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治中度过的没有爱情的孝庄太后

1687年 12 月,天气寒冷入骨,人们本该躲在屋子里围着炭火过冬。大清的康熙皇帝却涕泪交颐,声音哽咽着诵读一篇祝文,这篇祝文说:

“忆自弱龄,早失怙恃,趋承祖母膝下,三十余年,鞠养教诲,以至有成。设无祖母太皇太后,断不能致有今日成立,同极之恩,毕生难报……若大算或穷,愿减臣龄,冀增太皇太后数年之寿。”

康熙说得没错,他自幼失怙,父不知所踪,后来的野史小说说他的父亲出家了,母亲更是早早丧命。这位千古一帝儿时没有享受过父母怀抱的温暖,是他的祖母鞠养教诲,三十余年来,为他挡风遮雨,稳固朝局,安定内外,亲授为君之道。

康熙的话应该是诚恳的,所谓“愿减臣龄,冀增太皇太后数年之寿”,当是肺腑之言。

这位祖母太皇太后,史称孝庄太后,谥号为孝庄仁宣诚宪恭懿翊天启圣文皇后,后雍正、乾隆二帝都曾为她增谥。在历朝太后、皇后之中,可算是尊极贵极,无以复加了。

但这位孝庄太后却很谦卑,她的遗愿中说,不与夫君皇太极同葬,康熙苦无其法,只得将灵柩“暂安奉殿”,所谓“奉殿”,是她生前所居慈宁宫五间房所改。

这给野史小说留下了极大的空间。让这个女人的一生非比寻常,让人津津乐道。人们于她的政治能力、治国之能、平衡之策、驾驭之术、左右乾坤的手段并不感兴趣,只是对她的爱情充满了慨叹。

但实际上,这样的女人是没有爱情的。

孝庄太后一生,都是在政治中度过的,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深深的孤独。当这个蒙古科尔沁草原的姑娘走出蒙古包,踏进白山黑水间的帐篷里时,她的一生,便与权力、战争、斗争不可分割。她的丈夫皇太极、儿子福临给她留下的局面非常复杂,而且她都是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咬着牙挺身而出的。

她踏入皇太极的金帐时,只有 12 岁。她的这位丈夫长得非常漂亮,仪表奇伟,聪睿绝伦,颜如渥丹,严寒不栗。当然,也非常能干,长益神勇,善骑射,性耽典籍,谘览弗倦。他一生都在内修政事,外勤讨伐。而且,凡遇劲敌,亲冒矢石,所以,年纪轻轻便猝死。那时,她才30 岁时。

皇太极是没来得及立嗣的。这使局面非常复杂。

当时代善大贝勒年过花甲,早已不问朝政,其诸子中最有才干的岳讬和萨哈廉年轻时已过世,剩下硕讬也不为代善所喜,满达海初露头角,还没有什么发言权。但以代善的资历、两个红旗的实力,其态度所向却能左右事态的发展。

这是一个势力。

皇太极长子豪格因为父亲皇太极集权努力,也是有资格竞争的。两黄旗大臣都支持豪格。正蓝旗也支持豪格。

文武全才的多尔衮,身后有两白旗和勇猛善战的两个兄弟,正红旗、正蓝旗和正黄旗中也有部分宗室暗中支持他。

镶蓝旗主济尔哈朗保持中立。

最终,变成了两黄旗、正蓝旗的豪格与两黄旗的多尔衮相持不下的局面。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谁也不让的他们想出一个聪明的办法——由皇太极的第九子、年仅六岁的福临即帝位。

福临还小,便于驾驭。各人都还有机会。

但所有人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 ,福临的母亲,是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30 岁的蒙古姑娘此时绝对是心中没有爱情的,而只是儿子的皇位,为此,她做了多少努力,我们看不到任何记载,但以她后来辅佐顺治、康熙二弟的能力来看,这时候,她已经参与政治斗争了,至少有幕后平衡。否则不可能在后来的政治上那么驾轻就熟。雍正皇帝所说的“统两朝之养孝,极三世之尊亲”,应该是实话,两朝幕后主局,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这个过程还需要揽权而不贪权。以她敢放手让年轻的康熙皇帝自己干的魄力,确实是具有极大的自信的。

这种环境中,心机、智商都必须到位,而且很多时候不能顾念任何情感,包括爱情。所以,他的儿子福临把她认为是恶毒残忍的人。亲情尚且如此,何况爱情 。

所以,她跟多尔衮虚与委蛇则有可能,爱而不得则绝无可能 。

所谓:

上寿觞为合而尊,慈宁宫里烂盈门。

春宫昨日新仪注,太礼恭逢太后婚。

不过是闲人遗民张煌言的一家猜测而已,不足为凭,史家已有反驳。所谓“大玉儿放弃了女人都放不下的爱情,多尔衮放弃了男人都放不下的江山”。也不过是无聊女人的一种慨叹而已。

但可以肯定的是,二帝冲龄践祚,孝庄太后殷忧启圣,遂定中原,克底于升平。功不可没。她的名字“布木布泰”,意为“天降贵人”,不是白叫的。
没有爱情的孝庄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