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汉高祖刘邦与发小闹翻始末:日疏自危,事穷智困

汉高祖刘邦有一个发小,两人是同乡,而且同年同月同日生。叫卢绾。

最初,卢绾家与汉高祖刘邦的父亲刘太公关系就很好。两家同时生孩子,乡里人觉得这是件很好的事情,于是自发准备羊肉酒宴恭贺。

等到卢绾和刘邦成年,同学书,两个青年关系很铁。刘邦的家乡是非常欣赏这种两族亲爱的事情的,生子同日,壮又相爱,于是又以羊酒贺两家。

刘邦年轻时常惹事,甚至是犯罪。当时为了躲避抓捕,到处跑。卢绾一直随出入上下,毫无怨言。

刘邦沛中起事,卢绾死心塌地跟随;刘邦入汉中,为汉中王,实力已非寻常,能同项羽争上下,卢绾已是将军,为刘邦集团核心人物。

刘邦于项羽大战争天下,卢绾为太尉,可随时出入卧内,衣被饮食等平常物事,都是赏赐,群臣无人可比。即便是刘邦集团的萧何、曹参等,刘邦只是做事的时候跟他们亲近,但要说到关系铁,谁也比不上卢绾。汉高祖封侯时,卢绾为长安侯,那时的长安,是故咸阳。其位置可想而知。

卢绾的战功,并非特别出色。然而高祖定天下,诸侯非刘氏而王者,共七人。刘邦想封卢绾为王,群臣都不满意,刘邦只好打消念头。后来平定燕王臧荼,汉高祖下诏给诸将相列侯,说欲从你们中间有功者选一个做燕王。

群臣当然都是明白人,知道皇上想让卢绾当燕王,于是异口同声地说:“太尉长安侯卢绾常随您平定天下,功劳最多,可当燕王。”汉高祖顺水推舟,立即准奏。于是卢绾为燕王,而诸侯王中,谁都没有燕王得宠幸。

按理说,一人如此,可算是做人做到极致了。但事情的转机也出现在这里。卢绾做王之后,一切都变了。原因是,汉高祖平定诸王,引起了他的恐慌,同时做了一个很愚蠢的选择。

汉十一年,代王陈豨反,汉高祖两路大军攻陈豨。刘邦入邯郸击陈豨。燕王卢绾从东北方击陈豨。

陈豨当然撑不住,便派人去向匈奴求救。因为代这个地方,在山西这一带,靠近匈奴。陈豨的做法是不得已而为之。

匈奴兵强,如果助陈豨,胜负难料。

于是,卢绾也派使者去说服匈奴,不要派兵助陈豨。

这个使者叫张胜,这人没啥见识。他在匈奴那里碰到以前被刘邦击败、被卢绾代替了的燕王臧荼。臧荼当然是别有用意的,他对张胜说:

“你之所以被燕王看重 ,是因为你熟悉匈奴的事情。而燕之所以还存在,是因为诸侯王不停地造反,兵连不决,刘邦没空收拾燕王。今你为燕,欲灭陈豨。但陈豨等被灭,下一个被灭的就是燕,到那时,你也是俘虏了。所以,为今之计,不如援助陈豨而跟匈奴结盟。陈豨不灭,刘邦没空收拾燕王,你长保地位;再说,跟匈奴结盟,就算汉有危急,你也可以从中斡旋,以成大功。两全其美。”

张胜以为然。私自做主张,让匈奴助陈豨,击燕王卢绾。

卢绾一看事情不对呀,心中已经明白张胜卖了自己。于是给刘邦上书,要求族灭张胜。

刘邦自然准奏。

张胜却毫无畏惧的回来了。回来之后,把臧荼给他讲的道理,又讲了一遍给燕王卢绾。

卢绾听完,恍然大悟。不但不族灭张胜,还派他继续去做联络官。另派范齐去陈豨那边通风,告诉陈豨,撑住了,一定要一直战下去。

这种愚蠢的选择,纯出于私利。张胜为保地位,或许可以那样做。但卢绾跟张胜终究不是一个级别的,卢绾与刘邦那是发小,汉高祖对卢绾,明显区别于对别人。

即便内见疑于强大,但绝不能外依蛮貊以为援。这是根本性问题。

刘邦即便疑心诸侯王的强大,而有铲除之意,但对卢绾必定有所区别。退一万步讲,就算刘邦真的兵锋向燕,燕王卢绾也不能勾连匈奴,那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自寻死路。

即便如此,刘邦还是相信自己的发小的。直到第二年,樊哙大破陈豨,陈豨死,陈豨所部投降。燕王卢绾的事情自然被翻了出来。

可以想象刘邦很生气。刘邦派人让卢绾过来谈谈。卢绾称病不敢去。

刘邦右派辟阳侯审食其、御史大夫赵尧去看看燕王,告诉他们,不许羁押,不许施压,看看他怎么说。

结果卢绾害怕极了,直接藏起来,跟自己的部下瞎扯,说:“非刘氏而称王的,只有我跟长沙王两人。以前春杀韩信,夏杀彭越,其实不是皇上的主意,是吕后自作主张 。皇帝作主,必不杀我。但皇上现在病重,全是吕后做主,这女人心狠手辣,专一寻事杀功臣。”

于是装病不出。

当时人心惶惶,卢绾左右部下全部逃匿。这话当然也被传了出来,辟阳侯回来向刘邦据实奏报,刘邦气得够呛。接着匈奴有投降的,投降者也说了张胜在匈奴,为燕王卢绾使者的事情。

人证、事实俱在,刘邦叹了一口气,说:“卢绾果然反了。”于是派樊哙击燕。

卢绾当时已经没人可用,把家属宫人等凑了几千骑兵,在长城下摆开阵势,准备干一场。

没想到刘邦病重了。卢绾于是去见刘邦谢罪,两兄弟见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仗没打成。可以确定的是,刘邦不杀卢绾。

没过几个月,刘邦去世。

这下卢绾慌了,带着几个人直接投降了匈奴。他怕吕后 收拾他。

但在匈奴的日子很难过,虽然匈奴封他为东胡卢王,但其实啥也不算,匈奴 人对他想劫掠就劫掠,苦不堪言。卢绾又想着回归汉。但终究没回来,因为他很快带着遗憾死去了。

卢绾的妻子,最后投降了大汉,但那时候吕后病重,没有接见他们,把他们安置在了燕邸,准备病好一点再摆酒席相见。这个举动表明,吕后也是念着刘邦的发小之情,因为吕后也是刘邦 同乡人,很早就跟着刘邦了。自然很熟悉卢绾。

但吕后一病呜呼,最后没有相见。没多久,卢绾之妻也病死了。卢绾之子归汉。卢绾之孙他之在后来打着东胡王的旗号投降汉,汉封为亚谷侯。

韩王信,卢绾,这些人本来都是起自布衣,但生逢乱世,于是凭借权变诈力,最终称王列侯。离萧何等人的智力差距太远,而且没有底线,只能日疏自危,事穷智困。可以为鉴。
汉高祖刘邦与发小闹翻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