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道隐:有谓涉世之身劳,谢世之身逸,此非道知己也

道隐

圣人未忘情于隐士,故孔子问礼于老聃,楚王请烦于庄子。圣人知其所遇之即其人也,而未知其人即于道焉。夫高人以隐,其不得已乎。而道之所隐,其顺于万物矣。子讵忘之,闻子路而立身;信陵在心,赴屠市而恭候。非为名也,是慕道也。至治之世,初无隐名,而道常在。隐之名起于世之不我知,而成于道之有所 激。岂隐士有道哉,乃不意至于道之户牖,如昨之所遇。子且以为何如道也 ?闻其声,寂然杳然;听其言,渺也淼也。不勤四体,难分五谷,混沌于乾坤,茫茫乎北冥,无以甚异于天地也。设有异于天地,即有可识也。入其神,方且具言语,接殷勤,无以甚异于非道也。设有异于非道,即有可见也。

道隐

斯道也,是亦一鲲鹏,而并无沉浮之态者也。是又一蜩鸠也,而并无望高之志也。想万物行天下之故,道计之熟也。想万物逆顺之途,道视之淡矣。若人亦视之淡矣,天下觉其淡,而不妨人之彼觉其淡而遂决之以道也。有谓涉世之身劳,谢世之身逸,此非道知己也。夫人生之劳,较之道行之劳,亦岂有生死耶矣。

必合世之心,识此亦非道之本衷也。夫人之心 ,激为绝弃之心,不更戚戚而背道耶,奚不转避而为就也?夫唯如道者,而后可以隐;亦唯如道者,而后可以无隐。仰首一啸,道应于三十三天之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