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男人不愿意与你独处时,马不停蹄地离去吧

某天,我正在吃饭,突然倒抽一口冷气,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我知道,应该是蛀牙蛀到牙神经了。

前几个月,我就知道蛀牙了,当时并不严重,我知道应该去看牙医了,但因为和生活还没有影响,最关键的是还不疼,加上每天都很忙,一拖,几个月就过去了。

我忍疼的能力很差,当天下午,我就去看牙齿了,医生是很熟的。

他帮我检查了一下,叹息道:

已经蛀到牙神经了,我估计如果不是因为疼,你还不会来吧?

我捂着脸,笑得很尴尬:平时太忙了嘛!

他也不揭穿我:

要是你早几个月来,其实我只要稍微给你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把蛀的地方磨掉,再给你补一下就行了,特别简单,而且基本上你也不会有任何疼痛感;

但是现在你得多跑几趟了,我得先给你处理蛀的地方,再看看是否保留牙神经,还有,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疼。

我哭丧着脸问:有没有不疼的办法?

医生无情地揭穿了我:

有啊,打麻药,把神经抽掉,不过你这颗蛀牙打麻药也很疼的,当然,我可以给你用美国进口的针头,最细的那种,你会疼得少一点。

我忙不迭地点头:必须让我不太疼,多贵都行。

他看我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忍不住说:

既然这么怕疼,为什么不早点来呢,我看另外几颗也有点问题了,不过问题不大,处理一下就好,一并帮你处理了?

我赶紧点头,叫他把能处理的都给我处理了。

一个结婚10年女人的忠告:本来只需沟个通,最后需要离个婚

随后,他拿出一根极细的针给我注射麻药,不得不说,虽然针很细,我还是觉得疼,另外,就是打麻药的感觉,着实相当不好。

处理完后,医生和我说,一个星期之后看看有没有发炎之类的,如果没有,再进行下一步治疗,预计我差不多得跑4趟。

于是,那一个月的周末,我都在看牙齿,我一边看,一边恨恨地发誓:

我保证,以后我只要一发现牙齿不对劲,就马上来看。

医生轻笑了一下:

你说说的,只要牙齿没疼的前提下,你未必马上会来,但是一疼,你肯定就来了。

我尴尬地笑笑,好像这种话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以致医生早就不相信了。

一个月后,我的牙齿全部看好了,为了以绝后患,我还让医生给我装了牙套,因为他说把神经抽掉的牙齿比较脆,装上牙套会坚固很多。

付钱的时候,他打趣我说:

你刚开始蛀的时候来找我,几百块钱就搞定了,现在花了几万,你说冤枉不冤枉?

我哈哈大笑:不冤枉,我活该!

当天晚上,我去吃了个蟹煲,没有牙疼的干扰,蟹煲的滋味真是太好了。

一个结婚10年女人的忠告:本来只需沟个通,最后需要离个婚

回来的路上,有位读者和我倾诉婚姻里的纠结。

大学的时候曾经谈过一次恋爱,但是因为异地,她不想去他的城市,他也不想离乡背井来她的城市,最后只能黯然分手。

虽然从表面上看,两人好像都不够爱对方,但这段感情还是令她受了不小的打击,以致此后几年,都没有再涉足感情。

一转眼,就到了29岁,父母很着急,她自己也很焦虑,在大家眼里,女人一旦过了30岁这个年龄大坎,好像就是一个异类了。

所以,父母到处托人给她介绍,她自己也不想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很配合的相亲。

在自己积极配合的情况下,相亲是很容易成功的,大家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所以,在30岁之前,她终于成功地把自己嫁了出去。

一年后,她有了小宝宝,这时候,她才意识到相亲老公身上的问题:对方非常缺乏家庭责任感。

起初,他是有正常工作的,如果没工作的话,当初相亲也不会和他结婚了。

直到结婚后,她才知道那工作也是临时找的,是他父母到处托人给他安排了个看起来还算体面的工作。

刚结婚后的第一年,可能对婚姻还有点新鲜感吧,对方表现得还算正常,但有了孩子后,不但没有让他更有责任感,反而有种完成人生大事后的放飞自我。

班也不好好上了,完全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大概过了大半年吧,公司效益不好,他就毫无悬念地被刷了下来。

从此以后,他就像一摊烂泥一样,不愿意去找工作,不愿意学习,只是躺在家里混吃等死。

一个结婚10年女人的忠告:本来只需沟个通,最后需要离个婚

那时候她才恍然大悟,难怪他前两段感情都没有修成正果,估计对方就是看出了他毫无上进心。

可是看着幼小的孩子,她又不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就失去爸爸,所以她告诉自己,只要不是出轨,其他问题可以慢慢解决。

老公不给力,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她只好把自己当男人用,起初是一边在家里照顾孩子,一边做微商。

可是她的圈子不大,也没有特别好的营销思路,做了一段时间微商,并没有赚到什么钱。

恰巧,那时候有人想盘掉一家麻辣烫店,因为成本小,她觉得这是个机会,把身边仅有的积蓄拿来盘下了这家店。

干过餐饮的人都知道,这是非常苦非常累的一个行业,而且她还得照顾孩子。

有时候,她实在忙不开身了,让老公照顾一下孩子,对方还很不情愿。

每次她回去,孩子不是拉了尿了没人换,就是摔了磕了,她气得大吵,但对方犹如老僧入定,随便她吵,基本都不理他。

离婚的念头起了无数次,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后来,孩子上了幼儿园,她总算轻松了一些,麻辣烫店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饭馆,虽然并不是赚得很多,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她,因为长年的忙碌,明显比同龄人看起来苍老很多,讽刺的是她老公由于常年养在家里,倒是养得白白胖胖,和她走出来,不说母子,说是姐弟却是绝对有人信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老公的厌恶越来越深,尤其是看到一个大男人伸手找她要钱的样子,都让她有一种希望这个人从此消失的感觉。

也和家人朋友提过想离婚的念头,大家也知道她老公没什么上进心,对他也颇有微词;

但大家本着劝和不劝离的宗旨,劝她慎重考虑,毕竟他只是不会赚钱,也没在外面乱搞,你就当为了孩子有个爸爸吧!

于是,离婚的念头起了又消,消了又起,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但不管是起了消还是消了起,却从没有真正打消过。

她问我,她该不该离婚?

我突然想起了我看牙齿的经历,其实根本不用我去告诉她该不该离婚,当她真的无法忍受的时候,自己就会马不停蹄地去离了。

但凡一个女人还没有离婚,不管是男的家暴、赌博、滥情还是毫无责任心,说明还在她的忍受范围里,一旦真的忍受到了极限,谁都会做出选择。

而每个女人的承受能力不同,有的一点点痛苦,就想着逃离了,有的犹如忍者神龟转世,能忍人所不能忍。

只是我看牙的经历告诉我:

任何问题,当最早发现的时候,就去处理,往往是代价或成本最小的时候;

问题是不可能拖到消失的,当拖不下去需要解决时,付出的代价往往是最初的无数倍,承受的痛苦,也是最初的无数倍。

很多人,不愿意承受一时之痛,往往就要承受一世之痛,而愿意承受一时之痛的人,基本都能幸福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