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十五年天下,一朝皇帝饿死,都是文艺惹得祸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一个有名的谜语取自于杜甫的诗——无边落木萧萧下,打一字。

谜底是“曰”。

原因颇复杂。南北朝时,南梁的皇帝都姓萧——宋齐梁陈——梁之下是陈(“萧萧下”)。陈字的繁体,去掉耳朵(“无边”),再去掉“木”(“落木”),谜底即“曰”。

梁的皇帝确实姓萧,热剧《琅琊榜》所取材的历史本源便是南梁。所以,那里面的皇帝、皇子都姓萧。
五十五年天下,一朝皇帝饿死,都是文艺青年的锅

梁的开国皇帝是高祖梁武帝。

||梁武帝萧衍(464年—549年),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郡武进县东城里人,南北朝时期梁朝的建立者。

这皇帝最初是很不错的。兼且多才多艺。文采好、书法好、佛法好。普通元年,禅宗二十八祖菩提达摩尊者,泛海来华,九月廿一日到达南海,武帝遣使往迎。次年十月一日到达建康。

梁武帝见后问道:“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有何功德?”

达摩说:“并无功德。”

武帝惊问道:“何以并无功德?”

达摩答:“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武帝又问:“如何是真实功德?”

达摩道:“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

武帝再问道:“何为圣谛第一义?”

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

说不过人家,梁武帝恼羞成怒,问:“在朕面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人?”

达摩祖师不亏是祖师,他回答了一句,更绝,他说:“我也不认识。”

这也怪不得梁武帝,他这一帮子人都是持论二谛的;立真谛以明非有,立欲谛以明非无。跟达摩不是一回事,所以达摩用“廓然无圣”一句回答武帝。梁武帝没搞明白啊!

对于梁武帝来说,所谓“廓然无圣”他是作人我见解。作为一国至尊,同时拥有僧尼十万,比后来少林寺的势力还雄厚。至少也需要一点面子的吧,可惜达摩不给面子,弄得人家下不了台。

话不投机,达摩尊者便离开江南,一苇度江之魏。后来据说开创了大名鼎鼎的少林派。自己统帅武林第一大派!

这便是梁武帝萧衍的做派。

其实倒不是他固执,他对佛法的痴迷,远超其他任何朝代。所以才有那么一句诗——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说的就是南梁。

作为国家元首,梁武帝后期特别喜欢和尚。甚至不惜放弃皇位去当和尚。他曾四次出家!

大臣们没办法,这么大一摊子事儿没人管,怎么办?只能去求他回来,他不回来。大臣们只好用钱把他赎回来。

花费不小——普通八年(527年)三月八日,萧衍亲自第一次前往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后返回,大赦天下,改年号大通;

大通三年(529年)九月十五日,第二次至同泰寺举行“四部无遮大会”,脱帝袍,换僧衣,舍身出家,九月十六日讲解《大般涅槃经》,二十五日由群臣捐钱一亿,向“三宝”祷告,请求赎回“皇帝菩萨”,二十七日萧衍还俗;

大同十二年(546年)四月十日,萧衍第三次出家,这次群臣用两亿钱将其赎回;

太清元年(547年),三月三日萧衍又第四次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资一亿钱赎回。

看着钱多,其实梁后期的经济一塌糊涂,钱不值钱。

再不值钱,也有很多钱。四次出家,三次被赎身再为皇帝!!

毛主席对他的评价是:①萧衍善摄生,食不过量,中年以后不近女人。然予智自雄,小人日进,良佐自远,以至灭亡,不亦宜乎。②“专听生奸,独任成乱”,梁武有焉。③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力英雄不自由。

这位高祖非常自律。生活非常节俭,食不过量,中年以后不近女人。俭过汉文,勤如王莽。励精图治,观政听谣,访贤举滞,悉罢女乐;自奉俭约,衣食简朴,为听取民情,更设傍木肺石,使下情得以上达。

