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萨克斯坦否认存在“不明肺炎”,文字歧义?必须提高警惕!

7月9日下午6点,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官方帐号发文提醒“在哈中国公民注意防范不明肺炎”。

哈萨克斯坦否认存在“不明肺炎”,文字歧义?但防控疫情是最重要的

当天,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长阿列克谢·崔向媒体通报称,今年上半年哈国内肺炎发病率较2019年同期增长55.4%,总计确诊98546例。共有1772人死于肺炎,仅6月份就有628人死亡,患者中有一部分是普通肺炎患者,其他患者的感染原因则尚不清楚。

哈卫生部所称的“感染原因则尚不清楚”的肺炎现象,是不是可以称为“不明肺炎”?按照我们的理解,这不存在歧义。

在6月29日哈国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也表示过,现阶段,除了新冠肺炎疫情,该国正在流行另一种肺炎原因尚不明确。该类型肺炎患者的体内并未检测出COVID-19病毒,原因还无法100%确认,但99.999%仍是一种冠状病毒。

那么昨天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公告,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是针对在哈中国公民,提醒他们要加强防疫意识,保护好自己的健康,这是驻外使馆职责所在。

中国媒体报道了这则消息并进行评论分析后,哈萨克斯坦卫生部今天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声明称,部分中国媒体有关哈国内出现不明肺炎病例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门这条澄清消息,中国媒体给予了最大量的呈现,包括《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环球日报》等官微也转述了此消息。

这说明,中哈作为友好邻国,中国媒体在相关报道上,不存在任何针对性的恶意。哈萨克斯坦认为他们所说的“感染原因则尚不清楚”不是“不明肺炎”,我们也给予充分传播。绝不像某国那样搞信息过滤,不合口味的就不呈现。

到底如何准确描述哈萨克斯坦目前的疫情发展的新情况?其实,只要抱着防治疫情的严肃态度,文字方面分歧是不难解决的。

哈萨克斯坦方面关于此事解释的逻辑看起来是挺烧脑的:

肺炎是新冠病毒感染的一种表现,但不是所有肺炎都是新冠肺炎;

许多肺炎患者用新冠病毒检测手段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是有99%的可能仍然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因为许多患者体内病毒还不足以通过检测可以发现;(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说的)

肺炎患者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可能与病毒所处位置有关, 如病毒进入了下呼吸道。

简单说就是,

问:这些高死亡率的肺炎是新冠病毒引起的?

答:不确定,没有证据。

问:那就是不明肺炎咯?

答:你的说法与事实不符,99%的可能仍然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

问:是新冠病毒引起的?

答:不确定,没有证据。

问:那还是不明肺炎咯?

答:你的说法与事实不符,99%的可能仍然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

循环播放……

其实中亚也不仅仅是哈萨克斯坦一国出现这种情况,它们之前都管此叫“社区获得性肺炎”。

7月6日,吉尔斯斯坦全国有29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3月至7月,全国已有224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8日一天死亡42例,7月9日新增40例死亡病例。

7月8日凌晨,土耳其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馆一名官员死于肺炎。但土库曼斯坦卫生部门仍坚持该国没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不过,口罩价格正在飞涨。

 《纽约时报》近日报道,乌兹别克斯坦之前新冠肺炎死亡率非常低,但上两周死亡人数突然激增,有理由怀疑,其境内出现了高致死率的“不明肺炎”。

也就是说,“不明”、“高死亡率”等现象描述,并不是中国大使馆或中国媒体单独提出的,而是早就有此一说。

一些亲美人士正在网上为哈国“辟谣”而阴阳怪气,用“其它国家都没报道,只有中国媒体这样说……”来混淆视听,那《纽约时报》说的乌兹别克斯坦“不明肺炎”难道不是在中亚发现的?它们的脸还是得由美国来打。

接下来问题就复杂了,为什么高致死率的“不明肺炎”会出现在中亚?

