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金针非俗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古代大家闺秀的闺阁生活非常丰富多彩,文娱生活的丰富远胜现代。其特点是,丰富多彩,不染红尘,雅致非俗。

多数人认为古代女子三从四德,生活既无乐趣,既不能读书,也不能对自我提升,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实际上是不对的。只要是人,总对生活乐趣有所追求,古代女子也不例外。她们也读书识字,只不过很难以读书为用。古代男子读书,主要走仕途,女子却无这个权利,人们便以为古人也限制女子读书。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实则古代大家闺秀的文娱生活中,读书也是很重要的。否则,我们所熟知的女诗人,如李清照,从何而来呢?《浮生六记》中,沈复的妻子芸娘,家境并不算好,但女工精巧 ,同时深通书文,她论文、论诗的见地,可以让才子汗颜,李杜之诗,东坡之词,格律旨意,她都很懂。《红楼梦》里的姑娘们,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等,也常联诗对词,也无禁止。只是,家中不让女子读《西厢记》之类的书。因为《西厢记》讲私定终身的事情,这是古代整体社会教化比较忌讳的,所以不让女子读这类书。但并非不让女子读书!

不仅可以读书,还有很多趣味生活,上一篇我们谈过闺阁化妆的生活,但终不成成日化妆,古人时日较长,因为媒介不发达,只能在闺阁之内,设置娱乐,增添生活情趣。想象日丽金闺,春明秀阁之时,花香似雾,禽语如歌,是多么美好的光景?大家闺秀也会触景生情,情随景发,精神上就需要派遣。譬如养只鹦鹉,调教说话,“鹦鹉殊姿致,鸾皇得比肩”,便是极美的写照。至于静日之中,燃炉香,捧书卷,不但极美,而且有名士风流之姿。偶尔弹琴高歌,女子也能有须眉男子的气象。

古代女子闺房乐事,能不让人羡慕感叹?!

01
闺房乐事首要:焚香静心的乐趣

焚香是古代女子闺阁生活的首要,因为香可以宁神静心,对修养身性很有作用。但,焚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要识香,用香,佳人焚香,讲究与气质相结合,则闺房生活中,焚香的丰富和乐趣就很多了。

古代闺秀重色容,色容,要求活。佳人不饰脂粉,有天然俊美,那就是活色,也就是本质。香,也要求活。

凡是佳人,必懂此道。活香,即是香也有自身气质,像是花枝,无论风和日丽还是狂风暴雨,都能自吐幽芳。香能如此,就叫活香。沉香、降真,虽然是古代名香,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比芝兰自身的芬芳之气美。

所以,闺阁里焚香,必须要先懂香,能识得香,这是闺房焚香事中很重要的一部。古代闺秀们的文娱生活,这一项很重要。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识香之外,还要学习焚香之道。

百花开放时,就不必焚香,因为烟火会掩盖花的芳韵。就像天生丽质,就不需要装饰打扮了。百花摧败之时,生活中少了花香,那么,需要焚香,让生活有烟火之气,但是只能少焚,不能烧柴禾似的不停地烧。

因为女子体本弱,弱不禁风如林黛玉一样的也是有的,而女子芳心娇嫩,长时间烟熏火燎的,当然不行。

闺房焚香,一般讲究淡雅。比如《红楼梦》第十九回,下半回是“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写的就是林黛玉焚香。宝玉到黛玉房中说话,闻到黛玉衣服有一股幽香,便问戴的是什么香,黛玉说:可能是衣柜香气熏的。

林黛玉的闺阁是常焚香的。但她很聪明,用香来熏衣服,这样衣服上便有淡淡的香味。黛玉点香,也只点在常坐卧的地方。

林黛玉焚香,还要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古代闺秀的闺阁生活,有时把焚香当作极大的正事看待。譬如先将特制的小块炭烧透,放入香炉中,然后用细香灰填埋。在香灰中戳些孔,再放上用银叶、金钱、云母片等制成的“隔火”来盛放香料。香不及火,靠着碳的温度来散发香气。然后把香炉罩上,让香气慢慢扩散,香风袅袅,低回悠长。

02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抚琴韵事

古代女子的闺阁文娱生活中如果少了抚琴,是很让抱憾的,女子会抚琴,也很让人颠倒。白居易就曾在浔阳江上被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惹得泪湿青衫。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但弹琴一般需要琴师教习,很少能无师自通。所以也不是所有古代闺秀都会抚琴。如果不会的,一般在床头放一张琴,琴上甚至可以无弦,但也能领略其中趣味。

03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读书、学书、藏书乐趣

关于古代女子读书的事情,前文已有论述。有很多女子,认为只有读书才有乐趣,汉和帝的皇后邓绥,从小就读书,“六岁能史书,十二通诗、《论语》”,其他事儿,她不在乎,因为“志在典籍,不问居家之事”。她想把天下书读完。蔡文姬博学多才,文学、音乐、书法无所不通,以至于曹操都对她另眼相看,为她做了好多事。李清照、薛涛之流更不用说了。