但南梁就败在这么一位好皇帝手里。

因为太文艺青年。

司马光《资治通鉴》对他有一句描述,其中说到“慈爱”二字。

梁武帝确实特别富有同情心。但司马光等是士人,自然认为这是慈爱。因为梁武帝实际上之爱士人,老百姓嘛,无所谓。

凡是皇帝开国,一般必定总结前朝灭亡的原因。比如西晋开国,便觉得曹魏失败的原因是不信任家族,以至臣子作乱,曹魏没帮手(曹魏是总结了东汉灭亡而那么做的)。于是西晋搞封建,大封族亲,结果八王之乱。

萧衍的皇位是从齐那里夺来的,据说他是汉相国萧何的二十五世孙,本是南朝齐的皇室。齐到了东昏侯萧宝卷手里,“内难九兴,外寇三作”。乱成一锅粥。

东昏侯萧宝卷(483年—501年),是齐明帝萧鸾次子,这人很好玩,也很有本事。此人只活了19年,却是生性怪异、荒诞不经、出尽风头,妙的是他虽然是个浪荡子,但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确实不错,任劳任怨,任打任骂,受虐侵向非常严重。

《古今谭概·闺诫》中记载了一则故事:东昏侯宠爱潘妃,动不动就被潘妃用“打狗棒法”狠揍,东昏侯堂堂皇帝,却不敢违抗,撅起屁股让打。于是偷偷下令宫里再不准买棍棒。真正的“杖夫”!

这个“内难九兴,外寇三作”的时期,萧衍很能干,尤其对抗北魏,他做的很好。位高权重。结果就是,登高一呼,天下相应。造了反,改朝换代。

他造反的时候,齐没有帮手,萧衍一呼,“百姓愿从者,得铁马五千匹,甲士三万人”。很快灭了齐。

他当然要总结原因。于是,他总结原因,宋、齐权力集中于皇帝一身,造成皇室骨肉相残,政权为素族所夺取,所以,他对皇族、世家大族特别好。

好到放纵的地步,即便犯罪,也不追究——疏简刑法,自公卿大臣,咸不以鞫狱为意。奸吏招权弄法,货赂成市,在滥者多……时王侯子弟,多骄淫。

那么,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既然这些有权的可以“姬妾百室,仆从数千,不耕不织,锦衣王食”,天下人民只好“不能堪命,各事流移,或依于大姓,或聚于屯封”了。

当时由百姓完不成税赋,甚至甘愿剁掉手,弄个残疾证明去达官子弟看大门的。

梁武帝却醉心文艺,崇近佛法,不闻不顾,不亦乐乎。

据说现在和尚头上留戒疤,就渊源于梁武帝。

这当然是无法执掌一国的,结果就是侯景之乱。虽然他的治下,佛法昌盛,文化艺术事业非常发达。

南朝的文化艺术非常发达。梁武帝的太子萧统,就是大名鼎鼎的《昭明文选》的编纂者。闻名天下的《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诗品》的作者钟嵘,都是南梁时期的人。

能写出《别赋》的江淹(成语江郎才尽的主人公),以及李白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瘐信,都是南梁时期的人。

这种艺术成就,唯有唐宋可以媲美。

但这不能治国的。即便国家元首的水平极高。萧衍跟宋徽宗的文化造诣是相同的,但两人都是败家子。

司马光写《资治通鉴》,梁武帝写了十八篇。故事超多,但国家更乱。

因为梁武帝的做法简直是吕布戒酒的翻版,他不吃荤,还要求全国效仿:以后祭祀宗庙,不准再用猪牛羊,要用蔬菜代替。他吃素,要神灵也吃素。可惜反对的人很多。最后,萧衍只好允许用面捏成牛羊的形状祭祀。

在梁武帝末年,建康(南京)士民服食、器用,争尚奢华,粮食无半年之储。侯景之乱后,道路断绝,人至相食,犹不免饿死,存者百无一二。

梁武帝自己也吃不到。

太清三年(549年)五月初二,萧衍躺在台城净居殿,心里苦,嘴里更苦,说:给朕来点蜂蜜。

没人理他。

萧衍说:“嗬!嗬!”

