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余生好贵“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1.


前天晚上八点多,发小王大彩给我打电话找我,第一句话就是:“老赵,你信么?我妈这么开朗一个人,她居然会得抑郁症?!”

 

我嗷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连刚洗完的头发上包裹的干发帽都掉地上了:“啥?抑郁症?你妈?怎么可能?过年前我去你家,你妈不还带我跳广场舞呢吗?”

 

王大彩叹了口气说:“别提了,大年初五的时候,我妈在家聚会突然晕倒了。送到医院全面检查啥问题都没有。最后大夫跟我妈聊天,我妈聊着聊着就哭了。大夫觉得不对劲,赶紧加了一个脑电波检查,发现一根神经的波动特别大,确认是抑郁症+焦虑,然后就在医院住院了。这事儿我都不知道咋说,你说我妈什么人?多开朗一个人,抑郁症?”

 

我和王大彩小学开始做同学,这么多年,阿姨什么性格我太知道了。不管说啥都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这怎么就抑郁症了呢?

 

“你妈抑郁什么到底?这也退休了,你也工作这么多年了,按说没什么值得焦虑的啊?啥事儿给老太太急出抑郁症还住院了!”

 

“还不是抑郁我到现在不结婚不生孩子吗?你不知道啊,我妈现在有多忙,退休了非要找个兼职,下班跳舞唱歌还学尤克里里,每天学习到晚上11点才回家。连我们小区保安都说,小区的马路都是我妈踏平的,每天路灯都关了,我妈才骑着车回家。你说我妈都这么忙了,怎么会抑郁呢?”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2.


我脑子里嗡一下,赶紧问她:“你妈还有什么反常举动,你再想想?”

 

“要说反常,我去年12月有一次给我妈打电话,我妈在电话里冲我吼,还哭了,说没有人理解她!要说我不想结婚这事儿我们早就沟通过了,我觉得没事儿了啊?有什么不理解的啊?”

 

“自从我妈病了,这刚出院,每天在家弹尤克里里,我姥姥耳背听不见,天天电视放巨大声音,我家天天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啊。我爸,我那些姨妈姑妈谁都不敢说啥,你说我妈这是好了还是没好?”

 

“你妈没好。你怎么早不跟我说,你妈这些举动,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你没病过不知道,只有病过的人才能看出来。”


我突然想起张小C,我的朋友和同事。6年前,我们曾经同一个项目工作,因为时间紧,任务重,紧张兮兮的一段时间后,我们一起发现,自己好像都有点轻度抑郁。

 

我们的症状特别像,本来特别好的睡眠,突然开始睡不着,或者睡着了半夜翻来翻去的醒。白天很紧张,总觉得做错了什么事情,说错了话。听到手机响,看到老板布置的工作就很烦躁。就连同事随口问一句中午去哪儿吃饭,我们都感到压力很大。

 

那时候我们谁都没觉得自己有问题,都以为是前段时间太累了,谁都没说,一直到张小C有一次看到我的QQ空间,转发了一段根本不像我平时说话风格的一句话,问起我。

 

我们惊然发现,我们居然是病友!同病相怜!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3.


我到现在都觉得,我能好,主要因为张小C,她也是。

 

我们没吃药,也没找心理医生,不是不想找,是一直没约上。于是,那段时间,我们悄悄的在MSN上每天给对方讲自己的症状,又有什么地方让自己紧张了,谁谁谁说过什么话是不是自己多虑了等等。

 

偶尔我们晚上会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但从来没醉过。我们给对方讲自己的生活,小时候的故事,遇到的困难和压力,自己心里最痛苦的事是什么。我们互相成为了对方的保险箱,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锁在对方的世界里。

 

那时候,领导和同事也发现我们可能压力太大情绪不好,每天开导我们,减轻我们的工作量,让我们回去多休息。但对于这个病来讲,正常人的开导安慰或者请吃饭请唱歌都是无效的,只有病友之间,才能相互理解,才能成为对方坏情绪的真正出口。

 

只是,不一样的是,我真的回家休息了一周,张小C却采用了另一个方法,就是忙碌。

 