可见,古代女子读书,是文娱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项。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即便不读书,闺阁之中,也常放书万卷,因为这样会觉得幽韵自生,俗尘尽销。

至于练习书法,闺秀们并不要求劲笔,不一定要什么波磔飞檐,只因为书法可静心养气,而且闺阁中练习书法,有窈窕幽闭之情致。一般大家闺秀的书法练习,是从《十三行》碑帖开始练习的。《十三行》就是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写的曹植的《洛神赋》。

女子学书法,也有成名的。王羲之的书法就是学自卫夫人。卫夫人是晋代卫汝阴太守李矩的妻子,世称卫夫人。她的家族世代工书,卫夫人的丈李矩善隶书。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04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画花、供花(插花)

在闺阁中学画画,是很不错的文娱生活,画花是闺秀们的首选。因为鲜花活卉,如果出自佳人之手笔,另有一种自然芳美。

想象一下,古代闺秀们把笔当作绣花针,将墨当作针线,一针一线地描摹三春风景,绣成一幅幅图画,这风致,真是美极了。

供花,实际上就是现代所讲的插花艺术。可见插花早已经是古代闺秀们的闺阁生活乐事了。而,而那插花的纤纤玉手,恰恰是画花的纤纤玉手。

古代闺秀画花讲究阴阳反正,插花也讲究参差错落。

她们插花,不会选很多花,但追求名种。讲究雅观,杂乱是要不得的,很有审美情趣。

对花的品种的选择,一般要求精洁之品,比如幽兰、水仙、梅花、海棠等等。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只追求牡丹的富贵之态。《红楼中》,妙玉就只插梅花,还要采集花露;林黛玉爱花如命,还要葬花。

她们对于花有怜惜之情,因为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所以,花与闺秀联系最为紧密。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05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烹茶扫雪

烹茶扫雪,也是古代闺阁的常做的事情。而且是很美的韵事。烹茶扫雪我们都懂,不必细述,但古代闺秀们烹茶扫雪另有情趣。有雪的时候,通常是冬天,梅花绽放,所以,她们会以梅花和雪烹而煮茶,最终梅花和茶都要咀嚼的,这样可以让人口吐芬芳,有高洁幽芳气质。腊月雪最好,《本草纲目》说,腊雪有清热解毒、舒筋活血等功效——“腊雪甘冷无毒,解一切毒,治天行时气瘟疫。”

这当然更让闺秀们追捧了。冷吟霜毛句,闲尝雪水茶。美极了。

《红楼梦》中 的妙玉最擅长扫雪烹茶,摘花蕊上的雪,煮茶喝,这样的茶,清新扑鼻,有着清茶的甘醇,也有着淡淡的花香!

妙玉把这个叫“煮雪”,多美的词。她也认为俗人不懂这种乐趣,包括贾宝玉。

06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荡秋千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这是苏东坡的《蝶恋花·春景》,词中女子荡秋千,是明显的事。

在古代闺阁生活中,荡秋千是最快乐神妙的事情了。羽衣红裳,凭御天风,欢声笑语盘旋于碧云之上。最惹人的是那蹁跹之态,如飞若舞,似乎是神女下凡。大概古代女子们在秋千上,都有过这种浪漫的想法,所以,荡秋千的游戏,也叫“半仙戏”,这三个字,道尽其中妙处。而且,这个名字还是唐玄宗御赐的。

唐代玄宗时期,荡秋千几乎是深宫中的最大集会娱乐活动,尤其到了寒食节,宫中竞竖秋千,(皇帝)令宫嫔辈戏笑,以为宴乐。帝呼为半仙之戏,都(京都)中士民因而呼之。

闺阁生活中,秋千简直就是女子的欢乐与悲伤的见证。宋东坡那首词,“笑渐不闻声渐悄”,说得很到位了。“楼头画角吹酒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古代闺秀们在明月之夜荡秋千,与明月对话,也是不少了。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秋千,最主要的还是她们的快乐,“双鬓梳顶髻,两面绣群花,秋千争次第,牵拽彩绳斜。”

07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剪彩和油花卜

剪彩,就是裁剪花样。一般以绸缎作为材料,裁剪出各种形状。这也是古代闺秀闺阁文娱生活的一部分。

隋代的时候,据《资治通鉴》记载,隋炀帝杨广建了西苑之后,宫苑之中树木花卉当然很多,只不过秋冬之际,树木凋零,于是命宫女们把彩绸剪成花和树叶的形状,挂在纸条上,褪色了立即换新的,要求西苑内常如阳春三月。

后来,这发展成为一种剪彩艺术。

只不过,闺秀们剪彩,没有隋炀帝这么奢侈。她们大多数是为自己生活找点乐趣,或者打扮自己一下,比如,剪彩剪出一个燕子的形状,戴在头上,很是好看。后来竟然发展成以白玉燕钗代替剪彩的燕子。

