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幸福的转角,家就不是讲理的地方

叶子最近感觉有点亚历山大,工作上的多用点心就行;可生活中的呢?她很苦恼,人看上去有点萎靡不振的样子。

幸福的转角

她慢慢整理桌子上的文件,对面的同事同她招呼,“叶子,还不下班呀。

“哦,这就下班。”叶子回应着看了看四周,就剩她一人了,她这才的关了电脑,拿起挎包,慢悠悠的出了办公室。

走出了办公室,乘电梯下了楼,朝地铁口方向走去,她的脚步没有往昔的轻快。在地铁站里候车时,她找了椅子坐下,她感觉自己很疲乏,看着车门打开关上,再打开再关上,进进出出的匆匆地脚步,眼神有点恍惚,平时下班只需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家路程,而现在磨蹭到近一个时辰。

她用钥匙打开门,挂好包,换上拖鞋。婆婆公公正常每天晚饭后都到老年人活动室去,小松和女儿都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小松没有看电视,而在刷手机,听到开门声,小松只抬头看了看依然埋头在手机中,女儿看见妈妈欢喜地从沙发上滑下来“妈妈、妈妈”迈着蹒跚的步子摇摇晃晃地奔了过来,叶子抱起女儿亲了亲“宝宝,乖。

幸福的转角

饭菜还摆在桌上,水池里浸着碗筷,她今天人不舒服,心情也不佳,不想吃饭也不想去收拾。直接去接水给女儿洗澡,她自己也想早点休息。

小松不冷不热地抛来一句“你不吃饭啊?碗还没洗呢?”她也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不想吃,你收拾吧。”她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同他发生争吵,便补上一句“我今天人不舒服。

“一进门就绷着个脸,给谁看呀?我妈烧好了饭菜,你吃了收拾收拾怎么哪?”小松本想叫叶子吃饭,看了叶子脸色说着说着也就变味了。

“我今天没吃,谁吃了谁收拾去。”她不想继续下去“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舒服吗?”每个字叶子都加重了语气,声音的也提高了好几分贝。

女儿在她怀里看着妈妈,眼睛含着泪水,小嘴噘的很委屈。叶子有点揪心般的疼,忙亲了亲女儿小嘴说“宝贝,对不起!妈妈不是说你的”自己眼泪不自主的流下来了。女儿眨了眨眼睛,伸过小手给妈妈擦眼泪“妈妈,宝宝,乖”,叶子以最快的速度给女儿洗好澡后,抱起女儿进了房间。

幸福的转角

小松很生气,他将手机狠狠的扔在沙发上。一个人闷坐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收拾起碗筷洗去了,他不想妈妈回来唠叨。

女儿在叶子怀里睡着了,可叶子自己忍着生理期那种阵痛,加上心情不好,毫无睡意,大脑一刻都不能松弛下来,她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和松是同事,但不在一个部门上班,松是北方人,高大帅气;叶子是南方姑娘,文静秀美。他们在工作中相遇相识相恋,他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挤地铁时松总护着她先上,下雨总是松给她打伞,要是她不舒服了小松总是嘘寒问暖,她们经过一年多相爱相互了解后结婚;她们的结合曾惹得多少少男少女羡慕嫉妒恨呀!可如今?叶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啊!

自从女儿出生后,家里一切都在变,她下班回到家里要带孩子还要洗洗刷刷拖地依然成了小保姆,而小松总是悠然自得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刷手机,也总认为这些家务都是女人应该做的,而婆婆从不说儿子,语气中常常是抱怨叶子,言语中对也满是瞧不起,公公则一般都保持沉默……叶子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任泪水肆流。

《围城》里的一句经典:“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叶子现在她想逃。

幸福的转角

夜深了,叶子还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从窗帘缝里射进来的那点昏暗的光,对未来很是迷茫,不知以后该怎么办?

许久,她拿过手机给妈妈发条微信“妈。睡了吗?”结婚前遇到什么问题总喜欢同妈妈商讨;结婚后,她为了不使父母担心自己,总是报喜不报忧。

“怎么了?叶子”她没想到妈妈这么快就回复了,叶子觉得不能深夜打搅父母休息,赶紧回复“没事,就是想你们。”泪又流下了。

知女莫如母“你一定有什么事?对妈妈讲讲,就是不能帮你,也比你闷在心里要好受些!”看着妈妈的话,叶子拭去眼泪了,整理了一下思绪,连续给妈妈发了几条微信,最后说“妈,我想做个单亲妈妈,你会支持我吗?

妈妈看着叶子连续发来的几条微信,她没有及时回复叶子,做母亲的怎能不牵挂女儿的,此时叶子不单单是要妈妈的安慰。清官难断家务事,她不能听女儿片面之词,这样不仅帮不了她,反而会让她越来越痛苦。她要做的是告诉女儿怎样去化解矛盾,至少可以正面去面对问题所在,而不是逃避,这样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不至于有现在这般痛苦。

虽然知道叶子在等她回复,她还是认真思索一下,想叶子所说的生活中的那些不如意,是刚走进婚姻家庭中常有遇到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抓起来都是问题,放下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幸福的转角

许久妈妈都没见回复,叶子有点焦急,悔自己不应该告诉妈妈,此时父母一定为自己着急,叶子有点烦躁起来,同时感觉口干舌燥。她便起床到厨房倒了杯水,水太烫她放下水杯,然后去上卫生间。

这时她婆婆也起来上夜,看见卫生间门关的灯亮的,就知道卫生间有人,转身先回房,转身时看见厨房的灯开着,边叨唠着“厨房的灯也不关”就去关厨房的灯,她看见水杯,水杯边还有个部手机,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媳妇起来了,因为他们手机是同款。她正转身准备离开,

手机闪出一条微信,便低头看了看“我不支持你这样做,对自己和孩子都是不负责任的,何况你们还没到这步。”婆婆的心一惊,正准备离开时,屏幕上有又有消息弹出:

“我知道你身累心也很累,妈妈是过来人,能明白也是理解你此时的心情。

“婚姻有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之说,你们毕竟两个不同家庭成员组合在一起,需要磨合期。不要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你憋在心里别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该沟通的一定要沟通,小松也是明事理的孩子。

“对于家中的长辈,他们帮你照顾孩子,虽然有义务但没有责任。你要心存感恩!再说没有那个父母不希望儿女好的。

“不要想着要别人来迁就你,不是每个人都像父母样的能迁就你理解你的。你要学会谅解,孩子,妈妈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些生活中琐事的。抱抱宝贝!

