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神奇;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昨天写了小学生“研究”结直肠癌拿大奖的故事?小学生研究结直肠癌获突破,啥时候把新冠也攻克一下呗?
结果好几个读者留言,强烈要求我来写写最近在网上爆红的“天才少女”岑怡诺。
看了陈同学的论文,我怀疑自己连小学都没读过。而看完岑同学的简历,我连自己的物种都怀疑了: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看看人家的14岁:

出版3本书

一天能写300首词牌

一天能写2000首诗

一天能写15000字小说

光是一天300首词牌已经让我懵逼了,词牌跟填词是两码事,老祖宗上千年流传下来的词牌一共才一千多个,这姑娘自己一天就能创造300个,柳永看见都得跪。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再说说一天2000首诗,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咱们一起来理一理这道算术题:
一天有1440分钟,岑同学即便不吃不喝不拉不睡,也要平均43秒创作一首,这是打字机转世吧?
论创作速度,能勉强与之一较高下的可能也只有被谢灵运怒赞“才高八斗”的曹植了。
但是曹植是正常人,除了诗与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所以贵精不贵多,一生写作量并没有太惊人,最后传世的不过百首。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而岑同学呢,可以兼顾速度与激情。
中国历史上最爱写诗的乾隆皇帝,活了89岁,笔耕不辍地写了一辈子,留下四万来首诗都被后人质疑了几百年,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贴牌”。
但是四万首到了14岁的岑同学那里,半个月就完成了,直接被完爆。
别的作家是著作等身,岑同学的著作能等一座珠穆朗玛峰。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李白的绣口一吐,才半个盛唐。岑怡诺的“秀”口一吐,上下五千年都兜不住。
除了写作能力超乎常人,岑同学还拥有一长串头衔:
看看人家的14岁:

2017年姬剑晶青少年演说训练营亚军

2017年梁凯恩少年超级演说团亚军

2018年姬剑晶青少年演说训练营冠军

2018年姬剑晶演说雄霸天下进步奖

宇宙超能量品牌创始人

如清丽琅品牌创始人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记者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中华传统文化传播院院长助理

中国国际新闻网绍兴运营中心副主编。

全球华人青少年领袖学习会创始人

2017年出版《中国青少年经典诗词集》

2018年出版《雷霆战警》正能量小说

2018年出版岑某诺诗词666首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而第一个报道岑怡诺事迹的,恰恰就是这个中国国际新闻社。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光听中国国际新闻社这个名字,还是很唬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国字号的官媒。就仿佛身边有谁的孩子去读了“中国大学”,连北大气势上都要矮上三分。
可惜这个高大上的新闻社,压根没在通信管理部门备案,是个山寨公司。
岑怡诺还真在上面发表过几首诗和文章。
其中一篇谈抗疫的文章,前半部分还是一片歌颂祖国歌颂党,后边话锋一转,就开始卖起了产品。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相比之下,岑同学的演讲能力,反而是其中最“货真价实”的。
岑同学称自己是前演说家大赛选手姬剑晶的得意门生,而姬剑晶则师从于大名鼎鼎的成(骗)功(子)学大师陈安之,看完这个视频我就信了,绝对青出于蓝。


               

这份气定神闲,指点江山,满嘴能量梦想格局的气势,让人完全没法跟14岁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嗯,有点“鸡捏死”那味儿了。
讲真,我三十多岁了,台风都没她稳。
这是一场典型的传销大会,而这娴熟的手势,也是传销宣讲人员最常用的。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从岑怡诺的演讲中可以看到,这个女孩其实还是挺聪明的,学成年人学得有模有样,可塑性非常强。
可惜被父亲一路朝着传销骗子的方向培养,身上没有半点原本属于孩子的天真和稚气,只有近乎油腻的老练。
网上现在有很多岑怡诺的扒皮,唯独没有关于她就读学校的。所以我很好奇:这姑娘到底还上不上学?
比起可笑,我更感到可悲,这个姑娘只是父亲敛财的工具和天才神话之下的牺牲品。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她的故事让我想起前几年火过一阵的“鹰爸”何烈胜(3岁雪地裸跑,9岁小学毕业,破11项世界纪录……天才骗局是怎样炮制的?)。
和岑怡诺的父亲一样,何烈胜一直不遗余力把自己的儿子往天才、神童上打造,在10岁的裸跑弟何宜德(小名多多)身上,你能看到一切人工雕琢的痕迹。
他有着明显超出同龄小孩的成熟,以至于乐嘉对他说“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讲小孩说的话”。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3岁雪地裸跑、4岁公海驾帆船、5岁开飞机

6岁写自传7岁徒步穿越罗布泊、9岁小学毕业

打破了11项世界纪录,3夺全国冠军,1夺亚洲冠军

并收到44国元首的回函

现在在南京大学和北京大学上大学二年级。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然而这些光芒闪闪的履历,几乎都经不起仔细推敲。
裸跑弟打破的11项纪录,几乎都与年龄有关:“世界上年龄最小的冰桶挑战者”“世界上作者年龄最小的自传”“世界上年龄最小的飞行员”……
而给他颁发认证的机构,是2016年民政部公布的第十二批“离岸社团”与“山寨社团”之一。
其中四岁攀登富士山的经历,还曾被登山人士指出涉嫌造假。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他的南大和北大二年级的身份,看上去无比耀眼,然而实质只是“自考生”。
2016小升初考试,裸跑弟甚至不及格,这智商别说离天才差了十万八千里,普通人里甚至也不算出挑的。
如果吹牛需要上税,范冰冰那八个亿恐怕都不够替这些天才少年交。
今年高考刚结束时,也有一个15岁少年上了热搜。
这个少年可能是今年年龄最小的高考生,平时成绩尚可,自称估分起码能540,也被吹成了神童。
15岁能考540,确实挺难得,反正我肯定做不到。
但若说智商有多逆天,也远远未到。
我大学有个师兄,16岁以六百多分的成绩考进来的。而跟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比,他的成绩又立马黯淡了。
所以我是真的不明白,这个15岁少年的家人,为什么非要为了证明自己的孩子是天才去拔苗助长,他明明可以稳扎稳打,走完自己该走的路,得到一份还不错的前途。
为什么我们就是不愿承认,我们大部人的孩子就是普通人?
不懂基因,也能攻克结直肠癌的难题。
才华不够,就放卫星来凑。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我们的教育是如此热衷炮制神童,自上而下,无论是官方组织的各种“创新大赛”,媒体对天才儿童争先恐后的报道,还是来自民间的种种造神运动,都处处体现出浮躁与功利。
恰是这种对天才的过度崇拜和渴望给了骗子们无限的生存土壤,各种挑战人类认知极限的神童层出不穷,全脑开发、量子波动速度这种骗局总能找到买单人。

一天作诗2000首的天才少女,曹植见了都得吓哭
神话吹得太大,就变成了笑话。
然而真正的笑话,是那些还在做着天才梦的父母们。
岑怡诺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