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子欲孝而亲不在 怀念母亲

母亲去逝三十三年了。曾几次想写《怀念母亲》的文章,都因心中悲痛,泪眼婆娑作罢。但母亲的音容笑貌一直伴随着我走过坎坷的岁月!那种“子欲孝而亲不在”的痛楚,时常咬噬着我愧疚的心。有时心里默念:“妈妈!妈妈!”这样稍微心安一点。越到晚年,思念愈甚。这次决定一鼓作气,把对母亲的思念转化成一点文字,也好让后辈记住我的母亲。
怀念母亲
1927年母亲出生在余姓的一个贫农家里。祖辈农民也养成了母亲本份、善良的秉性。在那个战火纷乱的旧中国,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母亲的童年、幼年和青少年困苦不堪,可想而知。当然也没有文化,还裏足。
1948年,解放战争正激烈,母亲结婚。父亲兄弟多没有房子,临时搭的草棚。逢刮风下雨,撑伞睡觉。母亲生下八个孩子,幸存姐、哥、弟我们四个。在我的记忆里,父亲间段性一个病接一个病,肝病、肺病、胃病在他身上一一出现。母亲含辛茹苦,既要调养父亲,孝养上辈,还要照顾好我们姐弟四个,自己常饿得头晕眼花。
家里柴火不济,我曾跟着母亲,过江到贵池“老虎塔”附近,在马路两旁扫煤灰,十几里路挑回家,母子对视煤灰脸哈哈大笑。小时候冬季兴修水利挑河泥,对于一个曾裹足的母亲是多么艰难!山上砍柴、挑柴,河沟里捞鱼虾,已收过花生的空地里捣花生,只要有增补生活之用的地方,都出现过母亲的身影。
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母亲宁可自己不吃也要分送给邻居,有要饭上门的,母亲接济人家从来不给剩菜剩饭,有做小生意晚了母亲都让他们住下,还供饭。
母亲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相貌端庄,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我有几分像母亲。)可惜没有照片!只留下母亲晚年的几张照片,那个年代的人为了生存忙得焦头烂额,哪有闲心照相?
母亲很聪慧,只要看一眼,就能给那个人做上一套合体的衣服。且自学的。有时上门做衣服,附近的红白喜事都离不开母亲的帮忙。家里还养母猪,收入比养肥猪可观,我读书学费也源于此。
子女中母亲最疼爱我,记得上初中时,给我做了一件黑色灯心绒面质的褂子,那时候很稀罕。可给我风光一把,同学们都羡慕我是“小帅哥”!乐得我那件褂子一般不离身!
母亲心灵手巧,做的饭菜特别好吃。山芋玉米糊,面粉疙瘩汤,山芋片粥,都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主食。尤其馋母亲做的“米粉粑”,一般只有在农历“三月三”才能吃到。一面焦黄酥脆,一面绵软清香,要是豆角猪肉馅的就更好了。一口咬下去,油润可口,满嘴馥郁,回味无穷。
那时候生活苦点,在母亲身边,一家人温暖、快乐、幸福。多么留恋,袅袅炊烟中有母亲的呼唤,土墙瓦舍里有我们的欢笑声,清平如水的日子里溢满了欢喜。
1987年,我高考再次落榜。经永生表哥介绍进江苏横林镇一家电子仪器厂,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临行那天清晨,母亲送我出门含泪说:“念书不发狠,要吃苦了吧!”朴实的话语,表达了母亲对我的担忧、心疼和依依不舍。我紧紧握住母亲温软的手,那一刻,融融的爱意在四目中洋溢流淌。突然发现母亲老了,岁月无痕,可母亲眼角、眉梢、额头多了一道道皱纹,还有额角上的一绺白发犹为明显。母亲的芳华都溶进了柴米油盐中。不由得我一阵心酸,泪流满面。
殊不知,这一别竟成了永别。到厂里两个来月,接到电报:“母已故,速归”。晴天霹雳!突如其来的变故,我呆若木鸡,半天回神,
第一反应,立刻回家。
回家路上,我设想可能是想让我马上回家才发如此电报的,多么想真是这样。但心里明白,不可能开这样的玩笑!一路心神不宁,跌跌撞撞到“中心沟”桥上,从我家的村庄上传过来悲哀的喇叭声、鞭炮声,无可置疑了。及至家门,后脚还没有迈进就跌倒在地,欲哭无泪,只凄惨地叫声:“妈妈!”母亲刚葬,哥哥弟弟左右搀扶我来到母亲的墓前,我只能扒在墓前喊:“妈妈!妈妈!”听哥哥说:“母亲是参加小老表的婚礼突发脑溢血!”从此,再也见不到我的好妈妈了!
母亲一句话没有留下,悄然走了,我始终不相信!她会舍得她心爱的儿女?舍得她操持一辈子的家吗?恍惚中,总觉得母亲去了个什么地方,不经意在某一个时刻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本是个无神论者,但我一直相信,母亲在天有灵,没有走远,一定在世界的另一个维度,悄悄地向亲人们含泪回望。三十多年了,母亲始终没有出现,只在梦里见过几回,可在梦里根本就不知道母亲已离人间!梦醒后打定主意,下次梦见母亲一要紧紧抱住,不让离开。及至梦见母亲又不知道留下就醒了。
母亲没有惊世的语音,没有做显赫的大事。但她坚强、纯朴、勤劳、节俭、慈爱、善良,似乎所有的中华美德都具有,平凡而伟大!母亲没有给子女留下什么金钱和财产,但她用行动表现出来的高贵品德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一生,母亲是无言的老师!
怀念母亲
母亲只活六十个春秋,林肯曾说:“生命的意义就好像好文章,不在长短,只在内容。”母亲生命短暂而精彩!太多的心酸蓄满腹内,太多的铭记需要描写!可我笔端清浅,词穷难书!
母亲一生贫寒,一生困顿,熬过了苦难,子女长大了,没享一点福,陡然离去,留给我们永远的愧疚和思念!愿来生还做您的子女,续今生未尽的缘!报今生应尽的恩!
母亲!您的英灵去了天国,音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恩德永承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