婆婆无意中看见这些内容,虽然看的不全面,也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她听到马桶冲水声,她快速的回到卧室,轻轻掩上门……许久她也没有睡意。

叶子回到卧室后,看着妈妈回复,心中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妈妈说的没错,她和小松似乎很久都没有沟通过了,有的只是相互间的抱怨,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执偏。

她想起了妈妈、爸爸、奶奶,还有那一次,那是她大一第一个学期寒假;一天中午,妈妈在厨房喊“叶子,快去喊奶奶吃饭,”

“阿,知道了。”叶子答应着推开奶奶的房门,叶子以为奶奶还在睡觉,就说道“奶奶,起来吃午饭了。”没想到奶奶说“我不吃,我饿死算了,免得讨人嫌。

叶子有点莫名其妙“奶奶,你说什么呀,谁嫌你呀。”叶子用手摸摸奶奶的额头“奶奶你不是生病了在发烧吧?”说着用手摸摸自己的额头,看奶奶并没有生病就手拉奶奶起来“奶奶,快起来吃饭吧。

“我不吃,你们吃,我饿死得了。”奶奶倔起来了。

叶子只得到厨房同妈妈汇报“妈,谁惹奶奶生气啦?

“是你爸,他说话冲着你奶奶了。”妈妈边炒菜边回答着叶子。

“难怪奶奶说饿死算了,可爸爸平时对你说话有时不也是这样吗?”叶子边说拿筷子夹菜边吃边说“嗯嗯,妈妈炒的菜就是好吃”。吃罢又轻轻说“妈,我发现奶奶有时真有点不讲理。

“傻孩子,家哪是讲理的地方呀。”叶子听了想:“妈妈这是什么逻辑,家怎么就不是讲理的地方呢?”有点不太明白。

妈妈炒好最后一个菜,洗洗手,说“真是老小孩,我去喊奶奶吃饭。你去端菜。

妈妈来到房间边给奶奶拿衣服边说“妈,还在生他气呀。你起来我找个棍子,你打他,他要是还手我帮你打他,若我们两个人打不过他,叫叶子也帮一个。

叶子倚在门框上“我才不呢,我爸说话冲奶奶,奶奶都气成这样,我要是打我爸那岂不是反天了?

奶奶边穿衣服边说“叶子呀,你妈妈也是说着哄我开心的话,哪真打你爸呀……”

叶子想着想着就竟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叶子醒的有的晚,看时间已七点半了,她迅速的起床,小松和宝宝都起来了,和公公婆婆都在餐厅里,正在吃早饭,听婆婆说“宝宝,真乖,再吃一口。”叶子有点发懵,他们家似乎很少在家吃早饭,都是在外卖早点,她呢也是在上班的路上随便买点早点别走别吃的。

不过她还是尽快去卫生间洗簌去了,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小松在叫“叶子,快吃早饭吧,妈妈早上熬了稀饭。

“妈妈,稀饭。”叶子看着宝宝有点恍惚,做梦的感觉,她揉了揉眼睛,然后浅笑着走到餐桌边:“爸、妈,早!

公公婆婆都微笑着应着对叶子说:“快吃饭,吃饭”,宝宝也咿呀学语“吃饭,吃饭!”叶子伸手摸摸女儿头“乖”小松已为她盛好稀饭,碗边还放了个水煮蛋,她坐下来吃饭,“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她思忖着,想不出,小松夹了点菜在叶子碗里,昨晚没吃,肚子正在咕咕叫呢,她端起碗此时没有什么比这粥更可口了,她有滋有味吃着,小松将拨好的鸡蛋放进叶子碗里,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眼小松,叶子依然感觉自己在做梦。这个画面感觉很温馨,似往昔的时光在眼前飘渺,以至于在吃粥的时候都不敢发出声响,生怕打破这氛围。

宝宝看着妈妈吃,忍不住地说“妈妈,宝宝也要吃”,她这才地对女儿笑了笑。同时婆婆说:“宝宝来吃这个”叶子将碗里粥吃完,叶子站起来收拾碗筷。婆婆说:“放那儿吧,等会儿我们来收拾,时间不早了,你们快去上班。”,小松也说“让妈收拾吧。”叶子顺从地放下碗筷“谢谢妈,谢谢爸!

叶子回到房间用杯子水漱了口,抹上了唇彩。换好衣服,看见镜子里自己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

她用手摸着女儿的头发说,“宝宝、乖,在家听爷爷奶奶话哦,”说着弯下腰,让女儿亲亲自己的脸。

叶子换鞋拿包急忙出了门,此时小松已将电梯按在十二层等她,进了电梯,叶子依然感觉自己在做梦,用手掐了下大腿,“嘶”呲牙发出声来,小松忙问“哪里不舒服吗?”“不是,腿有点痒,挠痒痒。”,她想起妈妈的话“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又忍不住嘴角上扬起来,随手给妈妈发了个大大的笑脸。小松看着叶子,嘴角弧度也加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