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好后悔该不该坦白,女朋友坦白做了小三

  徐盈是在上节目前十分钟的化妆间里收到那些照片的。

  手机亮屏后,她漫不经心解锁开,看到收到的一张张冷涛和另外一个女人亲密的照片,脑子里仿佛有个炸弹被引爆。

  冷涛是她的丈夫,现在就在隔壁房间。

  她仔细翻看。照片是隔着很远拍摄的,又是在夜晚,昏暗不清,但这么多年的相处,自己的丈夫还是能轻易认出来的。

  至于他怀里的那个女人,模样虽然看不清,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吗?

  只要不是自己,那就是大问题。

  好容易稳住心神,徐盈看着发送这些照片的陌生号码,回拨回去。

  电话响了一声,立刻被挂断。

  随即收到一条信息:“不用费心想着联系到我,这些照片我同样给你老公一份,但他不知道你也收到了。”

 文学

  徐盈回复对方:“你想要什么?”

  很快有了新的短信:“你什么也不需要做。我只是要求你老公在马上要上的节目中坦白自己出轨的事实,否则我会把这些照片发给媒体。我手里还有更加劲爆的内容,发出去会让他前途尽毁。你们两个都是明星,更应该懂得权衡利弊。”

  徐盈看着手机发愣,更劲爆?是什么?难不成是床照?

  时间不多了,她快速发出消息:“今天我们都不张扬,你需要多少钱,可以好好商量。”

  “不可能。”这是新的回复。

  徐盈静坐在椅子上,使劲整理着混乱的思绪,却怎么也想不透彻。

  “徐姐,节目快开始了,冷哥在外面等你。”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外面敲门。

  徐盈站起身,脚步缓慢地拉开门,越过面前实习女孩热情的笑容,她一眼就看到背对着她的冷涛。

  冷涛转过身,那个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勉强挤出来的。

  “走吧。”冷涛说。

  徐盈点点头,和他并立而行。

  她忽然握住了冷涛的手,冷涛愣了下,反过来牵住,和她十指相扣。

  2

  这是一档综艺谈话节目,主持人知雨在主持界颇有名气,能上她的节目,表明自己在演艺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

  知雨很客气地让二人入座,试麦,调整状态,确定一切OK,问他们是否可以开始。

  徐盈差点冲动喊出这期不做了的话,但理智让她住了嘴,她不能违约,更不能得罪电视台。

  而且,她心里隐隐有种期待,想看看冷涛究竟会怎么表现。

  她望向冷涛,这个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今天过去之后,他们还会像以前那样吗?

  冷涛没有看她,只是一直紧握她的手,沉静地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灯光亮,摄像机就位,随着音乐声起,节目正式开始。

  知雨先从他们的近况说起,两个人结婚三年,第一次合作拍一部电视剧,这是很有噱头的话题。

 文学

  徐盈脸上带着职业性笑容,应对着谈如何筹备、拍摄的经历,其实心思并不在上面。

  而且她也注意到,冷涛也显得魂不守舍。呵,那是自然,他的心里早就惶恐不已吧。

  聊完这个话题,知雨很自然地往下引:“我注意到你们一直牵着手,感情一定很恩爱吧?”

  不知怎么,徐盈听到这话,心里涌出一股厌恶感,有种想把手抽回来的冲动。

  冷涛像是感觉到什么,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沉静回答:“我和她大学时候就在一起了,到现在已经七年。”

  是啊,七年时间,他们经历了太多。徐盈不由被拉回以往那些时光,两个人都在演艺班,冷涛体型算不得特别出众,但人很刻苦,表演也有灵性,一直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她自己呢则表现平平,一直不显山露水,因为也没什么“山水”可以显露。

  他们感情升温是在一次话剧《雷雨》排演,知雨扮演的四凤总进入不了状态,和他对手戏扮演周萍是他们班长,多是责怨。徐盈无法辩驳,表演效果出不来,这个角色就有可能换人。

  冷涛演的是周朴园,嘴边一撮沾着的胡子,倒真有几分长者样子。他把徐盈拉到一边,说了几句话,徐盈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表演有没有状态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和对手也有很大关系。他训你越凶,其实是让自己难堪。你现在这个心境,是不是和四凤有点像?”

  说也奇怪,徐盈在最后一次试演时,表现竟然出奇得好。

  话剧顺利排演,并在学校圆满上映,而她和冷涛也走到了一起。

  3

  说实话,那时得徐盈并没有指望和冷涛走多远。演员的感情有时像被诅咒一样,她见过太多校园纯爱多是毁于社会的眼花缭乱。冷涛性格强势,而她本身有些软弱,反而这对并不让人看好得情侣,毕业没多久就领证结婚,成为演艺圈模范夫妻。

