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和田鼠的恋情 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两只鼹鼠的窝,距离很近,为了熬过漫漫的冬天,他们每天一起储备过冬的粮食。冬天来临前,附近搬来了一只田鼠。田鼠喜欢那只公鼹鼠,于是每天来拜访他,帮他做家务,对他的朋友说自己是她的女朋友。公鼹鼠默认了他们的关系,逐渐疏远了他的朋友。

  高中前,我都是走读的。上高中后,选择了住校,看着大家争分夺秒的学习,觉得非常的焦虑,唯恐在这场马拉松中提前败下阵来。这种紧张一度让我感觉胃部,新的环境,常常使我想起从前的朋友,常感觉到孤独。入学前,母亲给我准备了“舒肤佳”香皂。直到现在,我闻到这种气味时,当年那种无助感仍会袭来。

  还好,我很快和宿舍的同伴打成了一片。其中的一个叫春禾,她皮肤微黑,鼻子两侧布满了雀斑,身材高挑,性格细腻温婉,声音有些嗲。我那时大大咧咧的,火气较旺,我们倒是挺互补。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学习,有时去厕所都形影不离。

  嗲嗲的声音加上普通的外貌,经常有女生嘲笑她。有一次,班里的女生责问她为什么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她满脸通红,又不知该怎么怼回去。我说:“人家笑自己的,关你什么事了?”。

  志鸣是英语课代表,高大帅气,平时喜欢和女生一起玩,但我觉得他有点娘娘腔。一次换座位后,春禾他们两个的座位挨在一起。

  春禾和志鸣经常一起讨论问题,我坐在他们后面,觉得他们看彼此的眼睛里都是弯弯的笑,志鸣也更加幽默风趣。一次,晚饭后,教室里人不多,志鸣唱歌给我们听。春禾伏在桌子上,静静地听着。志鸣那轻快的歌声、投入的表情,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出神。

 文学

  志鸣常漫不经心地从书包里拿一些零食给春禾,春禾则在志鸣生日时送了一张张学友的专辑给他。

  “你是不是喜欢他呀?”一次散步时,我问春禾。

  “就是普通朋友啊!哪次我们说话,你不都在旁边的?”春禾面不改色地说,我想想也有道理。

  冬天的时候,课间十几个同学在操场上围成一圈,在一起踢毽子。欢声笑语、你来我往,他们几乎每次都在,互动颇多。

  一直到高二下学期。一天晚上,我们照例去散步,走着走着,春禾忽然停住了脚步,我刚要问她怎么不走了,她用手指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停下来,伸着耳朵听了一会。是志鸣和另外一个女生在操场另外一边说话,风有时会送来他们的笑声。

  “怎么回事?”我那颗八卦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还用说吗!”她低下头,几乎看不出表情。

  “志鸣应该是喜欢你的呀,你要和他说清楚。也许你没让他看到希望,以为没有机会,如果是这样给别人钻了空子,岂不可惜?”她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我的话。我知道她的性格,要深思熟虑才会行动。

  第二天晚自习,春禾写了一封信,由我交给志鸣。

 文学

  此时,他们的位置已经不在一起了,晚自习后,我约志鸣到操场上,将那封信交给了志鸣。

  “你喜欢她吗?”我问。

  志鸣看完信,半天没反应。

  我的火气腾腾地冒上来了。“有那么难吗?她喜欢你,你不知道啊?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不知道啊?”

  又过了好一会,他下定决心似地说:“我们是朋友,是知己。但我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

  我把志鸣的话复述给她,春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笑了。

  后来,春禾经常被那个女生的朋友背地里说三道四,大致的意思是她企图插足,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春禾知道了,脸上也没有一点波澜,学习更加的勤奋。

  高三的日子更加忙碌,可能压力太大,班里有好几个同学恋爱了,还有几个在高考前的最后一刻表白了。奇怪的是,上大学没多久,大多数高中的情侣又分手了。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高中同学聚会。在高中恋爱,上大学后分手的几对,可能为避免尴尬没有参加。志鸣没有分手,但也没有来。

 文学

  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旧话重提。春禾说那段时间,上课的时候经常在草纸上写些鼓励的话,志鸣也写那些暧昧的歌词给她,精神上他们彼此慰藉,她以为那就是承诺了。“也不能怨他,我们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大方的确认那种感觉,把它当做爱情来呵护。有人主动对他表示好感时,他当然可以接受她。”

  大学毕业后,大家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同学群里志鸣夫人频频的“晒幸福”,春和就退群了。她说早就没什么感觉了,只是不想和他们再有交集。我倒是习惯了长期潜水,里面有什么重大消息,会向她通报一声。春禾现在定居在绵阳,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

  同学群逐渐的沉寂了,还好,大多数人过得都很好。再闻到那种香皂的气味,仍然会有熟悉的感觉袭来。夜深人静时,也会想起当年的某些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