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生如梦豪情壮志也是愁,诗文之愁不可断

豪情壮志也是愁,诗文之愁不可断

大抵抒发豪情壮志的,总为人赞叹。殊不知,豪情壮志之后,皆是愁绪。“乌江项籍忍归去,雁塞李陵长系留”,这是一种悲壮,虽然项羽纵横之时必是畅快淋漓的,李陵荒漠独望也必是豪壮的。

但说到低,无非是事与时违不自由。所谓“燕国飞霜将破夏”,到头来还是“汉宫纨扇岂禁秋”。

诗文中多发挥“愁”字诀。其他的并不好发挥。以李白的“天才”“仙才”,写悔,竟是无从下笔,不过一句“浮生可嗟,大运同此”,不过说些“项王虎斗”、“李斯受戮”事,也不过一句“仰思前贤,饮恨而殁”,而已!

但豪放至于,悲愁之意,却抒发的淋漓尽致,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嗨,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苏东坡赤壁怀千古,叹完了千古风流人物,想尽了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豪壮,到头来,落在了一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上!。

正所谓:

须知入骨难销处,莫比人间取次愁。

是故,凡豪情壮志,必问个归处,骓兮不逝,喑哑何归?悲戚,惋惜。至于,帐中剑舞,泣挫雄威,那不算什么恨。从来让人念叨的都是日冷金殿,霜凄锦衣,春草罢绿,秋萤乱飞。

桃李委绝也不算恨,只是愁。

没甚么好恨的,屈原迁于湘流,也止是个“骚”,骚者,怨也。怨者,愁无处抒也。于是魂飞长楸。听江枫之嫋嫋,闻岭狖之啾啾。一片神气黯然,攒眉痛骨,抆血沾衣。

辛弃疾沙场秋点兵,既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也有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还是无法了却君王天下事的苦愁,落得个“可怜白发生”;陆游常铁马冰河入梦来,卧听风雨,只不过是僵卧孤村之愁而已。

诗文中,真正的恨不如愁。
豪情壮志也是愁,诗文之愁不可断


古来恨事,无非勾践忘文种之功、夫差拒伍胥之谏、荆轲不逞志于秦王、范增竟见疑于项羽等。这些大恨,千古慨叹,叹来叹去,都是为了抒发己身之愁。

何为恨?

就是往往通常人们觉得应该如此,譬如应该是有好结果,然事实之结果恰恰大大遭殃,事情本应该干成功,却偏偏失败,衔怨抱愤,所以天下古今共惜。说透了,遂其欲则忻忻,不遂其欲则怏怏。欲者,人所梦想也。而梦想总是好的,梦想不能成为事实或者差一点就成为事实,总是恨的。

愁则不同。

人生在世,孰能无愁?

为他人愁,为恨愁也是愁,为自己愁也是愁。所以江淹《别赋》甚于《恨赋》多矣,仅一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已令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有别必怨,有怨必盈,盈则为愁。

至于那西风落木芙蓉秋,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烟波江上使人愁,又闻子规啼夜月,剪不断,理还乱,月落乌啼霜满天……

更是不在话下。

一句话,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恨不如愁者,因恨可断,可雪,愁不可断,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所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正是不可断,所以千古一下,我们竟见的都是那柔肠一寸愁千缕,绵绵无绝。虽然,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但总是欲说还休!
豪情壮志也是愁,诗文之愁不可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