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20影视《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虽然《隐秘的角落》的热播让悬疑短剧集跑了出来,但依旧未能阻挡市场对甜宠剧的青睐。根据骨朵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甜宠剧的占比高达16.74%,在众多类型中位居第一。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经历了近两年的野蛮生长,如今甜宠剧赛道依然十分拥挤。凭借着小而美,甜宠剧已经吸引了传统影视公司、网生公司等入局者加速挖掘这块市场的红利。比如由完美世界打造的《冰糖炖雪梨》于Q1播出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凭借着《奈何boss要娶我》跑出来的网生新力量华晨美创,今年也在剧组配置、剧情进一步升级,打造了《奈何boss又如何》。

 

越来越多人的入局,不仅让甜宠剧的数量迎来新高,在题材类型上也尽可能做到了多元细分。《冰糖炖雪梨》中甜宠+竞技的形式,实现了甜宠剧在创新上的较大突破,而小成本制作的《传闻中的陈芊芊》一反常态,制造的女尊男卑的爽点直接跑出了六月男友丁禹兮……与此同时,甜宠剧迭代的声音也愈来愈高。

 

但值得注意的是,以《奈何boss又如何》为代表的,讲述霸道总裁与平凡女孩的爱情故事,男女主在都市职场的升级打怪中炮糖,这类“初代甜宠剧”依然在市场上屡屡现身,并拥有着一批较为稳定的观众。根据骨朵数据显示,6月12日上线第二天,《奈何boss又如何》便跻身网络剧单日播放量第四,6月22日——7月12日期间,单周播放量一直稳居第三。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在当下,观众的口味发生变化了吗?像《奈何boss又如何》这样的“典型甜宠剧”吸引观众的点又在哪儿?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人设、剧情的选择上,更看重的是合不合理

 

可以说在几大视频平台中,芒果TV是最喜欢甜宠剧的,这与其平台的用户属性与调性密不可分,瞄准年轻女性用户,将女性剧集深挖到极致,非常符合芒果TV平台的定位,而其在甜宠剧上的高投入与判断精准也是有目共睹的。

 

比如,在2020年开年,芒果TV便上线了《锦衣之下》《下一站是幸福》《韫色过浓》等甜宠剧作品,涵盖古装、都市等众多类型,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特别是《下一站是幸福》更是让其迎来了一次流量猛增。

 

而芒果TV影视中心总经理唐藩在第一眼看到《奈何boss又如何》时,便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符合芒果TV平台受众的项目。故事轻松好笑,很符合年轻观众的口味。而且即便是在众多甜宠剧中,《奈何boss又如何》也是有着自己的独特性的,这可以从该剧的人设和剧情中窥见一二。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人设和剧情是甜宠剧圈粉的重点,比如《下一站是幸福》便抓住了姐弟恋这一视角,将大龄剩女的催婚话题诠释为资深少女与俊朗少年的勇敢追爱故事,在戳到女性观众痛点的同时也包裹了造梦感,赢得了女性观众的青睐。

 

而《奈何boss又如何》虽然整体上走的是霸道总裁人设、失忆这样的常规设定,但它的“失忆梗”却是独特的。

 

在常规的偶像剧操作中,失忆元素往往是故事的起因,或者结尾时的意外反转,更多起到解释说明或者收尾再造高潮的作用,而《奈何boss又如何》则是将该剧所有转折点全部聚焦在了男主“失忆”上,反反复复出现。

 

比如“高甜之后的高虐反转,男追女后女追男的反转,但最终都会一次次被女主的爱打动。”这也让唐藩感受到了作者想要传递的“爱是一种本能,无关记忆”的概念。


失忆对于《奈何boss又如何》而言,不是单纯的功能性设定,而是被赋予了更多想要表达的主题观念。

 

在人设方面,《奈何boss又如何》是十分讨巧的。制造霸道总裁在职场与生活中的反差,为女性角色的魅力再添一把火,这样既让人物拥有能够让观众买单的传统套路,同时也不乏当下趋势与嗨点。


