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过近70个春秋,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高峰小学坐落于金神镇金鹿村中部。它创办于1949年秋天,始为金店小学,后改为金山小学,1970年文革中随着行政村名的变动又被改为高峰小学。说它是名校,一是它步随共和国的光辉历程,走过近70个春秋,算得上历史悠久;二是它始终有一支热衷于教育事业的优秀教师队伍,他们数十年如一日与学生为伍,不染人间的浮躁烟火,博览群书,潜心教学,熏陶与孕育一批批少年学子进初中,考大学,学有成就的博士、硕士、教授、专家等学位达五六十人,部队连长以上的军官,亦有数十人之众,名符其实的育人摇篮;三是它的辉煌业绩曾刊发于地、市报刊……然而就是这么一所名校,却于2017因断生源而遭关闭。这对于一个拥有4500多人口的行政村来说,无疑是一大缺撼!人们在叹息之余,对这所学校的消失,无不追思怀念,浮想联翩……


 01 

人杰地灵,翰墨飘香


现在的金鹿村,是以历史上龙眠河北岸的一个小商埠——金家小店与元朝末年黄荣六发起的农民起义,在此建筑的鹿城而命名的。这里山清水秀,地灵人杰,翰墨飘香,代出英才。历史上官至县、地、省、京都有数人之多,文脉遍布黄、开、金、欧、程、方等几大家族,彰显出这里人们仕途上的辉煌,事业上的荣耀,地域上的芳华……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这里人们的重读重教,素有“穷不丢书”的优良传统,传说是从元末明初开始,与黄荣六的农民起义军有很大关联。

话说元朝末年,江西潘阳湖人黄荣六,耿直豪爽,精通武艺,义气勇敢,聚众乡里,举起造反大旗,向长江以北征战,一路上势如破竹,元军节节败退,所到之处,群众拥戴,纷纷捐献粮草。起义军来到栗子山、虎形山一带后,黄荣六徒步上山,即目展望,山脉连连,古树参天,山冲之中,小冲套大冲,大冲藏盆地,山绕冲转,冲依山行,其妙之极。栗子山西南则是一片大平原、土质肥沃,宜种粮棉,在此屯兵驻守,平时开荒种粮,饱养兵马,战时借绝纱地形,可退可进,可攻可守,且这里老百姓勤劳俭朴,心地善良,于是便决定在这里驻扎下来。屯兵驻扎后,他手下的将士们在栗子山不断发现大量石刀,石斧,石箭,石砌营盘,充分证明这里系远古时代的兵帐旧址,更加深了黄荣六对栗子山一带的认可。为策应江淮起义,保障一方百姓安全,以栗子山、虎形山为中心,筑城自固,远近不能自保者,咸归之。建城之初,黄荣六的部将田贵建议,以荣六乳名“六儿”命城,黄荣六觉得“六儿”二字不雅,城中枢的栗子山传说是桌“梅花鹿地”,故后人们均称此城为鹿城。鹿城为土夯城。整体建筑,城墙牢固,城内宽阔,条理分明,充分体现了黄荣六的总体规划思路。在四个城门前各竖立着一座石碑,碑文为“建城安黎民,反元保百姓!”“舍得一身剐,敢把元帝拉下马。”成为元末明初,沿江地区规模最大颇为壮观的一座土夯城。建城之后,黄荣六统领起义军,步步为营,向北征战,打得元军溃不成军,地盘逐渐扩大。黄荣六是个文化人,在割据的区域内,他一手抓征战,一手抓农业,但他还不忘记抓教育,鼓励有文化的人开堂办学,让穷苦人家的孩子都能走进学堂。据传说那时鹿城地区,乡有京馆,保有私熟,整个教育事业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大明建国后,效仿各代封建帝王,建成铁打的一统江山,决不允许他人扎寨为王,封地割据,故派大员前来奉诏黄荣六,并委其以重任。黄荣六欣喜的是,朱家军声威显赫,阵容庞大,元朝已被朱家军推翻。且自己当初领兵造反,也是为兴汉灭蒙,现在朱家军已完成了自己要做的事业,顿感大势已去,心里安然,能把自己手下的弟兄托附给朱家军,也是为他们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于是,他当即表态,部队入明,自己不受爵赏,愿隐居山林,以琴剑自娱,教书为乐。他的部将田贵也效仿于他,隐居吴村办学,校名为“鹿城京馆”。他们均辞官办学,开创鹿城境内结社讲学之先河。后来黄荣六、田贵身边的几位谋士,在他二人的影响下,也在鹿城境内创办书斋、会馆,一时名流荟萃,学者如云,文风大盛,对桑梓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后来,又过了若干年,“鹿城京馆”被改名“官圩京馆”,前后跨达几个世纪,乃至民国初年,这里的文化教育事业,仍然极其昌盛。学生来自四乡八镇,培养诸多文人雅士,政府官员等。为鹿城地区的精神文明和弘扬灿烂的历史文化,打下坚实的基础。


