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红娘教之以琴心;爱不相知之叹也

红娘教之以琴心

吾读《西厢记》,见红娘教张生以琴心,怪之,忖而又不以为怪也。是《西厢记》以礼方于天下也。张生其人,绝代之才子也,双文其人,绝代之佳人也。是《西厢》作者提当也。绝代才子惊见此绝代之佳人,虽才子亦不辞千死万死也,是实甫必求之一当也。是故,张生往见,出其必然也。然绝代之佳人,复惊闻有绝代之才子存于此间,亦不辞千死万死,特相侯也。

夫绝代才子者,天下之至宝,绝代佳人者,亦天下之至宝。天之生一宝于男,复知生一宝于女,必得相配焉!而此彼相距,是以有怜、有求、有合,凡爱之情之识、知、合所相者,皆集于此时此景,诚天下快事也。然彼才子之有情,止藏埋于才子之心中,彼佳人之有心,亦止藏埋于佳人之心中矣。凡情之不得已,不得已久之久之,是天下情之万万无辜也。天下情有万万之无辜,是故张生死,崔莺莺亦且死。嗟乎,才子之通情无门于佳人,而佳人终无由而知才子心意,是普天下情爱之一大叹,一大无辜。是故琴心者,是情之无辜,爱不相知之叹也。下情爱而不相知者,比比皆是,亦是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