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宋代皇帝的继承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历朝历代,从无像宋那样奇怪的。因为,宋常出现无嫡亲子嗣继承大统的局面。这使得宋的皇室非常头疼。外无法一统疆土,内无人继承大统,内忧外患,一直困扰着宋代帝王。

别看《清平乐》里,宋仁宗被一堆女子围绕,情情爱爱的,但实际上他头疼的很,简直有仁宗偏头痛病。他自己,实际上就不是大宗。大宗是嫡长子、嫡长孙一系的,但宋仁宗是宋真宗的第六子,照一般的情况,宋仁宗是根本没机会当皇帝的。但真宗子嗣不兴,仅有六子,这对皇室来说,已经是子嗣不兴了,更不幸的是。真宗的长子赵禔,早亡;次子赵祐,很小立为太子,但十岁夭折;三子赵祇、四子赵祉、五子赵祈,都是早亡。

这才轮到宋仁宗赵祯,因为也没别人了。他继位时,也才 12 岁。在位 41 年,算是当皇帝时间很长的了,但却无子嗣。

01
皇帝命苦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往上倒,宋仁宗的爸爸宋真宗赵恒,也非大宗上位,是宋太宗的第三子,他连嫡子都不算,他的生母在世时,只是嫔妃,皇后名号是死后真宗追谥的。皇后所生才算嫡子。但宋真宗的大哥二哥,一个疯了一个死了。只能是他上位。

有宋一代,常遇到这种问题。宋仁宗无子,继位的是养子赵曙,是为宋英宗。当了四年皇帝,驾崩,那时他才35 岁。继承他的位子的宋神宗赵顼(xū),倒是嫡长子。但神宗的儿子,命运也不好,长子赵佾到五子赵僩,全部早殇。接位的是六子赵煦,也非嫡子,其母是宋神宗德妃。

宋哲宗只有一个儿子,也是嫡长子,赵茂,但生下来三个月便夭亡了。接位的是宋哲宗的弟弟,宋神宗的第 11 个儿子赵佶,就是宋徽宗。宋徽宗是宋代皇帝中最能生儿子的,有 31 个儿子。但他半路让位给嫡长子赵恒(宋钦宗),然后爷俩一起做了金人的俘虏。北宋完了。

开启南宋的,是宋徽宗的第九子赵构,后来的宋高宗(非嫡子)。

虽然到了南宋,但赵家的命运没变。子嗣继承问题依然让他们头痛。宋高宗赵构只有一个儿子赵旉[fū],是嫡长子,但他整个生命只有 3 年,薨逝,那时候宋高宗才 22 岁,只能含着悲痛之情,赐唯一的儿子谥号为元懿太子。接宋高宗位子的,是他的养子赵伯琮,也就是宋孝宗。

南宋的皇室子嗣继承问题,基本上是循环北宋皇帝子嗣继承的问题。

02
继承问题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历史贯穿起来看的时候,很让人吃惊。也不得不让人奇怪。北宋第二位皇帝——宋太宗赵光义——上位本就颇多谜题和非议。

因为中国帝王,一般不实行兄终弟及,除非万不得已,比如皇帝无子,只能是弟弟接位的情况。除此之外,哪怕皇帝的儿子几个月,也得接位,伯父叔叔们一大把胡子,也只能跪着给婴儿磕头。

宗法制度本来就这样设计的。这设计其实很有道理的。虽然秦始皇之后,历朝历代不再封建。

(按:偶有例外,比如汉初、东晋初,但只是很小的部分,也昙花一现)

但西周封建的一些制度和影响却被完全继承。西周封建其实是一套制度,礼乐、封建、宗法。礼乐是中心制度,礼划分等级,乐标识等级和调和等级矛盾。把天下分等级,王室、诸侯、大夫,都不例外,我们知道诸侯有五个爵位,公侯伯子男。乐是配套标识礼划分的等级的,当然乐能怡人,也有调和等级矛盾的作用。所以,孔子反反复复讲“礼乐”,因为这才是中心,而不是反反复复强调“封建”。

封建和宗法都是礼乐制度的具体执行,是两个基本制度。封建是分封和建邦,确定疆域和爵位,宗法是继承法。

因为王室继承,非常重要。无论是西周还是后来的秦汉唐宋元明清,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江山太大,家业太厚,继承问题搞不好,准出乱子。

宗法制度只有一个核心,就是嫡长继承制,即正妻所生的长子为法定的王位继承人。此外的人没有任何继承王位(皇位)的权力。哪怕你再能干,不允许,直接杜绝。因为给了希望,就有谋划,会引起祸乱,所以干脆杜绝。“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就是只看身份,不看能力。后来清康熙帝因为是少数民族,不太讲究这一套,放手给儿子们希望,九龙夺嫡,弄得他很头疼。