比如,由赵志伟饰演的霸道总裁严景致,其身上的反差萌是比较明显的,工作内极度严苛,只吃菠萝口味的薄荷糖,空调必须调至双数温度,严景致是一个典型的霸道总裁,但在面对女主时,他变得异常温柔,做全屋清洁,陪女主父亲拔罐,坐着三轮车下乡牵羊抓鸡。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而宣璐饰演的女主聂星辰从一开始便凭借强大的观察力、沟通力,在职场中站稳了脚跟,而随着剧情的不断向前发展,帮男主拿下合作客户,抓出隐藏的间谍,在爱情中主动争取,聪明、智慧、独立、干练,聂星辰基本上满足了大众对当代女性的大部分幻想。而唐藩也在核心观众的反馈中感受到了大家对于女主的高度认可。

 

此外唐藩还认为,对于霸总人设、失忆桥段能否在当下被受众买单,是需要结合具体故事进行具体分析的,而不能根据单一维度进行评判。就像在《奈何boss又如何》中,人设与失忆是助推整个故事线的必需品,它的出现能够让整部剧合理地顺下来,再加上宣璐、赵志伟这样颜值与实力兼具的演员演绎,即便观众能够猜到故事的发展,但他们也会买单。

 

归根到底,甜宠剧终究满足的还是观众对于甜度、爽度的需求,因此相比于反套路或者套路,甜宠剧更要看重的是合不合理,能不能串起整个故事,满足大众的造梦感。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以用户导向为中心,更考验的是制作方的敏感度

 

因为其自带的甜度、爽感,甜宠剧是名副其实的流量捕获机,围绕剧集内容衍生出的话题、片段,都在微博、抖音、B站等平台持续发酵,并成为了受众的磕糖根据地。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类题材能够比甜宠剧更要以用户思维为绝对导向了,因此,这便要求甜宠剧必须充分了解受众。

 

那么如何了解受众?

 

唐藩透露,芒果TV会通过专门的数据分析,对每一部剧在播出中、播出后进行复盘,比如分析每一集的高点、低点、跳出点,全剧的高点、低点,弹幕、评论的高频词等,而这些都会成为剧集制作上的指导。

 

与此同时,甜宠剧对制作公司也提出了一定的要求。既需要有热情、够专业,同时也要敢于创新,对市场保持高敏感度。“敬业、认真,对这个行业、对观众保有热情,以及专业能力、时代的审美能力,”这是唐藩在选择合作方的标准。而此次打造《奈何boss又如何》选择与华晨美创合作,唐藩还看中了其过往项目的内容和质量,与其作为一家新锐公司,更有激情,对市场的感知更加敏锐,也更能理解年轻受众的嗨点。

 

而华晨美创作为一家凭借着甜宠剧打出市场的公司,在此次打造《奈何boss又如何》时既有延续,也做出了改变。

 

不难发现,从《奈何boss要娶我》中的霸道总裁凌异洲到《奈何boss又如何》中反差萌十足的男主严景致,相比于市场上大多数青睐的强女主人设,华晨美创一直都很喜欢打造强男主,而这样的反向操作,不仅让该剧在众多甜宠剧中打出了差异化,也增加了男性角色的魅力,带火了一批又一批“偶像剧男主”。

 

在改变上,除了将服化道升级,故事逻辑更严谨外,《奈何boss又如何》的炮糖也不似原来那般直白了。

在剧情内容上,《奈何boss又如何》并没有讨巧地增加一些奇幻、梦幻的元素,而是让男女主踏踏实实的恋爱,并将关注点放在了当代女性追求事业和婚姻的自主性上,比如不断强化女主聂星辰在职场白骨精的概念。


在女性主义成为主流的当下,甜宠剧也需要抛弃“传统”的“傻白甜”人设。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还有该剧加入的一些充满喜感的小互动与小细节,不仅让故事节奏更加紧凑,也没有让该剧完全陷入女性主义的深刻讨论中,维持住了该剧本身网感、爽点,进一步圈粉网生一代。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此外,作为打造过《克拉恋人》《奈何boss要娶我》系列的导演吴强,对偶像剧、甜宠剧的操作可谓得心应手,但此次他做到了“有所收”。

 

