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才是真理的代表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我这里说的“90后”,其实是泛指18—35岁的年轻人。 

01

这届年轻人真的不行吗?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在这三个月防疫中,

出现了很多争议话题,

网民们争得不可开交,

很多年轻人也参与其中。

昨天,一个教授问我:

“你怎么看这届年轻人?”

我没有回答。

他接着说了一句:

“这届年轻人真的不行。”

在一部分精英(尤其是知识分子)眼中,

这届年轻人是最不可理喻的一个群体:

“傻B。”

“愚民。”

“脑残。”

“反智。”

“极左。”

“没有人性。”

“价值观一塌糊涂。”

“几乎全部被洗脑。”

我为什么没有回答教授的提问?

因为我并不这样认为。

我的认为完全相反,

我觉得这一届年轻人,

恰恰是最理性务实的一代,

是最有独立思维的一代,

是最不容易被忽悠的一代。

02

不站队,只站对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一个知名的知识分子说:

“80后部分被洗脑,

90后大部分被洗脑,

00后全部被洗脑。”

我非常不认同这种说法。

如果你看到年轻人夸赞中国防疫做得好,

就认为他们被洗脑的话,

那只能说明你有点“眼瞎”。

武汉政府最初防疫不力的时候,

骂得最狠的群体就是年轻人;

李文亮去世的那一天,

无数年轻人在用愤怒悼念他;

被删掉的“老子到处说”,

无数年轻人让它一次次重生。

为什么说这届年轻人是最有独立思维的一代?

因为他们不站队。

你做坏了事,他们就骂。

你做好了事,他们就赞。

他们不站队,只站对。

03

不分左右,只认事实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有人这样评价这届年轻人:

“很不幸,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极左。

他们有着一身改革开放的打扮,

但是在骨子里,在思想深处,

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极左了。”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

我觉得除了极少数年轻人是“极左”或“极右”外,

大部分年轻人其实跟我一样,

只是“骑墙派”,

我们对“左”“右”毫无兴趣,

我们只看证据,只认事实。

你防疫做得差的时候,

我们毫不吝惜地骂;

你防疫做得好的时候,

我们也毫不吝惜地夸。

对于这次防疫,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得好:

“有些人的高潮点,

永远是‘中国最好’,

相反有些人的高潮点,

永远是‘中国最糟’。

这两类人其实是一回事,

都是活在严重的自恋中。”

而我所认识的大部分年轻人,

都不是这样的人,

他们恰恰是最不受意识形态束缚的一代,

不分左右,只认事实。

04

不囿成见,尊重常识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4月中旬发生了一件趣事,

张文宏说早上不要喝粥,

要吃鸡蛋牛奶和三明治,

结果被一个叫王小石的人说成崇洋媚外。

于是很多精英就拿这事扣帽子:

“这帮年轻人就是这么反智和脑残。”

我不知道王小石多大年纪,

但就算他是年轻人,

也绝对代表不了年轻人。

我所认识的年轻人,

有一个算一个,

无不对张文宏倍加推崇。

这段时间,有两个人非常火,

一个是张文宏,一个是罗翔,

这两个人为什么会火?

因为他们“不囿成见,最爱讲常识”。

罗翔是怎么火起来的?

是B站推出来的呀,

而B站恰恰是年轻人扎堆的地方。

所以,不要说年轻人反智,

恰恰相反,

他们是最尊重专业主义和最推崇常识教育的一代。

中国总有那么一些精英,

只有你夸赞中国做得好,

只要你不支持某些人,

他们就会以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来教训你, 

说你脑残,说你反智。

这是反智吗?

并不是。

一个90后说得特别好:

“只是因为你们喜欢向后看、我们喜欢向前看而已。”

05

不惟黑白,也见灰色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喜欢华为老总任正非的一句话:

“任何黑的、白的观点,

都是容易鼓动人心的,

而我们恰恰不需要黑的,或白的,

我们需要的是灰色的观点,

在黑白之间寻求平衡。”

黑与白是两个极端,

在黑中增加点白,就是灰。

在白中增加点黑,也是灰。

在两个极端之间,

存在的广阔空间其实是灰,

自然界中的大部分物体平均灰度是18%。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常态,

不是纯黑,也不是纯白,而是灰。

但现在很多人,

都走到了“纯黑”或“纯白”的极端。

有人觉得中国制度好,

容不得别人提半点异见;

有人觉得欧美制度好,

他们拉的屎都是香的。

但事实上是,

世界上并不存在最好的制度,

任何国家的政治体制都有其利弊,

没有哪一种政治体制能解决所有问题,

地球上没有完美的体制,

只有不断改进的体制。

所以都需要在“黑白之间寻求平衡”。

在“黑白之间寻求平衡”这一点上,

我觉得年轻人是做得最好的一个群体,

他们的眼睛能同时看到黑白灰三色世界:

他们既不会觉得中国制度绝对好,

容不得别人提半点异见;

也不会觉得西方制度绝对好,

欧美人拉的屎都是香的。

而是觉得应该相互学习,不断改进。

06

不好主义,理性务实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一个90后跟我说起一件事。

她爷爷感叹:“这病毒要命,去一线的都是迫不得已。”