 02 

简陋办学  名师高徒


1949年二月,桐城全境解放。这年秋天,金店村在上级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决定新办一所全日制的小学,校名为金店小学,地点确定在金店村开庄村民组。当时的乡村,百废待兴。环境艰巨,乡村干部坚持自力更生,奋发图强,依靠群众,群策群力,因陋就简,勤俭办学的方针。没有校舍,通过与村民协商,在开庄村民组借用两间民房,课桌板凳,学生自备,对有的无法自备课桌的同学,村里干部派人和泥托土基,用屏门担在上面作课桌,用厨柜门做黑板;教师的办公用品,或教师自备、或与村民协商向村民们借用,学生用的书本纸张,由学校统一购回,学生分别拿钱购买,对一些困难户的学生,则由村里安排在社会救济款中结算。待万事俱备,教师又成了一大难题,那时的乡村,有文化的人凤毛麟角,经村里反复摸排,推荐了两位教过私熟的先生,却因他们是“分子”之类,乡里通不过,被否决了。当时学校周边的村民,听说村里办学校,都兴高采烈地准备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后来传出没有教书先生,都冷了半截。故学校正式开学那天,只来了几个学生,无奈村里只得找一个能识几个字的人暂且维持。因缺教师,学校办得很不顺畅,正在摇摇欲坠之际,本村金店村民组的程王琳、金宜都等从外地学成,返回家乡。他们那时都很年轻,血气方刚。因而自告奋勇地担起了学校的教学重任。前来报名的学生很快达到二十多人。学校终于轰轰烈烈办了起来。

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程王琳等人明确分工,金贻都分管校务,兼授体育、音乐等课;语文算术就由程王琳挑大梁了。程王琳刚进校门不久,外面就风传其毕业于某名牌大学,满腹经纶,无论英语、物理、化学、数学、文学,尤其古典文学,他都有两下子,人称他为“活字典”。这样的人来教小学岂不大材小用,他能安下心来吗?这些话传进程王琳耳里后,他想,既然自己心甘情愿挑起这副担子,就不能误人子弟,要全心全意把书教好,才能对得起家乡的父老乡亲!

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他走进校门后,见报名入学的20多名学生中,十一、二岁只有9人,剩下的都只有七、八岁,年龄上的悬距,接受能力的快慢也自有不同。为方便教学,程王琳按照学生的年龄层次,将他们分成两个班,也就所谓的一、二年级。说是两个班,其实均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一开始,他教这个年级的课,那个年级学生交头接耳,东张西望,乱哄哄的,教学秩序很不好。这件事,使他很伤脑筋。后来他慢慢摸索到要搞好教学,维持好教学秩序,重要的问题,在于安排好教学。因此,他一丝不苟的备课,做到上堂讲课时,语言精炼,中心突出,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为前提,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布置好作业,教这个年级课的时候,那个年级在做作业,作业布置要适当,避免多了,这一节课做不了,少了,时间未到,就做完了,影响教学秩序。再就是加强纪律教育。一个班推选一个学习组长,一个生活组长,发挥他们相互监督的作用。上完这一课又及时组织学生固巩上一课。就这样,教学秩序很快安定下来,教学制度也逐步步入正轨。程王琳十分关爱学生,尤其对家庭困难,穿着褴褛,心里自卑的学生,更是关怀备至,他常对他们说:“衣服破一点没关系,洗干净就行,但要好好读书!

