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心灵直击“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这是宸欢第N+1次想离职。

 

一份工作,单休,没有公积金,还经常加班。

 

当初选这家公司,不过是因为薪资比另外一家高1000块。

 

1000块,是她和尹介一个月的伙食费。

 

入职那天,写字楼外,尹介推着电动车。

 

“你确定要去?单休诶。”

 

“当然,周末在家也是闲着,每个月收入多1000块呢,我们伙食费就有了。”

 

宸欢兴致冲冲。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面试的时候HR说,只要她表现好,每年都有机会加薪。

 

她算过了,只要努力攒钱,没准儿过个三五年,她和尹介就能攒够一间公寓的首付。

 

公寓诶,楼上楼下,想想就很美好。

 

就这样,宸欢一路小跑奔向了新公司。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宸欢一直是个能吃苦的女孩。

 

小时候家里就穷,她知道不能依赖任何人,除了自己。

 

所以即使毕业两年换了6份工作,她依然像个不知疲倦的陀螺,转个不停。

 

偶尔,真的偶尔累到崩溃觉得生活无望的时候,她会躲进卫生间放开水龙头放声大哭,然后抄两把冷水把脸一抹,走出去又一副满血复活模样。

 

所以直到现在,尹介都觉得她是只打不死的小强。

 

和生活负隅顽抗,好像有花不完的力气。

 

但上再多发条,青蛙也有跳累的时候。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3年,为了升职加薪,宸欢拼了命工作。

 

在公司对同事领导陪笑,是不是她的工作一股脑接过,晚餐经常吃成了夜宵,还得了慢性肠胃炎。

 

期间,宸欢几次跟尹介表示,想换个工作。

 

但尹介的态度却和她入职时大相径庭:


“你现在薪资不低,再想想吧”、“谁的工作不累,没有人是轻松的”、“换份工作也未必好,忍忍吧”…

 

再多说,尹介就会使出杀手锏:你不是说想买个公寓吗?我们再加把劲努努力,明年年底就差不多了。

 

公寓?嗯,宸欢好像可以再忍忍。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宸欢想买公寓不是没有原因的。

 

她和尹介家里都没钱,买房必须靠自己,所以短期内两房一厅是不可能的事。

 

公寓虽然小,至少算个家。

 

巨蟹座的她,一直想有个自己的小房子,不用很繁华很大,简简单单足矣。

 

几年了,他们一直窝在一间拥塞的出租屋,月租800。

 

床是简单的几块模板搭的,稍微用力往上一坐就嘎吱作响。

 

房间小的可怜,只有一扇朝北的小窗户。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衣服、鞋子,生活用品堆得到处都是,破旧发黄的空调经常漏水….

 

厨房冰箱洗衣机卫生间都是公用的,周末想包个饺子都只能在房间的椅子上铺上保鲜膜和面。

 

蟑螂就更不用说了,随处可见。

 

宸欢不是没想过,换一间好一点的主卧,带独立卫生间那种。

 

但每次,尹介都会以“给房东送钱不如自己买公寓”为由,掐灭她的幻想。

 

是啊,买套自己的公寓就好了。

 

这样想着,她就一直苦苦撑着。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但是不知道这不是年纪大了,最近半年宸欢总是很疲倦。

 

每天加班,肩颈和手腕无比酸痛,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写不完的报告,开不完的会….

 

可怕的是,公司还制定了超级严苛的绩效考核,把他们的底薪降到很低。

 

想拿到之前的薪资,基本不可能。

 

而且每周工作六天,每天睡眠不足,晚餐不规律也让宸欢感到身体经常疲乏。

 

事实上,她现在睡觉已经需要每天吃2片褪黑素….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现在换工作,她知道,大环境很差。

 

果不其然,尹介不答应。

 

但这一次,宸欢真的想休息一下,喘口气。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我真的有点累,你让我休息一下。”她尽量心平气和。

 

但想到这几年每次想离职尹介都一贯的反对,宸欢内心升起一股凉意。

 

想不到,这话还是激怒了尹介。

 

“你这话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不累一样,你累周日不会睡吗?”

 

“没什么意思,再说下去,就真的没意思了。”宸欢拿起睡衣,她想洗个澡,放松一下。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她没有告诉尹介,自己不过想休息一周,一周而已。

 

这几年,为了那个虚无缥缈海市蜃楼一般的公寓,她太疲倦了。

 

她没想过不劳而获,也知道尹介工作辛苦,所以睡前总给他按摩,冰箱里永远是他爱吃的食材。

 

但她真希望,哪怕偶尔,只是一下下,尹介能心疼一下自己。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第二天,又一个周六。

 

看着身旁熟睡的尹介,宸欢悄悄从床上爬起,用尽量小的声音快速完成洗漱。


但门锁太旧,关门的瞬间声音还是会有点大。

 

“用钥匙锁,别吵我。”

 

出门前,床上的尹介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知道了。”宸欢低头,拿出钥匙。


“找个敢让你裸辞的男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瞬间她忽然释怀了。

 

爱人和工作,都该换了。

 

她知道,她值得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