她跟爷爷说:“爷爷,你太小瞧新一代年轻人了。”

这一届年轻人就是这样:

平时怕死得一批,

可一旦需要他们的时候,

他们又会奋不顾身地站出来。

这一届年轻人就是这样:

别看他们平时老把“自由”挂嘴边,

可一旦国家需要隔离配合的时候,

他们又会无比自律地守规矩。

这一届年轻人有一个最大特点——能在崇尚自由和守护集体之间自由转换。

他们既跟欧美年轻人不一样,

欧美年轻人基本都是自由主义者,

“看不惯、受不了集体主义。”

又跟中国很多传统守卫者不一样,

“因为自己喜欢集体主义,

就彻底否定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

这一届年轻人最不喜欢谈主义,

他们非常理性务实,

觉得大灾大难来临的时候,

怎么样能够更好地防灾防难,

他们就愿意怎么样地配合。

一些精英骂这届年轻人没有独立思想,

我觉得恰恰相反,

在中国,最理性客观的,恰恰是年轻人。

07

他们是最没有自卑感的一代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疫情期间,我在家看了《叶问4》。

电影的最后,朋友问叶问:

“你要不要留在美国?”

叶问回答了一句:

“外国的月亮,也没有特别圆。”

叶问的这句回答,

正是这届年轻人的普遍感受。

前几天一个网友在微博上说:

“上一次去美国出差,

从纽约到华盛顿那一段,

坐的是中国上世纪的那种绿皮火车,

一路都咣当咣当的,

一路都晃来晃去的,

上个厕所都站不稳,差点尿裤子上。

我顺便也了解了一下老百姓的生活,

发现美国也不过如此。

经历这一次疫情后更加觉得,

欧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中国也没有外面喷的那么差。”

18—35岁这一届年轻人,

是看奥特曼、哆啦A梦长大的一代,

是玩超级玛丽、电竞长大的一代,

是阅读新浪、网易长大的一代,

是玩QQ、玩微信长大的一代,

是从淘宝买买买里长大的一代,

是真正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的一代,

是没有经历过多政治纷争的一代,

是没有经历物资匮乏的一代,

是见证中国GDP跃居世界第二的一代。

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

从来没有这样一代人:

一整代没有经历过战乱,

一整代吃得饱穿得暖,

一整代接受了良好教育。

所以这一茬年轻人,

注定跟之前每一代人都不一样:

他们是最没有历史包袱的一代,

是最有独立思维的一代,

是最不容易被洗脑的一代,

是最没有自卑感的一代,

是最能够平视西方的一代。

08

不能因为不理解,就觉得他们不好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1931年的时候,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尼尔诉明尼苏达州案时,

在座的大法官,

正是著名的霍姆斯大法官。

律师马卡姆想了一个好招,

用霍姆斯20年前的一个判决,

来为“当事人”做一个开脱。

但霍姆斯大法官微笑着说:

“写那些话时,我还很年轻,马卡姆先生,我现在已经不再那么想了。”

这是世人最佩服霍姆斯的地方,

他与时俱进,而不囿成见。

现在很多精英喜欢谈自由,

对于自由,

我最喜欢汉德法官的一句话:

“自由,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对于这一届年轻人,

不能因为他们思维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不能因为他们形为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我们就想当然地认为他们是脑残和反智,

这样就太专制了。

什么是专制?

思想家顾准说得好:

“专制就是认为自己绝不会错的想法。”

人这一生,有两大能力特别重要。

一是接受跟自己相反观点的能力,

一是要有被客观事实说服的能力。

只有拥有这两大能力,

才能像霍姆斯大法官一样与时俱进。

09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

对不起,90后才不是傻B

网上有一个“社会三定律”,

不知道谁总结的,但流传已久:

●任何比我早出生10年及以上的人,都是裹步不前的老顽固。

●任何出生时间和我相差10年以内的人,都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中流砥柱。

●任何比我晚出生10年及以上的人,都是垮掉的一代。

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

就是我们总觉得自己这一代人,

才是这个社会最正常的人,

才是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

而下一代人、下下一代人,

都是无可救药的一代。

70后,曾被骂为“悲哀的一代”。

80后,曾被骂为“垮掉的一代”。

90后,正被骂为“脑残的一代”。

00后,正被骂为“被洗脑的一代”。

每一代年轻人,

都被上几代人认为是“垮掉的一代”,

但每一茬“垮掉的一代”,

最后都成了社会的中流砥柱,无一例外。

所以,

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才是真理的代表,

而年轻人就是没有思考能力的愚民。

不要因为年轻人的思维跟我们不一样,

就觉得他们脑残了,

他们可能是建国以来思维最正常的一代。

不要因为年轻人的价值观跟我们不一样,

就觉得他们被洗脑了,

这可能正是这一代年轻人应该有的价值观。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

我觉得说得特别有道理:

“当一个人开始指责小年轻们三观不正时,就意味着他老了。”

不要因为年轻人跟我们不一样,

就觉得他们错了。

正是因为他们“错了”,

社会才会越来越进步,

中国才会越来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