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程王琳的辛勤耕耘,终于获得了满意的收获。1953年秋,全县约1500名考生报考,桐中只收160人,而金店小学五年级的7名考生,四年级两名考生,赴桐中应试,全部录取,成为特大新闻,名扬龙眠河两岸。当年暑假后,程王琳即被调往桐城涧桥小学,担任五、六年级的语文、算术老师。后来在应试中,涧桥小学又连续两年在全县名列榜首。1957年一纸调令将他调到桐城农干校,后又调入金神高中。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初,他又被中央民族学院教授开斗山请进中央民族学院,担任过几年院校教师。而他在金店小学教授过的、被桐城中学录取的那9名考生,后来分别被上海交通大学、西安军官大学、安徽皖南大学、合肥工业大学、池州师范学院等院校录取。这就叫先有名师,后有名校。可谓名师出高徒也!

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03 

五迁校址  走向辉煌

1953年,金店小学的9名考生被桐中全部录取后,金店小学也就成了名校。龙眠河两岸的学龄儿童都向金店小学涌来,开庄那两间民房已容不下了。村里干部为让报名的学生都能进校就读,决定将校址南迁,距开庄约半里路的吴圩,一个吴姓地主的庄园,青砖黛瓦,推窗亮格,有场有院,则四周环水,空气清新。一条宽阔的大道出入校区,较之开庄那两间龟缩在庄内的民房,强很多。

一所名校关闭后的追思及怀想

新校址得到区、乡认可后,县文教局即将白马人的都若番调来金店小学任校长,并配备三名教师。当时入学的学生达七、八十人之多。学校规模,按照上级教育部门的规定,设置为初小,分作四个班,即1-4年级。初小毕业后的学生,南投天林,北投涧桥,西投铁铺等,继续读五六年级。1957年,合作化运动中,金店小社与鹿城小社合并,成立金山大社,金店小学随金山社名,被改为金山小学。五八年的公社化运动,天林乡改为天林公社,五九年冬,在推行一大二公运动的热潮中,金神区成为一个大公社,天林公社被改为金神公社的派出机构,即天林管理区。金山大社从五九年冬起被改为金山大队,两年间的社、队办公地点均在石马山金家新屋,而学校仍远离大队部三华里的吴圩,这对合并后的两村的部分村庄的学生上学,带来极大的不便。为方便学生上学少走弯路,社队干部决定,将大队部腾出来,让给学校。大队部迁至金家老屋。1968年春,上头有一个将小学下放给大队来办的指令,得到这里的干群积极响应,立即将办好教育,管好学校提上议事日程。当时金家新屋的校舍是土基墙壁,木质桁条,小瓦覆盖,大队部让给学校时,只作一般修理,七年间历经风雨,局部已成危房。1968年初秋,大队选址做大礼堂,同时决定将学校与礼堂合并一起,由大队投资建筑新的校舍,经过四个多月紧张施工,一所全新的学校展现在人们面前。新的校舍建起来后,本大队在外地任教的几位教师,遵循上级的指示,纷纷返回原籍任教,他们在家乡新的校园内,以严谨的教风,带来了端正的学风。学生们全神贯注,用心听讲,成绩优异。他们丰富的教学经验,扎实的教学功底,突出的教学成绩,得到了学生家长,以及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