西周行宗法制度凡八百年,还是很有效果的。最开始出现问题时,是目前我们能看到史料所载的春秋第一年,公元 726 年,郑伯克段于鄢。就是郑武公的嫡长子郑庄公与嫡子段之间发生了矛盾,打了一架,嫡长子郑庄公胜。

但无论怎样,后世的郡县制度,帝王制,在继承问题上,也执行这一套。秦始皇的太子本就是嫡长子扶苏,中间发生谋乱,胡亥才登基上位的。汉高祖刘邦的长子是刘肥,但非嫡子,是庶长子,因为刘肥的生母是曹姬。刘邦太子是他的第二个儿子,但是嫡长子,叫刘盈,也就是汉孝惠帝,生母高皇后吕雉。刘邦宠爱戚夫人,戚夫人也有子,叫刘如意,刘邦也爱这孩子,说“如意像我”,他想立刘如意为皇太子,千难万难,没有成功。因为大臣们都反对。

宗法制度是辅助封建制度的,天子按嫡长继承制世代相传,是天子"大宗",其他不能继承王位的庶子、次子也是王族,分封为诸侯,他们是从属"大宗"的"小"。

诸侯、大夫也是如此,以此类推。

03
仁宗选择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所以,宋仁宗只是小宗。

何况,他没儿子,不为此头疼才怪呢。实际上宋仁宗做了很多考虑和准备,以至于接他位子的养子宋英宗赵曙压力太大,英年早逝。

宋仁宗的做法,是无奈之举,也是细加思量之后在宗法制度里的一种取巧和妥协。宗法制度虽然给了他框架和办法,但他没机会执行,只能发展大宋式的皇位继承制度。

宋仁宗嘉佑八年(1063年)三月的一天夜里。宋仁宗突病危。

一更天,宋仁宗召曹皇后见驾。曹皇后到时,宋仁宗已不能再讲话,只用手指着自己的心,不一会儿,就驾崩了。自古帝王驾崩,君王更替之时都是最容易发生政变的,因为宋仁宗无子,宗室觊觎皇位的大有人在,何况宋太宗赵光义说过,将来要把皇位再还给哥哥赵匡胤一宗。

曹皇后熟识史书,当机立断,密召两府,让他们黎明入宫。为了封锁宋仁宗驾崩的消息,她在三更十分,仍下令向宋仁宗进粥,四更时再召御医,并命人看守。传旨:宫门一律不得开启。

曹皇后亲自掌管各个宫门的钥匙,生生将宋仁宗驾崩的消息封锁。第二天一大早,召皇子赵曙嗣位。

赵曙惊叫道:“某不敢为!某不敢为!”说着转身就往外走。曹皇后命令韩琦抱住太子,强行给太子解发戴冠,穿上御衣龙袍。韩琦读仁宗遗诏制命。赵曙到东殿接见文武百官。正式即位,是为宋英宗。

这是北宋新版的“黄袍加身”。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赵曙从来没想过当皇帝,这皇帝位子是横飞而来的,他在最后关头都不敢。嘉祐七年(1062年)八月初四,宋仁宗下旨,立赵曙为皇子。赵曙听到诏命后称病,推辞当皇子,请潭王宫教授周孟阳撰写奏疏,周孟阳做了些劝诫,赵曙连忙拜谢。

这推辞不当皇子的奏疏上了十几遍,宋仁宗不同意。甚至下诏同判大宗正事安国公从古等人前往劝告赵曙服从圣旨。

这些臣子们,直接去赵曙卧室里,扶起他,送入皇宫。但他一直竖起耳朵,打起精神,战战兢兢,对家里人说,守好屋舍,皇上但有后嗣,我立即回来。

(按:事见《《宋史》卷十三英宗本纪》)

赵曙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宋仁宗也是没有办法。曹皇后又一力捧他。

赵氏帝王一般都是子嗣不盛,可苦了身为后妃的女人们。精明的曹皇后未雨绸缪,曹皇后十八岁嫁给仁宗赵锁,为皇后多年,可惜久无子嗣。一朝没有后续的储君,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于是,景佑二年(1035年),宋仁宗决定把四岁的侄子、濮王赵允让的十三子宗实接入宫中,由曹后来亲自抚养,打算把他作为继嗣,一来江山社稷后继有人,二来也可以免去储君之争给朝廷带来的动荡。

巧的是,曹皇后把她妹妹生的女儿高滔滔作为养女,养于宫中。高滔滔与宗实同岁,两人在曹后身边结伴玩耍,感情甚好。当时宫中称高氏为“皇后女”,宗实为“官家儿”。有一天,仁宗对曹后说:“吾夫妇老而无子,前些年十三(宗实)、滔滔司养宫中,现在都已长大,不如我为十三,你为滔滔主婚,使他二人结为夫妇,这样,岂不是件喜事!”