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加起面积超过400万平方公里,人口6600万左右,是西方地缘政治学说中的“心脏地带”。

这里地广人稀,本来在防疫方面有天然优势,但现在看来这个现实存在感不强的地区,可能成了疫情“漏洞”。

五国之间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是否存在联系?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美国在这里设立的多个生物实验室,一直被人们怀疑与疫情有关。虽然总被称为“阴谋论”,然而, 在5月底,哈萨克斯坦媒体就报道过,美国在阿拉木图生物实验室在进行“不透明的研究”。

中亚出现的扑朔迷离疫情,之所以扑朔迷离,难道与美国的“不公开、不透明、不合作”态度没有关系吗?

5月26日,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外长视频会议上就呼吁过:新冠病毒是一项严峻考验,成员国要就生物安全领域的合作问题进行研究。

6月,在阿拉木图举行的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外长会议上,拉夫罗夫正式询问中亚国家,是否允许俄罗斯派观察员去了解该美国军事生物实验室的活动?但他至今未收到答复。

美国除了在中亚地区,还在高加索地区(格鲁吉亚等)设立生物试验室,俄罗斯是对此最为担忧的国家。由于这些国家都是主权国家,与谁合作生物科技是其内政问题,俄罗斯也无法过多干涉,否则,只能将它们推向美国。

哈萨克斯坦否认存在“不明肺炎”,文字歧义?但防控疫情是最重要的

哈萨克斯坦首例冠状病毒感染是在3月初发现的,当时中亚网络上就有传闻,病毒可能和2016年美国人在哈东南部建起的一个生物实验室有关。不过,这些传闻都被认为是俄罗斯是“宣传攻势”。

阿拉木图中央实验室,隶属于哈卫生部,由美国五角大楼建立,美国为此项目拨出了1.08亿美元,并给予哈萨克斯坦相应援助。白宫的解释:研究工作可帮助防范未知病毒感染。

俄罗斯提醒过这种实验室存在的安全隐患,但哈萨克斯坦表示,政府无权干涉科学家的工作,阿拉木图中央实验室称:“外国学者参与是可以允许的,但必须是共同研究的课题项目。”

这些由美国控制的生物试验室一个接一个地设立在与中俄接壤的国家,也越来越引起中俄的疑虑。

早在3月25日,俄罗斯外交部就要求美国解释此事,而不是对“新冠病毒进行宣传把戏”(美国污蔑中国)。

美国在中亚及外高加索国家设立的生物实验室,名曰科技合作,实际上,他们在封闭的地方做什么?连当地政府都无权过问,经费也是由美国提供。

美国心这么好?不远万里,主动送钱,帮助这些科技水平相对落后的国家搞起生物(病毒)研究?怎么不花钱帮它们提高农业、畜牲业、工业水平?

另一方面,这些国家也有难言之隐,美国的经济援助,是它们所渴望的,而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同意美国在这里设立一些实验室,搞一些“合作项目”,而且具体接洽的当事人还可能存在着利益输送问题。

吉尔吉斯斯坦,被称为NGO之国,2005年“郁金香革命”,把总统阿卡耶夫搞到跑路国外,其它四国也动不动搞点街头运动。因此,美国的生物实验室能不能存在?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势力渗透到中亚,是其多年“努力”的结果,事关政治、经济、外交等诸多领域,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

 

而且这里都是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国家,关键点如何制止美国在这里兴风作浪?中国在4月份就敦促美国关闭中亚的实验室。


当时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过说:据了解,当地民众强烈要求关闭相关实验室。希望美方本着负责的态度,正视国际社会的关切和当地众生命健康安全,采取切实措施,消除国际社会的疑虑。

美国会接受调查并关闭实验室吗?它们只会更加偷偷摸摸在中亚折腾。


关于中亚“不明肺炎”在文字上如何解读?我们也不可能跟哈萨克斯坦进行过多的无谓争论,还是让WHO来研究、定义。

哈萨克斯坦否认存在“不明肺炎”,文字歧义?但防控疫情是最重要的

关键是我们要做好防止疫情输入的防控工作,千万不要低估某国的作恶能力,更不要高估它们的道德水准。

国际上任何的疫情变化新情况,我们都必须提高警惕,把自己家的篱笆扎牢,小心使得万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