  而且毕业后的几年时间里,两个人的反差倒了过来。徐盈不知撞了什么大运,接了几个特别火的戏,一下子成为当红花旦。

  冷涛执着于文艺片,叫好不叫座,吃力不讨好,反而名声不及徐盈。

  那时候的徐盈,身边不乏追求者,她也并非没有动心,尤其是看到找不到戏的冷涛在出租屋里对自己出演的剧本一脸鄙夷相,更滋生了活络心思。

 文学

  但每次有这样想法冒头,就一下想到当年冷涛扮演的周朴园在台上的场景。

  那时他站在台上,痛心地望着徐盈(四凤)和班长(周萍)的眼神,尽管是在震惊“你们是兄妹”的事实,但又像是在痛心控诉“你竟然背着我做这件事”。

  再坚持下吧。徐盈告诉自己,把追求者都拒之门外。冷涛有一年时间没有拍戏,全靠她赚的钱生存。那时徐盈就想,就算以后分开,我也不会后悔为他做的这些。

  她的坚持有了结果,冷涛被一个知名导演看中,参演一部电影的男二号。虽然依旧不是商业片,但那部电影出奇得红,票房创了记录,冷涛的事业也从那时起节节升高。

  反倒是自己事业,已经有滑坡的迹象了。毕竟娱乐圈年轻靓丽得女孩子多得实在数不过来。

  徐盈干脆半退隐在家,偶尔客串个角色,大部分时间都照料家里。

  他们的感情似乎一直恩爱,只是近年来冷涛工作越来越忙,一年中能真正在一起的时间掐着指头都能数过来。

  所以,冷涛能出轨,也是预料之中吧。

  徐盈悲愤地想,娱乐新闻不喜欢幸福的内容,只追求分离的话题,他们怕是要以这样的形式再次火一次。

  4

  知雨温柔的声音将徐盈拉回现实。

  “节目的最后,如果让你们二位互相对对方说一句话,你们会说什么呢?盈盈姐先说?”

 文学

  徐盈愣了下,看了眼妩媚的知雨,又看向冷涛,斟酌着词句说:“幸福的爱情离不开互相信任和互相支持,谢谢这一路上有你。”

  知雨很有节目效果地带动现场观众鼓掌。

  “那么你呢,想对妻子说什么?”知雨转向冷涛。

  徐盈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他在节目上坦白的最后机会了。

  冷涛沉默片刻,像是在酝酿,也像是在挣扎。

  “其实……”冷涛开口说,“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徐盈屏住呼吸,脸部维持着淡淡微笑,心里却在盘算,在摄像机前,一会儿是要继续表演淡定,还是装出慌张愤怒样子。

  “这个秘密就是……”

 文学

  说出来吧。徐盈心想,在花红柳绿地娱乐界,你已经做得很好,如果是你一时激情,我还是会站在你身边,原谅你,和你一起面对舆论声讨。

  如果是你动了真心,就此分离,我也谢谢你陪伴走的时光。

  只是,可惜……

  “这个秘密就是,我们在一起七年,我很少表达过对你的感情。我已经向公司请了半年的假,这段时间,我想好好陪伴你。”

  全场寂静无声。

  徐盈心忽然跳得厉害。她知道这份承诺要付出什么样代价。这个圈子瞬息万变,在如日中天时宣布隐退,无异于是将自己的事业斩掉一半。

  知雨快速反应过来,带动观众说:“这个意外宣布,让我们感受到了二人感情的恩爱,再一次用热烈掌声祝福他们!”

  在全场掌声雷动中,大幕缓缓拉下。

  知雨与两人握手,笑着说:“明天片子播出后,肯定会引起轰动。”她看向徐盈:“盈盈姐,我真羡慕你有这么贴心的老公。”

  徐盈勉强露出笑容回应:“你也会遇到疼你的人。”

  知雨多年的单身状态早就是人尽皆知的娱乐花边。

  5

  返回到化妆间,冷涛见徐盈一直绷着脸不说话,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始终没有说出。

  还是徐盈先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是一直想让我花时间陪你吗,我想给你个惊喜。”

  “我以为我会感动吗?你觉得我会认为你是为我而做吗?冷涛,咱们在一起七年,不要把荧幕前的表演搬到我们面前!”

  下一个瞬间,徐盈见证了一个好演员不发一言表达千头万绪神情的演技:从不解到迷惑到愤怒再到妥协,他的各种反应没有让徐盈有一丝波动。

  “你都知道了?”

  冷涛说出这话,徐盈心彻底凉了下来。

  “她是谁?”徐盈问。

  冷涛沉默着不说话。

  “是……知雨吗?我在节目开始前收到信息,除了她还有谁能把时间把控这么精准。”

  “你不要猜测了。我对不起你,在节目上说休息半年,也是想好好处理这件事。”

  “怎么处理,是和我分家产离婚,还是觉得我能不计前嫌原谅你?”

  “咱们先不要谈这些……现在最紧急的是接下来的舆论危机,我要制止这件事。”

  “可你连在节目上坦白的胆量都没有。”

  “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冷涛突然提高音量,表情痛苦,“都是我一念之差,做出这样的事,以后你要和我离婚,我可以净身出户,但现在我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到你。”

 文学

  徐盈冷静下来,用怜悯的语气说:“冷涛,我也对你有个秘密——我怀孕了。”

  冷涛瞪大眼,震惊神情显露无疑。

  “咱们回家吧。”徐盈叹口气说。

  6

  车子缓缓驶出电视台,不少现场观众都是他们两人的影迷,一直在门口守候。

  看着车开过来,他们一拥而上,围着车子叫他们的名字。

  两个人面带微笑,挥手示意,另一只手握在一起。

  当车终于要慢速驶离人群,他们又很快将手分开。

  徐盈掏出手机,点到之前收到的信息,她有想删掉的冲动,想了想却没有这样做,又重新将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对面依旧是“嘟嘟”的声音,却并没有挂掉。

  徐盈任它响,把头别到一边。

  然后她愣住了,看到人群里有个女人盯着手机看,却没进行任何操作。

  她赶紧将手机挂掉,那个女人也抬起头,望向这边。

  徐盈把身子往车座里缩了下,不确定有没有被她看到。冷涛见她这样,并没有多问。

  徐盈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忽然笑了。是啊,知雨那样成熟女性,什么人没有见过,冷涛就算有歪心思,也不可能得到她。

  只有年轻女孩才容易被他的假象迷惑。

  那个女孩的样子,之前只是打一个照面,如果不是刚才的发现,她会很快忘记。

  现在她却将那个电视台实习女孩的模样深深记在脑海。

  笑着笑着,徐盈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