然而,一九六九年七月十四日,桐城发生了一场百年未遇的大洪水,从县城以下的龙眠河两岸,以及嬉子湖沿岸的广大地区,成为水乡泽国,洪水所到之处,看不到一草一木,金山大队灾情最为严重,水稻棉花全被冲光,新做的学校、礼堂全被洪水冲倒,540户社员群众就有460户遭到洪水洗劫而流离失所。民房倒掉2400多间,占全部民房的85%,耕牛十七头流失,15名社员群众被洪水夺去了生命。灾后的情景是:房场成河道,良田变沙洲。后来在堵口复堤重建家园中,这里的干部和群众,竟忘掉自己,而群策群力、一马当先在吴家大山头新建起三幢砖瓦结构的校舍,总建筑面积达600个平方。集教室、办公室、教师宿舍、餐厅为一体。三幢校舍各相距50米,其间设两个操场。整个校区面积达2500平方米,四周围墙环绕,北临六儿城,西南与范天公路接壤,东与大梅塘毗连,傍山依水,树木葱笼。1970年,金山大队大灾后第一年粮棉油获得空前大丰收,提前超额完成国家各项征派购任务,被地区、县列为先进单位。大队名称被上级改为高峰大队,金山小学随着大队名称的变动,也被改为高峰小学。尽管后来高峰的村名被改为“金鹿”,而高峰小学一直冠其名直至关闭之日未变,其间延续近50年。在这近50年间,高峰小学规模不断扩大,由初小改为完小,鼎盛时期,开十个班,学生达530多人,16名教师。近七十年间,经历过十几位校长。始终拥有一支一流的教师队伍。一流的治学理念和办学条件。尤其在90年以后,又实现新的突破,取得骄人的成绩,入考合格率达百分之百,96年名列全镇第三,九七——九八名列全镇第二,九九——0O年名列全镇第一。这一系列的数字和名次是枯燥的,但它反映出高峰小学的教学成绩年年在不断的飙升。2000年,村、校为与时俱进,提升教育竞争实力,实现硬件突破,在上级的支持下,发起一场新建教学楼的捐资活动、全村党员干部、企业老板、能工巧匠,以及在外地工作的人们,众志成城,精诚合作,以热爱家乡,大力发展家乡教育为己任,捐了红包,献了爱心,一座崭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建筑面积达400个平方,五年后的2008年,又一座以钢筋混凝土框架式的教学楼挺立校园之中。一所小学,拥有两座教学楼,与原来的校舍鳞次栉比,遥相辉映,既反映了原始校舍底蕴的古朴,又展现了现代气息的辉煌。校园内五星红旗迎风招展,操场上人影交错,钟声悠扬,四周是绿树掩映,四季花香。莘莘学子琅琅的读书声此起彼伏,使这片土地平添几多生机与活力。综上所述,高峰小学从创办到五迁校址,而逐步走上辉煌的近七十年中,反映了这里广大干群与学校教职员工恪尽职守,同舟共济,奋力拼搏,用汗水和心血写下的壮丽华章,他们与高峰小学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就是这么一所名校,自2013年后,因生源萎缩,渐渐陷入困境,乃至2017年彻底关闭。从此这里再也听不到悠扬的钟声,琅琅的读书声。看不到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走进校园,只见操场四周长满杂草,池塘里飘着肮脏的青苔,零星点滴的垃圾随处可见。两座教学楼均被一家企业所租用。机器操作声代替了读书声。人们在怀念,叹息之余,均渴望在推行两孩化的六、七年后,再从幼儿班或一年级开始,重新复苏,再展辉煌!也许这只是个梦,因为这里60、70出生后的人们,大都进城购房安居。待30、40、50出生的老、弱、病、残相继而去,广阔的农田沃野除农田承包商,绝大多数村庄都将成为空巢。而高峰小学曾经的那些辉煌过往也终将成为一段历史,储存于老一辈人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