油花卜,是女子用芥花沾上油,然后祷祝之后,向水里挥洒,如果这个油滴到水面,形成龙凤之状,或者形成花卉之状,这是上上大吉。

这是具有问卜之意的。

但这个活动并不是每天都有,要选择日子,一般要天晴,阳光好,一般是上巳日。

其实,古代闺秀们做这事儿,不过是聊以前怀,派遣心情罢了。

08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斗草、待月

古代闺秀也很浪漫,也玩儿。

斗草,就是她们的一种文娱生活。而且都是女孩子一起玩,踏青斗草,称为佳人韵事。

斗草的方法,很简单,每个女孩子手里提一个筠篮,然后找寻比较特殊的草,等到找好了,大家在碧莆席(草做的坐垫)上围坐成一圈,卷起罗袖,伸出纤纤玉手,从从容容地比赛谁找的草最香最奇。

想象一下,这活动,简直草薰入韵,笑语生风,一片香温玉软的妙韵。

待月,当然是非常浪漫的闺阁生活了。

古代闺秀们一般选择秋夜新凉时待月,那是桂花香浮动,绕于深闺,于是女孩子淡施膏沐,简单地整理一下一上,以天然活水烹高山名茶,带上一炉异香,怀抱一张七弦幽琴,于西轩之下,静坐待月出来。

不一会儿,月亮从东山之上,悠悠破云而来,清冷的气息,直射在轩窗上,月色与美人容光都融入了炉香琴韵之中。一腔心事,都与月亮说得明明白了。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美人待月,实在是浪漫的事。

09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饮酒、清谈

古代闺秀们饮酒,也是常有的,但不会喝得很多,像《红楼梦》中史湘云那样喝醉的,一般少见。她们很有克制,不可不饮,但也不会多饮狂醉,要那种微醺之意。

这分寸很难把握。

贵妃醉酒我们都知道是极有名的,但贵妃醉酒,绝非大醉,而是那种妆容略散,柳腰欠力,杏脸生春,有无穷的流香含韵。

闺阁中,讲的是窈窕幽闲。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清谈,就是聊天。古代闺秀们打发时间,如果可以,也会与闺蜜们聊天,当然,需要保持佳人之姿。高级的清谈,环境也很讲究,要清昼闲帘,炉香茗碗,啜着茶,挥麈闲谈,整个闺阁都是芝兰方芸,堪称满室生春。汉成帝的宠妃赵飞燕,就经常跟她妹妹赵合德坐谈,而且非常有趣。赵飞燕的唾沫喷不小心喷在了赵合德的袖子上,赵合德笑说:“姊唾染人绀碧,似石上花,令尚方为之,未必能此。”这是姐妹之间开玩笑的话,赵合德说姐姐你的唾沫染在我袖子上,竟然像石头上的青苔那般好看,就算天工之巧,也未必有这个本事哇。

如果条件允许(有可谈之人),古代的大家闺秀们是从不放过这种清谈的机会的。

10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纳凉

古人纳凉,是个大事儿。古代闺秀纳凉,也是大事。以至于把纳凉的事做得像艺术。古代闺秀们纳凉,会做很多准备。

譬如兰汤沐浴罢了,披上碧纱衫,系好红罗裙,用菱花镜照着画眉润唇,掠好乌鸦鬓,插上白玉燕钗,簪上幽兰花,然后,拿着一柄芳姿扇,轻轻走出来,去万绿丛中坐着。

呼吸着芭蕉叶上露水的想起,润肺清脾。简直是人间乐事。至少比只现代只吹空调好多了,因为有自然之气。

11
古代女子闺阁文娱生活之节日乐事——乞巧

乞巧节,是古代女子很重要的节日。七姐是天上的织布能手,古代女子常向七姐“乞巧”,乞求她传授心灵手巧的手艺。只不过,这种节日,常被闺秀们过成“斗巧”节日。

因为一堆女子聚集,拈针乞巧,本来就是天下奇景,姑娘们穿针引线验巧,做些小玩意儿比赛谁的手巧。当然,也可以在家里蒸巧馍馍、烙巧果子、剪纸彩绣等。

唐代宫廷女子的活动最多,乞巧节也最讲究,要用锦线结成楼阁殿堂之类,摆上花果酒炙,祭祀牛女。

后来,普天下的女子们就结花为棚,摆上酒,演奏玉宇无尘之乐,把一枚绣花针轻轻地投入水中,让它浮在水面,在日光下观看针影子是什么形状,这预示着以后的针线活是否巧。。

古代闺秀们对这种节日生活也是很重视的,因为亲朋相聚,人多快乐。

美极了:古代大家闺秀不染红尘雅致非俗的闺阁文娱生活

总之,古代女子多讲究端庄,是以她们的闺阁文娱生活也很淡雅,不抹杀本真,脱去俗气。可以身随蜂蝶,锦绣生香,也可以帐覆芙蓉,与花共色。其中雅致悠闲之风姿,让人羡慕不已!不染红尘,金针非俗,是古代大家闺秀们的文娱生活最注重的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