像王大彩的妈妈一样,把自己搞得很忙很忙。上班忙着开各种会,下班每天都约人吃饭,周末还去公司加班,显得同事的我特别不上进。但她说,这样她能忘得更快。

 

起初我相信,还让自己也忙一点。但等忙完之后,我发现,积累起来的坏情绪,会让人更恐慌。所以,当王大彩跟我说她妈妈也开始把自己折腾的非常忙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6年前更加恐慌害怕的自己。

 

我回忆了半天,跟王大彩说:“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你妈现在没好,只是她用忙碌隐藏了自己的焦虑和不安,而周围你们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可能抑郁,她生活这么舒坦还成天胡思乱想。但你们从来没有人陪她哭陪她笑,没人站在她的角度听听她的隐忧到底是什么,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4.

王大彩跟我说:“老赵,说实话,郁抑症咱都听过,但我从来没想过,我妈会得这个病,而且还严重到住院了。我家亲戚都问我我妈咋了,我都不敢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我相信,这是句实话,就像6年前我情绪不好的时候一样,除了病友之间能懂,其他人都无法理解。身边的人只能告诉你,放轻松,别紧张,多休息之类的,而这些话,对于这样的病人来讲,都是无效的。

 

去年年底,我发现周围的好几个朋友,都得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他们看起来都是工作生活都很好的人生大赢家,但我病过我才知道,越是什么都表现都特别好的人,才越让人心疼,因为他们有可能隐藏起了连自己都忘记了的悲伤和痛苦,而这种痛苦很可能从很远很远的以前就有了。

 

因为感情不顺,因为青春期与父母关系不好等等,我有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周围好几人都有长期造访心理医生的经历,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在我看来,他们都是那么阳光灿烂,看起来工作生活都好的不得了。

 

昨天晚上,我问王大彩,我想把你妈妈的故事写出来,因为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随时患上抑郁症,或者强迫症焦虑症等等各种心理问题,但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也不知道如何救自己。

 

我们总会发现身边有抑郁症的朋友,但我们从没有想过应该怎么样去关心他们。不是请他们吃饭喝酒看电影,而是真正走到他们的心里,跟他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骂人一起吐槽。

 

作为健康人的我们,可能永远无法体会病人的痛苦,但我们可以不在他们心里再撒一把盐。即使不能陪伴,不能帮别人痛,但可以不要轻描淡写的说一句:“你别瞎闹了。”这一句话就可以把他们再次推入情绪的深渊。

 

没有人想瞎闹瞎想瞎折腾,生活不易,内心更艰难。每一个生过病的人都会变得脆弱又敏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5.


如果不是6年前那一次突然生病,今天的我,不会理解王大彩的妈妈,不会理解身边好几个同样被情绪困扰的朋友们。因为病过,所以懂得;也因为病过,所以更加明白,在这样的时刻,如何给朋友合适的鼓励和帮助。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知道,该如何去陪伴身边有情绪困挠的人。

 

王大彩说:“老赵,你说的太对了,病友太重要了,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恰好的找到病友。”

 

是的,也因此,至今我都感谢张小C,她也感谢我,我们在生病开始的时候就找到了对方。我们一起吐槽,几乎每天晚上打电话讲述自己痛苦的感觉,我们一杯杯的喝酒,喝着喝着就开始哭。

 

只是,熬过了那最难的一段,我们的病情在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开始好转,慢慢没事了,但这件事像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谁都没再提起过。

 

但我会永远记住那一段时间,记住我们彼此给过的帮助,像一个秘密,又像一段星光,照亮彼此黑暗过的路。

 

世界很大,每个人都很忙,在深夜安静的时候,我们的内心会坍塌。

这没什么,这很正常,有些黑暗,我们都一样,我在这里,什么都别怕。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从来都没想过,我妈居然会得抑郁症?!”








你愿意怎么支配你一去不再返的时间?
你愿意怎么度过你有且仅有一次的人生?
别再犹豫
将你最珍贵的余生
倾注到你最渴望的事情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