遂殂。享年八十六岁。

太子,站在床前,呜咽流涕,不敢出声,大殿之外,文武百官,竟然不知道皇帝死了。

一直到同年十一月,才被葬于修陵(今江苏丹阳市陵口)。谥号武帝,庙号高祖。

其实他早就放弃了抵抗。臣子们死战护城之时,他却安窝于大殿,守城的永安侯排闼而入,汇报战情,萧衍问:还能再打一轮不?

永安侯:不可。

萧衍叹了一口气说:江山从我手中得来,从我手中失去,没什么可惜的。

所以,自始至终,萧衍始终神色不变,安然处之。侯景杀进来之时,萧衍神色安定,问他:你久在军中,实在是辛苦了。

侯景不敢抬头,汗流满面。

萧衍又问:你是哪里人?却敢跑到这里来,妻子犹在北邪?

侯景还是无言以对,虽然他是胜利者。

最后又问:你初过江时,有多少人?

侯景:千人。

萧衍:围攻台城有多少人?

侯景:十万!

萧衍:现在还剩多少人?

侯景:率土之内,莫非己有。

萧衍默然无语,低下了头。知道终无法挽回了。

太子也很有骨气,侯景杀到永福宫,侍卫等全部吓跑了,只剩下一个中庶子徐摛、一个中书舍人殷不害在侧,太子坦然不惧,徐摛对着侯景喊:侯王当以礼见,何得如此!

侯景只好拜见。

太子搞惯了文学,特能说,几句话问下来,侯景一句也对不上。

但,再能说,也救不了那个国家。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寺庙还在,梁武帝却隐没在了烟雨中。
五十五年天下,一朝皇帝饿死,都是文艺青年的锅

混乱之后继位的是梁元帝萧绎(508年 ―555年 )。字世诚,小字七符,自号金楼子,南兰陵人。梁武帝萧衍第七子。

这人或许我们不熟,但是他老婆我们熟悉——徐娘半老中的徐娘。半面妆的主人。

半面妆,按照司马光的说法,这位徐娘“丑而妒”,萧绎两三年才到她那里去一次,她就搞个半面妆,据说是讽刺萧绎独目。

萧绎当然大怒而去。

但后来萧绎见他儿子治军有方,听高兴,就夸了徐妃几句,结果徐娘只哭不说话。萧绎大怒,把她的出轨日记发了出来。全网散布。

其实他未必在意。

这位皇帝喜欢与文人雅士谈玄说道,这些事儿他不在意。

南梁的地盘本来不小,江陵、扬州、福州、益州、会嵇等都是它的领土,大约有262万平方公里,但就被他们这些文艺皇帝一点一点搞丢了。

梁元帝萧绎自称“韬于文士,愧于武夫”。他喜欢藏书,活了四十六岁,藏书八万卷,江陵被围城时,元帝入东阁竹殿,命舍人高善宝放火焚烧图书14万卷,包括从建康为避兵灾而转移到江陵的8万卷书,说:“文武之道,今夜尽矣!”、“读书万卷,犹有今日,故焚之。”

他的研究,包罗万象,看看他的斜杠就知道了文学家、诗人、学者、皇帝、画家、书法家、音乐家、中医研究博士。

兵法、姓氏、相马,他都研究。真正的聪明特达,才艺兼美,诗笔之丽,罕与为匹,伎能之事,无所不该,极星象之功,穷蓍龟之妙,明笔法于马室,不愧郑玄,辨云物于鲁台,无惭梓慎。

但他也是个残忍的人。袭褊心于怀楚,蕃屏宗支自为仇敌,孤远悬僻,莫与同忧,身亡祚灭,生人涂炭,杀人也不眨眼睛。

国家危亡之时,他却天天读《老子》,焉能不亡?

太平二年(557年),陈霸先废掉梁敬帝萧方智,在建康称帝,建立陈朝。自此,梁朝灭亡,共历四帝,五十五年。

南梁灭亡,都是文艺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