于是,庆历七年(1047年),年已十六岁的高氏与赵宗实结婚,当时宫中称“天子娶妇,皇后嫁女”,一时传为美谈。为了尽力培养宗实,曹皇后甚至连高氏都是悉心栽培,正是这一对由曹皇后亲手培养起来的皇上皇后,继承了这北宋的江山。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宋英宗养母,慈圣光献皇后——曹皇后

宋仁宗毕竟也是一代帝王,储君的人选,他也是自有主张的。虽然他在晚年体弱多病,选立嗣君成为朝廷中的热门话题,一直议论纷纷,朝中的权臣重臣又各有所重,大臣司马光、包拯、韩琦、富弼等都纷纷建议早定人选,这样有利于江山的长治久安。

包拯曾当面劝说仁宗,早定太子,勿使储君之位久虚,以定人心。

仁宗问:“爱卿意属谁人?”

这事一般不能轻易插口,包拯当然不会说我会立谁。这话轻易说出来,会惹大祸乱。包拯耿直,直接奏道:“臣职任御史中丞,有言事之责,奏立太子,是为大宋江山着想。陛下这样问臣,是怀疑臣有异心。臣已年过七十,且无子孙,岂是邀取后福之人?”

宰相韩琦奏言:“皇嗣,身系天下安危。自古祸乱,皆由不早定人选。陛下年事已高,为何不从宗室中选贤而立?这是为宗庙社稷呀!”

仁宗听了,释然一笑,但他说:“此事当从长计议!”

不给结果。

可见,宋仁宗是非常为难的,也无可奈何,内心犹豫不决颇多思量的。他心里清楚,大臣们所说的宗室,指的就是养子赵宗实(赵曙)。

但他左思量,右思量,只能妥协,自己无子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江山总要有人继承,如果安排不妥当,祸乱立生。

况且赵曙是由曹皇后亲手培养长大,曹后对他也格外看重,所以不时地向仁宗禀告。

最终,仁宗在诸大臣与曹后的劝说下,同意选立宗室之子为嗣,经过斟酌,选宗实为皇子,改名赵曙。后为宋英宗。

04
叫谁爸爸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这种妥协其实压力非常大,两边都有压力。皇帝担心自己看走眼,或者继位后不能为政,这可不是自己的儿子,必须多考虑。而宗室中人见皇帝无子嗣,难免暗中觊觎,拉帮结派搞势力,溜须拍马演戏看。

接位的一方也压力很大,一则担心自己能力,二则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人心未必都服,三则一个不留神,便造大祸。所以赵曙一直战战兢兢,允蹈恭俭,力行礼义。当了皇帝之后勤勤恳恳,但也镇不住场子,朝臣分派,两宫失和,让他忧虑重重,以至于年纪轻轻,便得了重病。

宋代皇帝的继承是个问题,仁宗无子嗣,英宗叫谁爸爸惹朝议
两宋皇帝列表

宋英宗在位时,那是治平二年(1065年)农历四月初九,韩琦又提出赵曙生父的名分问题。这问题本来就让仁宗头疼,英宗自己也头疼。因为,他的生父赵允让,也是宗室,宋太宗赵光义之孙。

宋仁宗死了,是养父。无论如何,按理是应该叫爸爸(皇考)。但自己的生父怎么办呢?不叫爸爸?名分很重要,总得有个说法。也就是在这一年,宋英宗诏议崇奉生父濮王典礼。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能不能封王受典,这是个大问题,是否合理,是否合礼,都需要讨论。

朝臣们的说法分为两派,侍御史吕诲、范纯仁、吕大防及司马光、贾黯等力主称仁宗为皇考,濮王为皇伯,也就是说,你爸爸,只能是宋仁宗赵祯,别人不行。哪怕是你亲生父亲,也不能叫爸爸。

中书韩琦、欧阳修等则主张称濮王为皇考。(韩琦、欧阳修都是宰相级别)

然后两派论辩,看谁说得有理,大宋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唾沫横飞。这个争论,持续了 18 个月,旧史称之为“濮议”。

最终,宋仁宗立濮王园陵,贬吕诲、吕大防、范纯仁三人出外。结果,曹太后(也就是曹皇后,此时为太后)下诏,据说是喝醉了才下诏,同意韩琦、欧阳修的文书,称濮王为皇考。

此事一定,那就是对宋仁宗的背叛。朝中吵成一片,两宫相互制衡,宋英宗的头也大了。压力太大!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给自己的亲生父母追谥,便驾崩了。享年36岁。他一生,只有一后、一妃、一昭仪。四个儿子,一个早亡,都是宣仁圣烈皇后高滔滔所生,都是嫡系。继承问题不大,嫡长子直接继承,就是宋神宗。

但之后的北宋、南宋,依旧重复出现宋仁宗的子嗣继承窘境,也只能在宗法制度范围内,做最大的妥协,努力寻求平衡稳定。遵宗法,择宗室,扶养子,当然也留下问题。这也是仅宋有的奇观,堪称大宋式皇位继承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