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枞川儿女:一身正气的元勋夫人坚持党性,无私做人

说起开国元勋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大家都知晓,但说起殷森可能不为人知。先不说为什么要提起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让我们先来看看人物生平。

殷森同志,女,汉族,1922年11月出生,安徽桐城人,1937年进入省立女子中学读书。这一年,抗战爆发,国难当头,她回到桐城参加民众抗日动员工作团,先后任安徽桐城第四区青年工作队队员,安徽省运动委员会工作团团员。

枞川儿女:一身正气的元勋夫人

1940年1月参加新四軍江北游击纵队,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淮南盱眙县委,县政府,苏皖边区路东省委秘书处、宣传部,半塔区合作社纺纱部工作。1945年11月至1946年5月,在淮阴苏皖边区货物管理局工作,任研究室资料组副组长。1946年6月至1948年5月,随边区机关辗转山东、大连,期间在山东华中財经办事处调研室工作。1948年6月至1949年9月,在山东省财政厅会计处工作,历任会计、副科长。

1949年10月至1952年5月,任福建省财政厅经费管理科.会计科副科长、科长。1952年6月至1954年4月,任上海市财政局企业财务处副处长。1954年5月至1962年12月,在中央财政部预算司工作,任副处长、处长。1962年12月至1964年7月,任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计划财务局处长。1964年7月至1970年7月,任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计划财务局副局长。1970年7月至1983年,任对外经济联络部五局副局长。1983年8月经批准离休。殷森同志2015年被授予“中国入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于2018年10月2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至所以提起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殷森是方毅同志的夫人。

殷森,人物生平祖籍为桐城,实为现在的枞阳县经济开发区新楼村楼庄组人,距我家一里地。她的哥哥殷德英是我的历史老师,她的侄子殷小石是我的同班同学。按辈份,我称为姑太。

殷森之所以在家乡不为人显知,按我肤浅认知基于两点。

一、红色家风。根据文献,殷森感言有的干部没做好,有工资,有补贴,待遇已经很好,还想捞好处,明知不能做的,偏要自投罗网,走上不归路。现在不打仗,和平年代,要珍惜今天。当年打日本鬼子,我们的条件很差,不少战友牺牲了,想一想抗战精神,记住烈士的名字,我们是幸运、幸福的人。殷森真情袒露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方毅对我来说,既是革命伴侣,又是良师益友。方毅一生,以行动教会我和孩子坚持党性,无私做人。

二、一心向党,不枉私情。作为我与殷森姑太侄子的同学和乡邻,在我记忆里,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夫人殷森同志从未为家乡和娘家人谋私利。小时候据老人说她的哥哥(我的历史老师)清华大学毕业,会几国语言,能头顶着算盘算账;他上历史课从不需教案,总是脱书而讲。作为有着这样一位高学历哥哥,她没有利用权力为她哥哥谋得一官半职。

她的娘家侄子是我的同学,我们在校时常拿他开玩笑,不管你书念没念出来,有你大干部的姑姑肯定是吃商品粮的。她侄子和我一样,书是没念出来,可姑太没有为他“跳农门”而出力,更没为他谋一份正式工作,她的侄子至今在枞阳也只是自谋职业者。

作为家乡出了这样一位高干,开国元勋夫人,家乡人民对她老人家的评价“不答人”。小时候不懂事,理解为当上了大干部就不理人,家乡人“不答”,一娘所生的哥哥和亲侄子的事理应帮忙吧?姑太七十年代曾回家省亲一次,又曾听闻,有一年县领导到北京开会还委托开会的领导给娘家侄子带了几尺布头。几尺布头不值为奇,但确包涵着浓浓的亲情与牵挂。现在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家乡人民对姑太“不答人”的总结是富含着多么深奥的哲理,使我深深地为姑太清正自律而骄傲。

联想当今社会,有的领导夫人、子女,贪欲膨胀,借助丈夫、父辈的权势,呼风唤雨,中饱私囊。他们拖后腿、帮倒忙,以侥幸、仿效、冒险的极端心态。一句我爸是“李刚”;幼儿园老师得罪“严书记”女儿被开除;重庆的“帽子姐”,把当领导的父亲、丈夫拉下水,演变成联袂违法乱纪,无恶不作的乱政者。

相比之下,殷森这样的领导夫人,经受过抗战的洗礼,枕边话,忧国家,不谋私,扬清风、树正气,持久保持一个共产党人的先进品质,为我们共产党人树立了光辉典范,她的优秀品德和高尚情操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为传承红色家风,鞭策后人,2012年7月6日家乡人民将殷森同志的雕像安放在新楼村村部门前。

在新中国迎来7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献给共和国元勋夫人,一代新四军女杰,我的姑太——殷森同志。