中日文字对照凸显纸张透光的特质,又以留下设计“角线”的方式来呼应内文所说的“技术的痕迹”,表达一种“进行中”的美。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这款纸主要用于高档百货商场的商品包装,内文中看到的视觉效果相当华丽的包装纸部分,用的也是这款纸。

 

它的双面特性令其具有丰富的设计表现力,容易演绎出多变的视触效果。所以除了包装设计,也常用于图书装帧设计和纸艺品。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兼具朴素与高级感

《纸神》的内封:ARAVEAL‐FS(AR-200-1,233克)

1989年正式上市,拥有纤细温柔的风貌,是一款高品质的非涂布FSC森林认证的印刷用纸。既具有较高的印刷适应性和颜色表现力,又不失极佳的柔和质感,可使印刷成品更显自然,更具品位。朴素而不失高级感;独特素材造就了独特的视觉效果,同时触感也非常温暖柔和。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这种纸的运用十分广泛,可用于书籍各部件,也可用于制作纸工艺品,甚至高级香水的试香纸。既可用于印刷,也可拿来书写。

原研哉调色监修的纸

环衬:NT罗纱(NT-130-145,151克)

扉页:NT罗纱(NT-100-145,116克)

 

诞生于1949年,被誉为日本艺术/花纹纸的先锋与经典之作。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纸如其名,这是一款宛若罗纱(厚质翻毛面料)、质地细腻、触感温暖的艺术/花纹纸。优质的木棉纸浆,带来柔软而朴素的质感。

 

经长年品牌更新,目前已拥有多达120种颜色。上一次更新由原研哉老师监修,运用最新的调色专利技术,加入了三款色彩极端鲜艳又纯正的色彩。


如同将人类意识全部吸收进去的“漆黑”,比“白”、“雪白”更加白的“无垢”,色相在正中间的同时又拥有极高彩度的“浓赤”。历史悠久却又焕发生机。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竹尾提供)

 

肌肤与粉雪般的触感

正文①:雪晶纸(MSH-70-3,81克)

 

与竹尾的宛如珀迥然不同的触感风貌。风格细腻,能从指尖传来柔顺光滑而不失温暖的感触和粉雪晶莹的质感,拿到书就能自行感受得到。这款纸也拥有优异的印刷显色性和丰富的渐变表现。还非常适合数码印刷。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极佳吸墨性的不透色纸

正文②:新闻纸 TBL-65.5-1 (76克)

 

模仿传统报纸手感,混合着再生纸浆,制作而成的印刷用纸。可以实现纸张两面印刷时字体不透色,整体不完全透明。


拥有着适用于宣传小册子和传单的蓬松厚度以及高级艺术纸特有的粗糙手感,实现了薄而不透的新闻纸特性,大巧不工。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大平一枝在后记里写:


“纸张,能带给人们褶皱、厚度等物理上的实际感受,而留在纸上的笔迹、墨水的晕染或擦痕,以及泪痕之类的感性之物,会令记忆与时间的累积成为可视之物。


也许,一切踏实质朴、甘苦自知的生活最后都能归结为这句提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纸?


现货首发《纸神》

随书附赠一款精致纸艺杯垫


《纸神》,这是一封纸业大国写给爱纸之人的一封情书。

 

如果你也是爱纸之人,当然不能错过它。豆瓣书店现货发售《纸神》,独家附送精致纸艺杯垫,限量500份,赠完即止。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杯垫有两款,一款“烫印(金)”,一款“击凸”。正面是工艺呈现,背面是工艺说明,既获得美的享受、生活小物,还能涨涨印刷知识,一学出版印刷业的“黑话”。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杯垫纸张硬挺,制作精良,工艺到位,限量各250枚,款式随机。


纸质书可能被取代吗?


*图书实物摄影|Norl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