早前剧组往往都试图将霸总人设发挥到极致,竭力凸显场景、服化道的豪华,达到强化视觉冲击与满足观众造梦感的目的,但吴强觉得现在的观众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见识越来越广了,一味的炫富反而会显得油腻,略高于生活但也是真实生活中能够发生的设定才能够让观众觉得更有诚意,也更能够代入。因此虽然《奈何boss又如何》在场景设置等方面都做出了升级,但却没有让受众觉得过于浮夸。

 

总之,以用户思维为导向的甜宠剧,需要团队深入了解都市甜宠剧独特的市场属性,也需要紧跟时代潮流,在抓住内核的同时,及时捕捉当下受众的所思所想,进行变化升级。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在甜宠剧的发展上,比起爆款更在乎长尾效应

 

在近几年的快速发展中,甜宠剧一直都是市场上的香饽饽,数量屡创新高。

 

据骨朵数据统计,2016年有甜宠网剧16部,2017年增至31部,2018年又增至57部,2019年更是多达106部。在类型题材分布上,甜宠网剧以都市爱情剧数量为最多,其次是古装言情剧、青春校园剧,另外甜宠爱情还会搭配其他类型,比如运动竞技、悬疑等等。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今年,甜宠剧的数量依旧在上升,并且在甜度与视角上都做出了一定的改变,一方面从全糖发展到了半糖、七分糖等,另一方面与悬疑、竞技等多种元素进行叠加,改变甜宠剧的套路化炮制。而对于套路化人设,滥用各种吻戏推动故事高点也有所收敛。而且甜宠剧中那条现实与童话之间的线似乎也变得更加清晰了,受众开始越来越相信甜宠剧中的爱情故事。

 

但即便如此,今年却始终没有产生如《杉杉来了》《微微一笑很倾城》《奈何boss要娶我》等爆款甜宠剧,甚至热度与口碑也难以捉摸。

 

那么当下甜宠剧真的失灵了吗?

 

“观众的口味变了,照搬原本的思路和操作方式肯定是不行了。”唐藩认为,影视剧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艺术表达,生活环境时时在变化,观众的口味当然也会随之改变,但做甜宠剧一定是要先了解当代年轻人的婚恋观和价值观,无论是古装和现代,校园和职场,观众都会有自己的偏好,但能吸引观众的一定是剧集中所输出的新观念和新价值,同时,切入点要有创新。

 

比如《奈何boss要娶我》和《一夜新娘》都是凭借着“反套路”的存在,创造了当年同期全行业网剧第一的成绩,而华晨美创这个成立不久的网生公司也凭借着甜宠剧跑了出来。

 

此外,唐藩还强调,甜宠剧还有一个共通点是男女主互动一定要密集、高甜,能够带给观众对美好生活、美好爱情的向往,这一点是必须要抓住的。

 

而《奈何boss又如何》男主霸总人设的反差萌,剧中高频出现的互动笑点,以及爱是一种本能,无关记忆的概念,让这部看似是套路制作的甜宠剧拥有了独特性。并且作为一部小成本制作,《奈何boss又如何》虽然没有成为爆款,但热度与播放量在整个甜宠剧中依旧名列前茅,并拥有着近80%的女性观众占比与不错的长尾效应。

 

根据骨朵数据显示,整个播出期间,周播模式下《奈何boss又如何》在每周三、周四的播放量与弹幕都会迎来一个小高潮,特别是在17、18集中,面对男主严景致再次失忆,网友更是按捺不住了,评论数达到了播出期间数量之最。华晨美创创始人陈益韬也曾表示,现在做甜宠剧,更重要的是看它持续性的收入,以及剧情本身的质量。

 

《奈何boss又如何》的细水长流式突围

 

确实,因为天生聚焦女性用户的单一视角,围绕爱情故事展开的甜宠剧在开发与创新上有着天然的制约性,这让其发生不了大刀阔斧的改变,而近两年甜宠剧数量的猛增,也进一步加速受众对甜宠剧的疲劳,但作为刚需的甜宠剧不会消失,并正从对爆款的关注转化为细水长流的长尾效应。

 

甜宠剧的生命力依旧存在,但是产生爆款的概率正变得越来越低,此刻创作者需要做的便是,更懂市场,更懂用户嗨点,并将其运用到每一部甜宠剧的人物、故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