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菜市口刑场怪事特多,裁缝店的针线和鹤年堂的药,被死尸拿走不还

说起五道口,那是北京的好地方,清华北大都在这一片,还有地质大学、农业大学等等。人文荟萃之地,名不虚传,小编我也住过一段时间,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房租死贵。好吧,图个吉利,去掉死字,那就是房租贵!

菜市口刑场怪事特多,裁缝店的针线和鹤年堂的药,被死尸拿走不还据老辈人说,五道口过去是埋死人的地方,其实就是乱葬岗子。菜市口是杀人的地方,这两地方是流水线作业,有句俗语就是:菜杀五埋。

五道口

先说菜市口,在宣武门外,有句评书老词儿是:推出午门斩首!其实应该是推出宣武门外斩首,也就是菜市口。菜市口过去有这么家裁缝店,地理位置特别好,好几家商户都打过它的主意,对老板说:你这裁缝店,一年才挣几个仨瓜俩枣的,干脆盘给我得了,价钱包你满意。

裁缝店的掌柜硬气,说这店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多少钱也不卖。这事儿,到这里就黄了。

且说这一天,菜市口砍了个乱党,没人敢收尸,就扔在大街上,打算第二天,送到五道口埋了。可当晚,裁缝店掌柜就听到外屋有响动,他也不敢出去看,天亮一看,装针线的笸箩没了。这时门外有人叫他,说掌柜的你快来看,那是你家的针线笸箩不是?

菜市口刑场怪事特多,裁缝店的针线和鹤年堂的药,被死尸拿走不还他出门一看,只见针线笸箩在地上扔着呢,不远处,是被斩首的尸体,只见脑袋和身子,都缝上了。然后,闲话就传出来了,说菜市口闹鬼,被砍的死人,去裁缝店拿针线,把自己的头和身子缝上了,想活过来。

这鬼故事一传出来,裁缝店就没法做生意了。谁敢进来啊。老板娘就说,这店还是盘出去吧。掌柜的咬着牙说,别急,咱报了仇再说。

第一个来打听盘店的,是对门的鹤年堂药店。掌柜的满口答应,收了银子,准备搬家。这时候,菜市口又砍了一位,还是乱党。半夜里,鹤年堂的掌柜听到了敲门声,他就喊:“谁啊?”外边喊:“是我,买点刀疮药。”这声音阴森森的,掌柜的不敢开门。就听外面咣的一声砸开门,然后是稀里哗啦的声音。最后,没声音了。

菜市口刑场怪事特多,裁缝店的针线和鹤年堂的药,被死尸拿走不还

天亮了,鹤年堂掌柜才敢出来,只见刀疮药洒得满地都是。再看街面上,有个人在大呼小叫:这死尸怎么自己给自己上刀疮药呢?是鹤年堂的吧?这人不是别个,正是裁缝店掌柜。

这样,鹤年堂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当时有句骂人话:你迟早得去鹤年堂买刀伤药!你想谁还去啊。其实事情很清楚,一开始是鹤年堂坑裁缝店,后来是裁缝店报复鹤年堂。后来,裁缝店搬走了,鹤年堂过了五六年清淡日子,才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